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华头的博客

一个喜欢读书的上海土著

 
 
 

日志

 
 
关于我

上过山,下过乡,拿过枪,当过兵团战士,进过厂,开过机,拿过锤,当过工人阶级,做过报社电台兼职记者编辑,坐过写字楼编辑部,发表过大大小小的文章数百篇,担任过20多本图书的撰稿\编委\副主编之类,自己也出过几本书,但还没有出版过使自己满意的书,现在正为此而努力。

网易考拉推荐

北漂记(下)  

2007-12-17 19:19:55|  分类: 知青蹉跎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北漂记(下)

 

 

《荒原纪事十八记》之五

北漂记(下)

 

梁园虽好,总不是家。哈尔滨再好玩,我们总归是要回连队的,更何况兜里本来就不多的钱还在一天天减少,于是我们决定启程返回连队。旅客列车就是杀了我也不敢坐了,一请早我们到火车站里面一看,有终点站到浩良河的货车空车皮几十节,可是没有押车的车厢,但浩良河离汤原大概只有火车开四十分钟路程。到浩良河就浩良河,空车皮就空车皮,现在是带泥的萝卜揩一段吃一段了,反正大白天的,温度也不低,于是,我们就爬进了火车的空车皮。谁知里面已经有一个十来岁的女孩子蹲在角落里呢,见我们进来,马上大惊失色。我们连忙给她示意,不必害怕。因为听铁路工人说,有一些歹徒,专门找单个在空车皮里的女孩下毒手。她看我们眉慈目善的,不象打家劫舍的人,又见我们都穿着绿军装,就定下心来了,没有多少时间,火车开动了。

由于是第一次坐空车皮,不知道空车皮的厉害。一是高分贝的声音没完没了,坐在里面彼此说话都听不见;二是这空车皮是装煤的,火车一开动,里面就乌烟瘴气一团漆黑,煤的粉末在空气中乱飞,呛得你直咳嗽,没有多久个个都成了唱京剧的大花脸了。三是空车皮很深,外面的人看不见里面,当然里面也就看不到外面了。我们就这样用纸头塞住双耳,用衣服包住头,蹲在空车皮里,在火车停下来加水时,我们再吃点炒麦粉点饥,我们给那女孩吃,起先她还推辞,后来大概她也实在饿了,一把一把地抓了往嘴里塞。在十多个小时以后,浩良河站到了。我们马上下车,浩良河是个小镇,但很热闹。这里依山傍水,后面是小兴安岭,前面是蜿蜒而过的汤旺河,风景煞是好看。据说这里也是东北抗联当年和日本人打得最惨烈的战场。我们在那里没有多停留,讨了几口水喝就又进车站去了。

我们想先到佳木斯去玩玩,然后再从那里搭车去鹤岗走走,再坐团里的大解放回连队。一会儿一辆开往双鸭山的旅客列车停在站台上了,我们一想,佳木斯是大站肯定要停靠的,但是,无票是上不了车的。眼看火车启动了,忽然看到,有个老乡踏上了旅客列车关着的门外的踏脚板,我们不知高低深浅,居然也踏上了旅客列车关着的门外的踏脚板。开始还好,后来火车越开越快,只听得风声呼呼直响,脚下河流、山谷、铁桥飞快地往后飞去。这个时候只要你腿一软、手一松,肯定呜呼哀哉玩完!因为从我们站的踏脚板有时到河谷深处有几十米的落差啊。我们和另一个老乡三个人就这样在风驰电掣的火车外踏脚板上,站了40分钟呵!旅客列车在已经接近汤原的时候,忽然看见有带大盖帽的人往我们这里奔过来,火车还在开。莫非是来抓我们的?只见那老乡只身往下纵身一跳,他人就像个肉球似的在路基下乱滚,再一看他头破了鲜血直流。海石也往下跳了,他居然没有什么受伤。我是最后一个跳,人是跪在地上落地的,所以裤子在膝盖这里扯了两个大口子,膝盖上皮肤受了点外伤。后来,只见带大盖帽的人往火车头跑去了,原来是找火车司机说话。又是一场虚惊。

火车还是要上的,踏脚板我们是再也不敢上了。正在犹豫之际,只见十几个老乡一个劲往火车头顶上爬,有人甚至把自行车都扛上去了。上!蒸汽火车头后面部分水箱的顶部是个大平台,我想,在这火车头顶上站了两个小时,威风凛凛地到佳木斯,就要有点像当年铁道游击队抗日英雄的模样,那才真叫一个棒!谁料想,火车一开,我这个英雄马上就当不成了,因为风忒大,人在上面别提多难受了,加上火车汽笛一拉,蒸汽一喷,云里雾里的。我们老老实实地在水箱盖上坐了下来。可能是太疲倦了,我们两人都睡着了。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佳木斯站我们已经错过了!怎么办?将错就错,我们就去双鸭山。午夜12点,终点站到了。我们在火车头顶上坐了14个小时,鬼使神差的居然来到了双鸭山!好吧!既然出来了,就图个痛快,回去想把我们咋地就咋地,总不见得把我俩吃了不成。

