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华头的博客

一个喜欢读书的上海土著

 
 
 

日志

 
 
关于我

上过山,下过乡,拿过枪,当过兵团战士,进过厂,开过机,拿过锤,当过工人阶级,做过报社电台兼职记者编辑,坐过写字楼编辑部,发表过大大小小的文章数百篇,担任过20多本图书的撰稿\编委\副主编之类,自己也出过几本书,但还没有出版过使自己满意的书,现在正为此而努力。

网易考拉推荐

书痴自述之蓝领生涯(6)  

2008-12-11 00:32:48|  分类: 蓝领苦乐年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书痴自述之蓝领生涯(6) - 阿华头 - 阿华头的博客

 

 

      书痴自述之蓝领生涯6)

 

上一集的“书痴自述之蓝领生涯”5),写到了“烂糊肉丝”杨女士和极左的周女士,她们完成的半成品,无论速度与质量,都是最差,而且还常常丢失零件,阿华头决心对她们不手软,严格管理,直到她们不能忍受我的严格管理,至少有一个自动离开我这个钟控收音机车间。但是,我的严格管理还不到一个月,就发生了意想不到的事情。最先发难的是杨女士,一天,她拉长着脸来到我的管理室,要我无条件地给补齐她丢失的零件,其中,居然有一定价值的三极管、二极管。我当然不答应了。我笑着说:“杨师傅,我是管理员,我的职责就是把规定数量的零件发给你,你在清点以后也是签了字的,所以,你就应该把做好的规定数量的半成品送回来。如果是零件损坏了,或者零件质量有问题,请杨师傅把损坏和有质量问题的零件拿来,我一定给你换。如果你拿不出来坏零件,硬要我给你补齐,如果大家都像你这样做,你想想,我这里天长日久,零件不是要短缺好多好多吗?到时候,恐怕去吃官司的就是我了哦。阿拉还没有成家立业,还没有女朋友,倒是先进了班房,这岂不糟糕。”那杨女士一听,勃然大怒,她瞪圆了眼睛,破口大骂:“小赤佬,你说的什么话,难道老娘要讹你东西不成!这些零件,你今天给也要给,不给也要给!”嘿嘿,杨女士显然不了解我,我什么场面没有见过,而且是吃软不吃硬的,给我来这套。我想,既然你要洒泼,我就不予理睬,连眼珠也不转过去。但是,我没有想到,杨女士见我不再理睬她,居然不顾脸面,四十多岁的女人哭嚎起来:“小青年欺负人啊,我不活啦”。一边说,一边躺在水泥地上满地打滚。由于她的动静实在太大,周围车间的师傅们都已经围过来看热闹了,加上我们自己车间的几十个人也在旁边看,就是没有人上来把她拉起来。这时候,她的先生把厂里的党委书记拉来了。

 

我们的党委书记张华,是个从同济附小过来的老干部,山东人。她平时与造反派走得很近的。她一进车间就数落我:“你怎么把人家弄成这个样子?快给杨师傅道歉。”我不动声色地依然微笑,但是,却丝毫没有道歉的意思。“烂糊肉丝”见状,在地上哭闹得更厉害了,在党委书记张华再三地拉扯下,终于止住了哭泣爬了起来,和她老公一起朝车间外面走。这时候,书记开口就斥责我无组织无纪律,不听她的话,我盯着她的眼睛看不发声音。车间主任老刘这时候实在忍不住了,出来说了句公道话:“小刘,依照规章制度办事,严格车间管理,并没有做错任何事情。而且和杨师傅说话的时候态度也很好的,我可以作证。”这时候,刚才在旁边看热闹的车间里的一帮兄弟姐妹们,吵吵嚷嚷的发声音了:“作证,作证,我们都可以作证。”党委书记张华见状,面带愠色,放大声音说了一句:“好了,好了,他没有错,是我错好不好。”说完以后,扬长而去。大家面面相觑,心想阿华头这次要倒霉了。然而,事后传来的消息真是出乎意料,厂里领导决定“烂糊肉丝”调离钟控收音机车间,听到这个消息大家都松了一口气。

