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华头的博客

一个喜欢读书的上海土著

 
 
 

日志

 
 
关于我

上过山,下过乡,拿过枪,当过兵团战士,进过厂,开过机,拿过锤,当过工人阶级,做过报社电台兼职记者编辑,坐过写字楼编辑部,发表过大大小小的文章数百篇,担任过20多本图书的撰稿\编委\副主编之类,自己也出过几本书,但还没有出版过使自己满意的书,现在正为此而努力。

网易考拉推荐

帐篷记  

2007-11-27 20:02:47|  分类: 知青蹉跎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帐篷记

《荒原纪事十八记》之二

帐篷记

 

提起帐篷,城市里的人肯定没有什么感觉。现在的80后们也许只见过当下旅游者支的那种单人小帐篷,旅游的时候,往碧绿的草原上一支,里面就是个两人世界;或是夏天避暑到海边一放,点一堆篝火,三五知己在海滩上弹弹吉他唱唱歌,喝喝啤酒可乐,那才是最浪漫的事。我今天在这里讲的帐篷,是那种可以供几十人居住的帆布军用大帐篷,类似电影《年轻的一代》里肖继业和林育生们这样的勘探队员使用的那种帐篷。

且说1969年那年刚到北大荒连队的那天,指导员给我们训话:“这里就是你们的家,这里没有电,没有瓦房,这里就这样一顶帐篷,你们就睡在这个帐篷里,同志们哪,不要怕艰苦啊,比一比红军两万五,人家是天当被地当床,风餐露宿啊。你们现在还有帐篷住,你们是在天堂里在蜜罐里了。”指导员说着说着,可能他觉得还不过瘾,把手伸到自己衣服里,摸索了一下,弄出一样像白芝麻粒样的东西给我们看,说城里人肯定没有见过这个东西,其实,指导员从自己身上弄出来的的是几只虱子,大家看着这些东西不知说什么好。指导员说:“有人把它们叫老白虱,我们叫它革命虫!没有它们,哪会有今天你们的好日子”。之后,他说还有一样东西叫“嘎嘭”,你们以后少不了要和它打交道。其实,他说的是跳蚤,这玩意以后确实给我们知青添了不少麻烦。他还说了一连串城里人是外表干净,内心肮脏之类的话。说心里话,当时指导员这番话我们这些知青并不反感,既然到了农村和边疆来了,接受最艰苦生活的磨难的思想准备还是有的。问题是后来,兵团连队在当时的政治和社会氛围下,推行的政治高压和极左方式,实在是使人们度日如年。一次,指导员在帐篷外发现了半快指甲大小的杏元饼干,硬是吹紧急集合号对我们训话,他发誓要找出丢这个半快指甲大小的杏元饼干的阶级异己分子,这是后话,暂且不表。

当晚,我们被分配到五连的第一批上海知青近20个人就住进了帐篷,当晚连队招待我们新战士,吃的是猪炖粉条加馒头,排长端来了热腾腾的洗脸水,虽然我们从上海出发五天四夜的鞍马劳顿,但进入帐篷后反而睡不着了。我仔细观察了帐篷里面,很大的帐篷一分为二,男同胞住大间朝东。女孩子住小间朝西,中间有木板分割,当然,彼此说话的声音还是听得十分清晰的。所谓的床,也就是用一根根碗口粗的树干打入地下做床的支架,用两寸见方的木料做床的框架,支架和框架之间用铁的带尖的把锔子固定,然后在框架上搭了上下两层木板,就是一张可以睡20个人的大的上下铺了,对面也是如此制作的一张大的上下铺,这样,小小的20个平方米的空间,就可以容纳40多个人了。地面也就是最原始的地面了,说白了就是小山坡的地面,南北两排上下铺的中间有一根大木柱,上面挂着一个黑乎乎的小铁罐头,里面放着一个松木棍,点着了就是我们的灯。下面是一个取暖的烧火炉子。大家上了铺位大多没有人睡,忙着写家信报平安呢,透过松树明子点亮的光线,我发现同伴中有不少人在暗自流泪。

 

早晨,响亮的军号声把我们从梦乡中催醒。起床以后,大家你看我,我看你,发觉每个知青无论男女几乎都在嘴巴上面长出一层浓黑的胡子,原来是昨天晚上大家被照明用的松树明子熏黑了鼻孔,那几位流着眼泪写家信的朋友几乎成了大花脸了。再一看,放在帐篷外昨晚用过的脸盆里的洗脸水,上面一层油水。原来昨天晚上我们是用刷锅水洗的脸。我环顾我们居住的帐篷四周,附近除了几个长着齐人高的柞树林,基本是一望无际的大草甸子和沼泽地,站在帐篷门口向北望去,远远的约三、四公里外,有一条粗黑的林带,老乡告诉我们,林带前面是我国的一条著名的国防公路,而林带后面,就是黑龙江了,黑龙江对面就是昔日的老大哥,现在的死对头苏联了,那里的一个接一个的了望塔依稀可见。再望西北看,远远的是起伏连绵的群山,那是小兴安岭的余脉,山顶上的白雪终年不化。

 

以后的一年多时间,我们就住在这样的帐篷里开垦荒地,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同时,种植一些供自己食用的蔬菜。6月,正是这里春暖花开的时节,我们帐篷四周的荒地和大草甸子里,开满了各式各样的野花,有橘红的野百合,有诱人的紫罗兰,有挂着一长串白色或兰色小铃铛的蓝铃花,有着白色根茎的玉竹,还有可以入药的沙参,最多的是漫山遍野的黄花,它的花茎晒干了就是我们城里人吃的金针菇。北大荒土地肥沃一点不假,一次吃老黄瓜,把籽洒在帐篷外,没有多少日子,居然又长出了新的黄瓜。

 

由于我们是居住在荒野之中,四周也是各种野兽出没的地方。帐篷周围最多的这样几种动物,一是长着灰色羽毛白肚皮的海鸥,经常成群结队地跟在拖拉机后面,起先我们不明白为什么,后来才知道,原来是拖拉机翻地的时候,把地下的各种各样的虫子翻了出来,海鸥跟在后面是为了吃虫子。二是野鸡和野鸭,野鸡一点也不漂亮,淡咖啡颜色的羽毛,胖乎乎的身材,走起路来摇摇摆摆,野鸭很漂亮,闪着金光的绿色羽毛很是讨人喜欢。三是经常在田野里可以看到的狍子,长得有点像梅花鹿,当地老乡叫它傻狍子,因为它这个家伙看到人一点也不害怕,而是远远的望着你,你追它几步,它就逃几步,你一停下来,它也停下来,所以,如果你有猎枪,保你手到擒来。一天早上,我们居然发现,一只狍子被我们栓帐篷的粗绳子缠住了腿,动弹不得,连长用它做了下酒菜了。

有一次,我们在休息天请假去黑龙江江边的名山镇,如果走公路,要走七、八公里路,同伴们都走公路了,我就走经过沼泽地的近路,行程可以缩短一半。我十分幸运地在沼泽地里见到了仙鹤。后来,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我竟然在我睡觉的床铺底下发现了一尺多高的青草,给我们充当床的支柱的桦木,居然长出了嫩芽。我们就在这样的帐篷里居住了近两年,第一年盖好了一幢瓦房,当地人叫小六户,优先让给了连排长和他们的家属居住,一直到第二年岁末,我们才搬进了新瓦房。后来,这座帐篷就变成了仓库。
Image

  评论这张
 
阅读(88)| 评论(2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