我们出站后,想找地方先洗脸,最好能洗洗身子。我们沿着这座煤矿城市的大台阶,来到了双鸭山市革命委员会(现在应该叫市政府),大门敞开,灯火通明,就是不见一个人影。我们在里面找到了几间干净的大房间,里面还睡着人,见我们进来就告戒说:赶快睡,现在不会有人来,晚上10点已经查过房了。但是,早晨6点以前必须离开,因为有人来上早班。凌晨5点起床洗刷完毕,我们走出大门居然平安无事。我们就到街上去瞎逛,顺带吃早饭。小食店里的伙计一个劲地问我:您是鲜族的?我心里嘀咕:难道我长得真像朝鲜族吗?但为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我还是顺势点了下头。

我们来到有几百米高的双鸭山顶上,鸟瞰城市全景,海石又开始诗性大发,记不住他写了什么诗,好象还高声朗诵呢!但是,我只记得他是在空荡荡的山顶上方便的。我们还在山上的一根大木柱上刻上了“某年某月某某某与某某某到此一游”的字样。

当天下午,我们又坐上了货车返回佳木斯。下了火车一看,有点害怕,因为出站要剪票。怎么办?依着出哈尔滨火车站的经验办嘛!我们不慌不忙地沿着铁路往前走,不出五分钟,已经走出火车站了!两边都是居民,根本没有什么类似像围墙、篱笆之类的东西。我们大摇大摆地来到了火车站前的广场上,一个穿着中山装的干部模样的人,东张西望地走上来搭讪。我们很是警惕,因为我们毕竟是逃票过来的。这人说他是外地到佳木斯来出差的,钱包被偷了,无法回去了,现在想把他的进口手表贱卖了,能给多少你们看着办。我这个人从不贪小,拉着海石就走。此人连忙追了上来,先说给个50元吧,后来说着说着就不对劲了。他说只要我肯把我的绿棉袄给他就行,我说给了你我穿什么。我知道这样的家伙肯定是个骗子!我只要一拿他手表,旁边的连档模子马上会来敲我竹杠,说手表是他被偷的手表。骗子无奈,只能悻悻离去。

在风光旖旎的佳木斯,我们到当时名声极响的英雄刘英俊烈士陵园去瞻仰了一次,还留下了俩人的合影。又在松花江边的小木屋里,每人喝了一杯啤酒。佳木斯的松花江没有哈尔滨的妩媚,但是,更显得有一种纯朴自然的美。晚上就住进了兵团在佳木斯的招待所。办法和双鸭山一样,采取晚上10点以后进去,早晨6点以前出来,没有化一分钱。我算了算,这已经是出来的第十四天了。

最后,第十五天的中午,我们回到了鹤岗市。在一家饭店我们坐定,叫了几个小菜和4两北大荒烧酒,想好好商量一下,回去以后,怎样应付这些当官的。我们在吃饭喝酒的时候,旁边有个人一直站在桌子边上。起先以为他在等空桌子,我们也没有理会。后来他问我们完了吗?我看着他,没有搭理。我想,还没有吃完你看不出来吗?海石应了一句:别着急,完了,完了。这下真完了,这人二话不说,从身后拿出一个饭盒,把我们正在吃的饭菜全部倒了进去。然后,又把我们酒杯里的酒一饮而尽,然后抹了抹嘴巴,扬长而去。我俩目瞪口呆。

我们搭团里大解放回去时,遇到了一些麻烦,驾驶员死活不让上车,所谓上车,就是和出来时一样,不同的是出来时是坐在麦包上,现在是要坐在煤车上。这些大解放的驾驶员都是在当地吃香喝辣的主,专门喜欢拉女孩子,我们俩是男的,又没有什么好处给他,他当然不不理你。有的家伙更可恶,看到长相平平的女孩子要搭车,先把车速放慢,当开到人家面前时就说:哎,你以为自己长得多漂亮,我就是不拉你!然后一溜烟地加速把车开走了。你说多气人!要是看到长得娇好些的女孩子,他就动歪脑筋。我们没有和驾驶员多罗嗦,只是在大解放旁边等着,等驾驶员一开车,我俩就一个翻身上了车。成行一半路程。在一个人烟稀少的小山坡上,驾驶员满脸杀气,拿着一根长长的铁棍赶我们下车。我们毫不害怕,笑着递上一支烟给他。我们心里想,你一个,我们俩,个头也不比你小,哼哼!谁怕谁啊。驾驶员脸色铁青地继续开车往前走。车到8连和老团部的交叉路口,我们必须下车了,敲了敲驾驶室的顶板让他停车,驾驶员毫不理会,一边破口大骂,一边加速行驶。行啊,我们就不客气了,随即把车上的一个备用轮胎给他扔下车去。大解放车终于停了下来。回到连队,指导员皮笑肉不笑地对我们说:啊,回来了,回来了就好。什么意思?是我们回来了,他们的迫害我们的计划就可以开始了吗,还是我们的恶梦又要开始了……我真不敢再想下去。回到宿舍,我俩开始清点财物:还剩下15元8角5分,外加小半书包炒麦粉。

(附记:《北漂记》上、中、下共计10000多字,分三次发表,让朋友们等了几天,抱歉。《北漂记》中写到的胡海石、徐秉铨和我都很好地生活在上海,前次聚会,还是他们发起的,我们永远是患难兄弟) 
 

Image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2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