 

然而,事情远远没有结束,该来的事情迟早要来的。厂里决定让我们车间奋战三个月,装配出五百台中控收音机,向国庆节献礼。其实,要完成任务并不难,只是计划科配送的零件一直不配套,一台钟控收音机全部的零件有一百多个,但是它总是缺了那么几个零件,迟迟进不了厂。所以我们已经有二三百套半成品在那里堆积着,只要计划科按进度提供零配件,三个月内完成五百台钟控收音机的组装任务是不难的。为了按时保质保量的完成任务,平时和我相处的非常好的那帮女学徒工成立了一个青年突击队,每天晚上义务到我车间里来加班,我非常感动,要知道我们是郊区厂,晚上加班到十点钟,等于多干了半天活。厂里食堂又不供应夜点心,我们厂是在杨思镇的最南端,我也没有地方去买夜点心来犒劳她们,因为整个杨思镇一到晚上只有一家饮食店亮着一盏灯,供应的品种只有一样,八分钱一碗的阳春面,这是专门供往市区运菜的菜农开设的小饮食摊。在与这些女学徒工的相处中,使我感受到了友谊的珍贵。一般来讲,我的被子床单的拆洗缝制,都是由她们轮流完成的。一次,一个叫刘伟君的小女孩,她是机修车间的车工,瘦瘦的,白白的,长长的眼睫毛,长得跟个洋娃娃似的,还有点像电影演员马军勤。因为好几次轮不到给我拆洗缝制被子床单,居然气得哭了。写到这里,有朋友会问,阿华头你是单身,为什么不找一个女孩子谈谈。哦,不可以的。因为,一则厂方规定学徒工是不可以谈恋爱的,二则我和她们都相差十多岁呢,所以我从来没朝这方面想过,只当她们是自己的妹妹。当然,她们也不是每天在我车间里加班,有许多时候,晚上实在没有什么电视节目好看,我们就在活动室里面,拉手风琴、二胡、唱歌。休息天的时候,我们几个团支部的小青年一起骑自行车到郊外去游玩,记得最远自行车骑到了南翔古猗园。当然,那长得有点像电影演员马军勤的刘伟君,也参加了,我总是骑在她身边。她长得太单薄瘦弱了,看她骑自行车摇摇晃晃的样子,我也不放心。我和团支部副书记小山曾经到她在四川路的家里去访问过一次,只知道她会弹月琴,广东人,有一个流里流气的哥哥。我说不清楚自己的感觉,只知道她挺关心我的,我也挺关心她的。

 

