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华头的博客

一个喜欢读书的上海土著

 
 
 

日志

 
 
关于我

上过山,下过乡,拿过枪,当过兵团战士,进过厂,开过机,拿过锤,当过工人阶级,做过报社电台兼职记者编辑,坐过写字楼编辑部,发表过大大小小的文章数百篇,担任过20多本图书的撰稿\编委\副主编之类,自己也出过几本书,但还没有出版过使自己满意的书,现在正为此而努力。

网易考拉推荐

书痴自述之蓝领生涯(2)  

2008-11-08 14:25:22|  分类: 蓝领苦乐年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书痴自述之蓝领生涯(2)

 

 

书痴自述之蓝领生涯(2

 

 

上一集说到尽管一波三折,但是,阿华头还是穿上了劳动布料子做的工装背带裤,里面一件白衬衫,有点像工人阶级的模样了。但是,迭个工人阶级也是不好当的哦。一开始,阿华头觉得有点累得慌。因为,从家里到厂里来回往返的乘车与轮渡的时间,竟然要用近四个小时,而且浦东地区的公交车当时还不可以用月票的。我想来想去,这样劳命伤财总不是个办法,当时刚刚参加工作的小青年的工资,全上海是统一的,一塌刮子总共36只大洋,人吃力点也就算了,总不见得叫阿拉把本来就不多的工资,再贴到上下班的车费里去。正在犯愁之际,我忽然想到了老爸自己制造的“老坦克”(自行车),我义正词严地给父母提出:我骑“老坦克”上下班,一则可以锻炼身体,二则可以节约钞票,一举两得,何乐而不为!母亲极力反对,老爸则笑眯眯地表示默认,我则坚持。相持的结果是折中方案的产生:让我先试三天。嘿嘿,第一天新鲜,第二天出汗,第三天吃力。原来,这条月牙型的浦东南路,从上南路、白莲泾、塘桥、张杨路、一直到泰同栈轮渡口,不管我是早上经过,还是傍晚回家,骑车的时候总是顶风,我迭根108斤的“豆芽菜”禁不起哦,三天下来,我自己提出不再骑“老坦克”上下班了。母亲脸上有了笑容,而老爸却在数落我:“小赤佬介没出息,阿拉五六十岁,还每天骑脚踏车近百公里到闵行上下班呢。侬真是个扶不起的“刘阿斗”。。。。。。”我不服气:“阿拉勿骑就是勿骑,侬格老坦克,重得来要命,顶风一吹,车子倒是后退了哦。啥辰光弄一辆崭新的13型永久牌锰钢车来骑骑还马马虎虎。”

 

我虽然每天挤公交车辰光长了点,但是,单位里最早分配我的工作,倒是蛮轻松格,在计划科里做进厂元件检测工,每天跟着一个身体非常差的林昌高师傅,在仪器面前测量电子三极管与电容器的质量,一天只要测量出1200套质量合格的三极管与电容器,我们的任务就完成了,应该说是相当轻松的工作。林师傅因为患有肌肉萎缩症,他手与脚都有毛病,走起路来有点脚高脚低的样子,但是脑子非常清楚,他打开工具箱,我一看,里面居然有好几千套质量合格的三极管与电容器。他说他身体时好时坏,所以在身体好的时候就多做点藏起来,等到感到不舒服的时候就不用再做了,把工具箱里的合格品交上去就是了,这叫做自己照顾自己。他告诫我:“在这里千万不要一根筋,脑子要活络点,闲事要少管点。厂里因为文革,工人分成两派,现在掌权的大都是造反派,其中有些人在厂里都是些生活不会做的,油腔滑调的小混混,现在造反以后,摇身一变人模狗样的当起了干部,他们抓“革命”,我们“促生产”。老百姓嘴里不说,心里像明镜似的。”林师傅告诉我最经典的十六字语录,我至今还记得清清楚楚:“遇事莫问,问事不知,闲事莫管,无事早归。”这个十六字口诀,现在看来,好象非常消极,但是,在当时文革背景下,不失为普通老百姓洁身自好,避免是非的一个良策。

