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华头的博客

一个喜欢读书的上海土著

 
 
 

日志

 
 
关于我

上过山,下过乡,拿过枪,当过兵团战士,进过厂,开过机,拿过锤,当过工人阶级,做过报社电台兼职记者编辑,坐过写字楼编辑部,发表过大大小小的文章数百篇,担任过20多本图书的撰稿\编委\副主编之类,自己也出过几本书,但还没有出版过使自己满意的书,现在正为此而努力。

网易考拉推荐

书痴自述之蓝领生涯(7)  

2008-12-20 19:45:44|  分类: 蓝领苦乐年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书痴自述之蓝领生涯(7) - 阿华头 - 阿华头的博客
 
 
 
 书痴自述之蓝领生涯(7)

 

 

上一集的“书痴自述之蓝领生涯”6),写到了烂糊肉丝企图与一些人勾结起来坑害阿华头,好在苍天有眼,真相大白之际,这帮家伙非常狼狈。从这件事情当中,我悟出了一点道理:有些事情,就像天要落雨娘要嫁,这事情由不得你的。但是,清者自清,浊者自浊,只要自己品行端正,那些诬陷诽谤者,到头来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在众人面前出乖丢丑。因此,为人处世,第一位的事情就是做好自己。好在烂糊肉丝自己觉得在我们钟控收音机车间非常孤立,主动提出调到小台钟车间去了,现在我们车间就剩下一个对文革那套特别感兴趣的周女士,她在群众中口碑极差,事情就好办多了。再说,我是个不愿意多惹是非的人,只要你好好做生活,不要搞那些污七八糟的事情,我们大家就相安无事。

 

在这年国庆节,我们生产的500台钟控收音机,有200台在全国最大的百货公司,地处南京东路的上海第一百货商店上柜销售了,在半天时间里,就被特别喜欢新鲜玩意的上海市民一抢而空。销售科的师傅在现场,看到了销售的盛况,说柜台玻璃都被挤坏了哦。按理说,既然产品这样受欢迎,还有300台钟控收音机,应该马上上市供应。但是,厂里的领导没有这样做,而是让我做好为那300台钟控收音机编好号码,准备让一些特殊的人群来试用。是什么人来试用这些新产品呢?后来,我看了看那些收据上留下的姓名与单位,基本上都是钟表公司与轻工业局各个部门的头儿们,要不就是协作单位与关系户。一天上午,设备科的技术员崔振声领了一个钟表公司的人,到我这里来领取试用的钟控收音机,我忽然觉得这个人非常面熟,好象在哪里见过的。噢,想起来了,就是那个当年把我从闹市中心的六钟厂调包,弄到郊区的四钟厂来的钟表公司组织科的那个马脸。那马脸也认出我来了,他从我手里接过一台价值有45元的钟控收音机(我当时的月工资才36元),迅速地在收据上签了字,然后,他笑嘻嘻地对我说:“小伙子,不错哦,这样快就做了管理员了,祝贺你。”我心里很是窝火,就没好气地回答说:“这样说,那么我还得谢谢你是不是?”马脸知道我是在说赌气话,就说:“郊区厂虽然上下班辛苦一些,但是,你的岗位是非常重要的,别人想干也没门。”在一旁的设备科的技术员崔振声,见我们两人这样一句对一句的,就马上来做和事佬,他说:“牛吃稻草鸡吃谷,各人生来各人福;再说,塞翁失马,焉知祸福。说不定你小刘今后会说,幸亏我到了四钟厂,也未尝不知。”我当时心里就在嘀咕,这小崔与公司组织科的马脸是什么关系?他们走后,车间主任刘林祥师傅悄悄地告诉我,小崔的爱人包菊珍原来是厂里计量室的计量员,因为他们新婚的家在卢湾区,生了女儿以后,觉得到浦东的厂里来上班路途远了,就托了公司组织科把小包调到福州路市中心的六钟厂去了。哦,到这个时候,我才恍然大悟,原来公司组织科的马脸是把我与小包调了包。8年以后,也就是大地回春之际,我已经在厂宣传科工作兼厂校高中语文老师了,一次,我到地处胶州路专门生产宝石花手表的上海第二手表厂,去参加公司教育科举办的会议,中午用餐的时候,非常意外地遇到了满身油污、情绪低落的公司组织科的马脸。其实,恕我不恭,我知道他姓冯,现在因为生活问题,被发配到这里来了。我赶紧上前,恭恭敬敬地叫了一声:冯师傅好!他抬头看到了我,脸上露出一丝苦笑,他还是问了问我的近况。此时此刻,我很是感动,给他留下了我的联系方式,很认真地告诉冯师傅:“以后,你不管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帮助的话,尽管来找我。”这是后话,暂且按下不表。

 

