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华头的博客

一个喜欢读书的上海土著

 
 
 

日志

 
 
关于我

上过山,下过乡,拿过枪,当过兵团战士,进过厂,开过机,拿过锤,当过工人阶级,做过报社电台兼职记者编辑,坐过写字楼编辑部,发表过大大小小的文章数百篇,担任过20多本图书的撰稿\编委\副主编之类,自己也出过几本书,但还没有出版过使自己满意的书,现在正为此而努力。

网易考拉推荐

我将继续,无怨无悔  

2007-12-27 19:36:58|  分类: 散文随笔杂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将继续,无怨无悔

我将继续,无怨无悔

 

——答友人

 

朋友:您好!您在看了我《悲歌记——知青的悲歌》后留言道:阿华头的作品似乎伤感多了些。谢谢您的留言。我注意到您十分谨慎的用了“似乎”这个词,您客气了。其实朋友之间是完全可以放开讲的。我和朋友有时也会为一个问题有不同看法,但是,这不妨碍我们成为最好的朋友。一个作品,见仁见智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作品伤感多,也许和个人的气质、遭遇、经历和阅历有一定的关系。我69年下去,74年上来。那个五年国家都被搞得乱七八糟,而且极左思潮泛滥成为一种灾难,知青的命运就可想而知了。至于后来农场里的事情,包括79年知青大返城时,银行冻结了知青的账号,知青的家具自己点了火烧掉等等,想必你们也是知道的。所以,我实在写不出莺歌燕舞,也没有不伤感的理由。

写悲剧,是为了把有价值的事物撕毁、烧毁让人们痛惜,惊醒,是为了这样的悲剧不再重演。巴金先生有建文革博物馆的愿望,此事体大,我们小人物做不到。但是,作为一个良知和良心还没有泯灭的知青一员,我想用自己微薄的力量,尽可能把我知道的东西写出来。不久前,我有幸与叶辛一起探讨他的《上海日记》,他说《孽债》第二部元旦面世。我和他说你应该继续坚持写下去。想想已经悲惨地死去的知青,再睁开眼睛看看今天吧。现在所谓当年的知青,大多数已经垂垂老矣,许多人至今还在饱受生活的煎熬,(我可以举出成千上万这样的例子)这些知青当年也是热血沸腾的青年啊,现在却要他们献了青春献终身,献了终身献子孙!!!您说,这公平吗?!

您可能不知道,我当年也是破指血书到黑龙江兵团的。也许命运特别眷顾我,我目前的境遇在5连那么多上海知青中是最好的,为什么现在的我和30多年前的我,在看知青这一代人的命运上会发生如此巨大的变化呢?因为我在独立的思考,我不喜欢别人代替我思考。朋友,细心地看我写的东西,其实您会发现,其实我是尽最大的可能用一种比较轻松诙谐的笔调来写,但是,没有办法,我写的题材和事实实在太沉重,所以给你似乎伤感多了些的感觉。您不知道,我在写《老彭祭》时,泪水是止不住地往下流啊!朋友,我也知道过于伤感不好,但是,没有办法,故事本身的伤感就决定了这一切。当然,我是不可能也不够资格走到张纯茹这一步的。

令我欣慰的是,我写的《我的人生三大记录》(在这里发表时我把它改为《芦荡记》),被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的《东方十日谈——老三届人的故事》一书收了进去。中国工人出版社出版的《中国知青文学史》一书,还对我这篇文章专门进行了点评。我接下去正在写的《病难记》上、下和《青春祭》里面的故事更悲惨,我会尽力写得轻松些。毋庸违言,北大荒的这段刻骨铭心的经历,的确对我的人生道路发生了巨大的影响。我说实话,写这些东西的时候,我心里不是很好受,等于是自己把疮疤再打开一次。但是,想到已经离去的,和饱受苦难而正在逐渐消失的我们这一代,我决定继续伤感地写下去,无怨无悔!

好了,最后,想告诉朋友的是,我特别喜欢伤感的郁达夫,喜欢他的正直、善良和多愁善感。我觉得这没有什么,这总比见着自己的同类经历苦难无动于衷,反而装模作样的高喊什么“青春无悔”要强一百倍!我把您看成朋友,所以就和您说说掏心窝子的话,没有任何其他意思。我说错的,您别在意,就权当大街上刮过的一阵风。毕竟我们是朋友嘛。您就一句话,我送还您1000多字,我不但伤感而且还罗嗦啊,就此打住。


Image

Image

  评论这张
 
阅读(115)| 评论(1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