 

后来,我慢慢听说,这个厂虽然不大,只有1700多个职工,但是人际关系非常混乱。据说,在文革初期,打击一大片的时候,因为生活问题受到冲击的人,每天早晨要向老人家请罪,那队伍排得非常长,要从礼堂戏台上的伟人像这里,连绵几百公尺一直排到厂门口。当然,这里面肯定有冤枉官司,或者被小题大做的。但是,浦东几个郊区厂家的名声一直不是最好,这也是事实。有几个老职工以为,这非常正常,郊区厂嘛,生活枯燥单调,难免这样。厂里原来有图书馆的,文革开始就被封掉了。我听了非常不以为然,我们知青在农村的生活,要比这里枯燥单调100倍,同样也没有书可以看,难道我们就可以有理由乱搞吗?我甚至开始怀疑一些人的淳朴与善良了。但后来的许多事情证明,我的想法是错的,这是后话,暂且按下不表。因为要与厂里的团组织接上关系,厂里的团支部副书记小山(这个姓氏非常少见的)她到我狭小的工作间来找我。她是军工车间的工会组长,六七届的初中生,眼睛虽然不大,但一闪一闪好象会说话,身材匀称,皮肤白皙,只是脸上有少许雀斑,人非常爽快热情,她说以后不要一个人憋在小小的工作间里,要多与团员青年接触,她说她会拉手风琴与二胡,唱沪剧,是上海浦东塘桥人。还问我会什么?我说我会吃饭啊,小山笑了。我告诉她,我喜欢长跑与游泳,篮球也可以做个后卫,我喜欢唱沪剧但没有告诉她。小山非常热心地告诫我,离厂门口不远恒大桥下的小河叫“杨思江”,南面通三林塘,西面通黄浦江。虽然是条活水河,但是,污染非常厉害,里面的青蛙都变成六条腿了,河床底下全部是碎玻璃。我们在工作间外面对话的时候,林师傅的表情非常奇怪,一个劲地在朝我眨眼睛。我不明白他的意思。送走小山,我问林师傅你眨眼睛是什么意思。他一面笑一面说:侬不要多问,我前几天才与你说的呀。。。。。。后来,我一直缠着林师傅要他告诉我原因。林师傅笑嘻嘻地说:“三枚子(小山的外号)不错的,可惜已经结婚了,要不然与你倒蛮般配的。我们厂里的老三届女孩子全部已经有名花有主了。”我没想到他会说这个,真是的,说的什么呀,师傅显然一点也不了解我,我的脸马上涨得通红。林师傅笑得更厉害了。他后来又变得严肃起来,一本正经地对我说:“我告诉你,以后凡是有女孩子眼睛里掉进灰尘了,你千万不要帮忙去吹。”我更糊涂了,什么女孩子眼睛里的灰尘不能够去吹?终于,林师傅禁不起我软缠硬磨,告诉了我小山的事情:“一个月前,小山与模具车间的叶师傅一起,在防空洞里写批判稿(他们都是厂里工人理论小组的成员),忽然,小山眼睛里掉进了灰尘,她让叶师傅帮忙给她吹掉。叶师傅是个老实又胆小的人,开始还扭捏了一番,后来终于答应帮忙。叶师傅捧着小山的脸,吹了几下,没有效果,小山说,你使劲吹。这时候,叶师傅捧着小山的脸,居然把持不住自己了,在小山粉红的嘴唇上亲了一口。小山先是一楞,后来就哭着跑了出去。事情马上在厂里传扬开来,叶师傅懊恼不已,因为他为这件事情被记过一次,还写了检查。当然,小山自己也懊恼了好一阵子。事情并不大,但是,他们两人的损失都很大”。其实,这两个人都是不错的,以后我与他们还成为好朋友呢。就这样,我与林师傅在一起度过了三个月非常愉快的日子,我家里养金鱼的,而在离杨思镇汽车站不远的缝纫机三厂后面,有个小池塘,早晨的时候池塘里面红红的一大片鱼虫。我每天在上班途中先去抓鱼虫,放在一个大口瓶子里,瓶口用纱布扎好,用绳子箍住,放进池塘里,下班的时候再取出来,鱼虫依然鲜活。捕鱼虫的工具,我把它藏在草丛中。后来,林师傅也要鱼虫,我就再添个大口瓶子给他装了。后来,不知道怎么,厂里到这里抓鱼虫的人多了起来,我就不去了。因为,我已经给整怕了,我怕人家说我玩物丧志啊,文革时候养金鱼虽然没有禁止,但是,常常有人在报纸上批判养金鱼的。