开心的日子过得很快,一晃两个多月过去了,可是计划科一直有两个零件——贴在收音机表面的商标和刻度盘,迟迟没有送来。车间主任老刘到计划科去催,因为我们五百台整机的装配即将完成,就缺这个商标和刻度盘没有贴上去。万万没有想到的事情发生了,计划科仓库的两个老管理员,我记得一个姓钱一个姓洪,两个人相互作证,说一个月以前,我已经把五百套的商标和刻度盘从仓库中领走了。老刘急急忙忙回来问我,我说:“没有啊,我都去催过好几次,他们都说快了快了,怎么又说我领走了呢?”我一急,马上跑到仓库去找到老钱,我说:“领东西是凭单据的,请你拿出我领东西的单据来,你凭什么说我已经领了,说话要负责任。” 老刘告诉过我,这个老钱,是个在文革前就有过贪污劣迹的人,现在是造反派的智囊人物,这个人你平时交往要多长个心眼,这次果然应验了。老钱听我这样说,他马上把在一旁算帐的老洪叫到身边,不紧不慢的对我说:“小刘,说话做事情要凭良心,你们车间任务紧,时间也紧,你和老刘两个常常急急忙忙来仓库拿走零件,事后再来补交领料单的事情是常常有的,难道你忘记了吗?”他还说,“你拿走五百套商标和刻度盘的时候,正是老洪刚刚从厂外把商标和刻度盘拿到厂来的时候,不信你可以问老洪。”老洪在一旁不阴不阳的开了腔:“小青年,你怎么年纪轻轻,忘性那么大,我那两包零件是用报纸包住的,用皮筋扎好的,是我交到你手上的。”我瞪了他们两眼,二话没说就退了出来。我在想,这究竟是为什么?事情后来越闹越大,计划科把事情反映到厂部,厂部居然在全厂大会上不点名的批评了我,说有的人不老实,自己做的事情不敢承担,造成的失误已经直接影响到五百台收音机国庆献礼的任务了。那个党委书记张华,还在大会上煽风点火,说这是阶级斗争的新动向。我在台下听,一肚子的火气没办法发作,这明明是讲我家里出身不好嘛。有几次,我甚至想站起来公开和他们顶撞,老刘在一旁示意我别蛮干。会议结束后,厂党委书记张华找我谈话,让我仔细想想,是不是领过了这两批零件,我说:“我可以立下字据,如果我领过了,又故意不拿出来,你可以把我移送法办,吃官司、坐牢我去。但是,如果有人设圈套来陷害我,走到哪里我都不服。我只认一条,说我拿了,拿出证据来”。离国庆前,还有一个星期了,事情一直没有解决,我们车间许多职工,都在替我担心,谁也不知道事情的后果究竟会怎么样。一次,我在厂里的走道上遇见了“烂糊肉丝”的男人老杨,他在和老钱咬耳朵,见我来了,马上分开,老杨还朝我奸笑了一下。我心里明白了七八分,但是,没有证据,我不能乱说话。国庆节前,按例要大扫除,计划科里有一个从黑龙江农场回来的知青,叫龚关明,我们两个因为都是从黑龙江回来的,有时还说得上几句话。小龚居然在计划科大扫除的时候,在一个不为人知的角落里,找到了这五百套的商标和刻度盘。它们被报纸严严实实的包裹着,外面还用绳子捆起来。事情终于水落石出了。老钱和老洪皮笑肉不笑的跑到我们车间来向我道歉,说他们老糊涂了记性不好了等等。我没有和他们多说,我只说了一句,但愿以后这样的事情再也不要发生,我谢谢你们了。

 

后来,我的忘年之交,党委副书记黄明德告诉我,那党委书记张华,虽然年过半百,但是,却和可以做她儿子的造反派头头关系暧昧,常常在一起动手动脚的,让我远离他们。我说,这次幸好零件找到了,要不,他们相互作证,我有得吃苦头了。老黄笑着说:“商标和刻度盘的事情,估计是这些人串通起来整你,烂糊肉丝在厂里的根基是很深的。你在这个事件中的表现,还算沉得住气。记住,每遇大事有静气,是一个人成熟的表现。你要多读读书,看清楚周围的事物,你会更成熟的”。我说我喜欢看书,可现在到哪里去找书看啊?杨思镇图书馆里内部阅览的图书,我都已经看了好几遍了。老黄说,书嘛,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厂里就有啊。我说,厂里图书馆里的那些书,几乎全部是文革出版物,腻味得很,哪里有什么值得看的好书。老黄说,往外借的当然没有什么好书可以看,但是,不往外借的书,有十几箱子呢。是一个有洋房在上海不住,偏偏住在厂里的山东老工人管着。哦,我明白了,这不就是被人称为酒仙的陶天来师傅吗。此人整天乐呵呵的,有严重的高血压,但是,就好喝白酒,还说白酒可以降低他的血压,是专门做蘸火的活计。陶天来师傅和我也算得上朋友,他也常常让我在晚上去他那充满酒气的蘸火间作客。他为人热情,手艺高超,不管是什么手表、闹钟坏了,没有他修不好的,而且从来是分文不收。厂图书馆就是有他管理的。呵呵,我终于有方向啦,我究竟能不能成功打进厂图书馆,那个长得挺好看的刘伟君与我有没有故事,且听下集“书痴自述之蓝领生涯”7)分解。

        
          我和轻工系统的朋友们在黄浦江上

书痴自述之蓝领生涯(6) - 阿华头 - 阿华头的博客

我在杭州南屏山休养

书痴自述之蓝领生涯(6) - 阿华头 - 阿华头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88)| 评论(5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