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华头的博客

一个喜欢读书的上海土著

 
 
 

日志

 
 
关于我

上过山,下过乡,拿过枪,当过兵团战士,进过厂,开过机,拿过锤,当过工人阶级,做过报社电台兼职记者编辑,坐过写字楼编辑部,发表过大大小小的文章数百篇,担任过20多本图书的撰稿\编委\副主编之类,自己也出过几本书,但还没有出版过使自己满意的书,现在正为此而努力。

网易考拉推荐

麦收记  

2007-12-14 16:24:17|  分类: 知青蹉跎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麦收记

《荒原纪事十八记》之四

麦收记

九月的北大荒是个收获的季节,劳动强度特别大。我在场院和麦地里都干过,先说割麦子,虽说是机械化了,但是,康拜因(联合收割机)的通道,必须人工打开。这样就苦了我们这些年轻力壮的小伙子。就是说,我们必须蹲在前面人工收割出一条道路,康拜因在后面紧紧跟着追赶。人怎么能和机器比啊,没有几天功夫,我浑身上下像闪了骨头架子一样。在康拜因(联合收割机)面前,人力有时显得十分渺小。麦地很大,一望无际。几十人在里面你根本就看不见,就连巨大的康拜因(联合收割机)在里面开动时,远远望去,就像一只在大海里飘荡的小舢板。

当然,在任何时候、任何地方唱高调的人总是有的。一些所谓的铁派(所谓铁心扎根边疆)积极分子(主要是温州青年),提出要和机器赛跑,扎根边疆干革命云云。其实,大家心里都清楚他们真正的目的,是想入党升官,摆脱艰苦的劳作。后来这些人的“理想”基本上都实现了。沉重的劳作理所当然地永远是我们这样的没有政治头脑和长远眼光的小人物的家常菜。在麦收时节,你想偷懒也不成,因为附近连队发生了康拜因(联合收割机)压死人的惨剧。有一个知青实在干不动了,就躲在康拜因(联合收割机)吐出的秸干堆里睡着了,一辆100马力的履带式拖拉机拖着拖斗车前来装秸干,不知里面睡着人突突突地就开了过去,一个活生生的生命就如此快的无声无息地消失了。所以,有胆子大一点的知青常常用调侃的口吻朗读毛伟人的语录:毛主席教导我们,死人的事情是经常发生的……

后来我又被分配到场院晾晒麦子并上囤,晾晒麦子一般女孩子干,男青年就干上囤,就是把晒干的麦子,装进麻袋,走上三极跳板,倒到有两叁层楼房高麦囤里。这活强度比打麦子更大,因为常常通宵地干,麦包有200斤重。可以想象一下,扛上200斤重的麦包,通宵走在十几米高的跳板上,而且日复一日没完没了。知青中没有人叫苦。这些都是司空见惯的家常便饭,大家早就习惯了。当时,在场院里我们看样板戏电影,所谓的革命现代京剧《海港》,里面有诉说旧会码头工人扛大包、过山跳血泪史,我们嘴里不说,心里在嘀咕,这扛大包、过山跳和我们干的不是一模一样的差使吗?当然,这没有什么,我们是来劳动锻炼的,不是来享清福的。艰苦的劳动使我肩膀常常红肿,但我扛着200斤的麦包走在三级跳板上还是稳稳当当的。我曾经看到别人在干通宵的时候从七米高的跳板上掉下来,还好,只是膝盖骨头脱臼了;我已经晒黑的皮肤退了一层又一层,我想反正又不打算在这里扎根找对象结婚,黑就黑吧。

诸位朋友不要见笑,这样的时候,我饭量特别大,胃口也特别好,吃饭的速度也惊人的快!没有办法,吃得慢了,放包子的木箱里就会空空如也,存豆浆的柏油桶里也会空,而且一顿必须要吃十八个菜包子,五六根大油条、三、四碗豆浆。没有办法,要不然没有力气,顶不住。回到上海后,老妈奇怪为什么我总不吃菜,拼命吃饭,好象有人和我抢饭吃似的样子,说我是一副穷相。每当这样的时候,我只是笑笑不作答。其实,所有我在黑龙江兵团经历的一切,我是从来不和父母说的,可怜天下父母心呵,我不能在他们的伤口上撒盐。我常常给两老和弟弟妹妹们讲黑龙江风景如何好看,平常生活如何愉快,知青之间相处如何快乐等等,我想,既然上苍要我饱经苦难,那就让我承受吧,因为我即便在最痛苦最艰难的时刻,仍然坚定不移地相信,漫漫长夜终将过去。
Image

  评论这张
 
阅读(38)| 评论(2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