 

三个月以后,厂里要新组建钟控收音机车间,厂领导不知道那根筋搭错了,竟然鬼使神差地让我去当这个车间的管理员。我开始不肯去,我说自己在技校是学模具专业的,希望能够让我到模具车间去。劳资科长苏师傅是我来报到的时候接待我的人,也兼管劳动人事的安排。他知道我不肯去钟控收音机车间的事情以后,就来找我,他对我说:“侬实在是拎不清,现在是让你进入车间的管理层,这个岗位不是阿狗阿猫都可以做的,要管理几十个人的工作,手里掌握着上百万价值的电子元件。你也是经过严酷生活锻炼的人,又是个团员,所以,我才几次在领导面前推荐你先在这个岗位上试试看。”怎么办?说心里话,北大荒的五年,使我看透了许多事情,能平安回到上海已是万幸,现在也只想太太平平过日子。算了,现在拒绝人家也不好,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林师傅虽然也舍不得我离开,但是,他对我说,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出走。去吧,去吧,记得我那十六字口诀就行了。

 

我就这样,进厂三个月的逍遥日子结束了,稀里糊涂地当上了钟控收音机车间的管理员。我原来就对数字头晕,现在又要了解那么多电子元件的性能、用途以及线路板上各个区域的功能,我头都大了。为了早日了解我从未接触的电子知识,我决定住在厂外的单身宿舍里,每星期回家一次,谁知道,这单身宿舍一住就是十年。单身宿舍在杨思南街,离厂只有五分钟路程。下班以后,我先到食堂草草吃完晚饭,然后向住在厂里搞技术攻关的技术员吕品请教,吕师傅,中年人,性格温和,技术高超,还懂音乐、舞蹈,非常潇洒的瘦高个,是老山东的后代。原来,我们的钟厂是很有历史的,是我国第一家钟厂从山东烟台分支出来的一支。早年,山东老板初来上海创业,员工基本都是从山东带出来的亲戚,也就是所谓“肥水不流外人田”。后来,代代相传,所以,现在厂里主要的技术岗位,基本上都是山东人。吕师傅就是他们的后代,他们的工资是所谓的保留工资,我们36元,他们150元。造反派基本上是把他们当资本家代理人看待的。其实,工厂的正常运转,主要靠他们。他们当中的许多人,在文革中也受到冲击,吃尽苦头。当吕师傅知道我是学模具钳工的,就告诉我,他文化程度也不高的,许多知识都是自学的。机器再复杂,也是由齿轮与螺丝这些基本的小零件构成的。一只晶体管收音机的底版,上面密密麻麻排了80多个电子元件,分列在五个功能区域。不懂的人一看的确头皮发麻。其实,你只要从了解每个元件入手,循序渐进,完全可以在短时间内掌握电子知识。吕师傅的一番话,使我茅塞顿开,受用终身。他还送了我不少电子知识与管理知识方面的书籍。住在厂里日子,因为有吕师傅相伴,我非但不感到寂寞,而且收获真的不小。阿华头在这一篇里,初恋的故事还来不及交代,字数已经将近四千了哦,就此打住了。欲知阿华头的初恋故事,请看不日就将刊出的《书痴自述之蓝领生涯》(初恋篇)。

  评论这张
 
阅读(50)| 评论(1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