说来也真是缘分,我与设备科的技术员崔振声,因为大家都是喜欢看书,他也常常因为设备改造工作住在厂里,我们居然成为好朋友了。崔振声,高高的个子,天津南开大学毕业的,喜欢文学,也通音律。他对我说:“我怎么开后门开到你头上来了,真是不应该。”我表示理解,我说:“事情已经过去了,没有什么不应该的,你也确实有困难嘛,再说,要不然,我也没有可能认识你这位好朋友了哦。”小崔见我还是单身,就非常热心地要为我介绍女朋友,我执意不肯,倒不是心有所属,而是我觉得这样的介绍,就好象在菜市场里买菜讨价还价一样俗。话虽然这样说,但是底气已经越来越不足了,因为年龄在一天天逼近30岁了。小崔问我有什么条件与要求。我说我一是没有积蓄,买不起48只脚之类的家具和收音机、缝纫机、自行车等几大件;二是我没有住房,恐怕没有女孩子愿意跟我的;唯一及格的是身高,1米76,比现在女孩子的最低标准高出一公分,我能够有什么要求呢?小崔是个过来之人,知道我口头不是心头,笑着说:“嘿嘿,恐怕要求还不低呢!我留心着,有合适的就帮你介绍”。话已经说到这个份上,我只好老实交代自己的想法,我说了什么自己已经记不大清楚了,只记得说了“要门当户对,温柔贤惠,最好瘦一点,长相要超越自己之类的”这样几条。尤其是最后一条,是必须达到的要求,我的想法非常原始和简单,因为我已经长得够难看的了(在《北漂记》里我写到过,因为我眼睛不大,双鸭山饮食店的伙计以为我是朝鲜族呢),假如对方长得比我还难看,那我未来的孩子肯定惨不忍睹。现在想来,我当时的想法真是可笑之极,好看又不能当饭吃,能够在一起天长地久地过一辈子才是最重要的。

 

我们四钟厂有个非常有趣的现象,因为是郊区厂,小青年常常是同一个单位谈恋爱,而且一定是经过这样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在食堂吃午饭的时候,如果你看到他与她天天在一张饭桌上用餐,而且互相小菜拣来送去的,那说明这一对已经开始谈恋爱了;第二阶段是在下班的时候,如果你看到男青年的自行车后面,天天带着同一位女青年,这说明这一对恋人的成熟度已经七八分了;第三个阶段当然是公开在厂区里卿卿我我,这说明离结婚已经不远了。那些女学徒工,因为我们天天在一起玩耍的,嘻嘻哈哈惯了,吃饭的时候都喜欢到我桌子上来凑热闹,因为是一大帮人在一起吃饭,我也不回避。但是,我发觉,就是机修车间那位长得最好看的刘伟君,不到我这里来一起吃饭。我心里对她顿时平添了几分敬意。后来,经过党委副书记黄明德与崔振声等人的游说,再加上我晚上常常去看酒仙陶天来师傅修理手表,陪他老人家喝几两白酒,我终于成功地打入酒仙陶天来师傅管理的厂图书馆,协助他一起管理。而且把厂图书馆的开放次数,从每星期一次,增加到三次。那些已经给上了锁放在大铁箱子里锁着的好书,我终于可以看到了,在厂里,能够看到这些书的,除了我与陶天来师傅以外,就是党委副书记黄明德与崔振声了。我记得,厂图书馆里被封存的书里,有许多许多好书,有些还是解放前平民书店、开明书店、商务印书馆出版的版本呢。现在想起来,我看到了罗曼·罗兰的《约翰·克里斯朵夫》、果戈里的《钦差大臣》、左拉的《娜娜》、莫泊桑的《一生》、《漂亮朋友》、郁达夫的《沉沦》、《春风沉醉的晚上》、《她是一个弱女子》、《迷羊》、《迟桂花》的单行本;还有一大批的苏联小说、许多本《良友画报》等等,哈哈,我好像老鼠掉进了米缸里哦。那刘伟君也喜欢看书,起先来图书馆借书的时候,她默默地不说话,静静地在图书馆里站着,等到别人都走了,她才眼睫毛一眨一眨地提出,她每次要借三本(按规定每人只能够每次借一本),而且要我把最热门的书给她留着。那口气是不容我商议的。她说作为互相帮助,我那定期更换的被子,就由她负责缝制了。当然,我也只有无条件答应的份了,呵呵,我这可不是打秋风哦,因为我看她那神态还是特别乐意的。我与刘伟君相差12岁哦,按照当时的世俗,我是根本不可能朝那方面去想的,就权当自己又多了个妹妹了。时间过得飞快,就在这样的几乎没有任何杂念纯纯的交往中,彼此无形中的好感也在增加。

 

在这段时间里,我们厂里发生了一件轰动全厂的大事情。事情的始作俑者,是当时掌权的造反派骨干、保卫科干事尤林发,因为他的脸上有一颗痣,那硕大的黑痣上,还有一小撮黑黑的毛,那模样活象《十五贯》里的娄阿鼠,大家给他取了个外号:“油葫芦”。这个“油葫芦”实在不是盏省油的灯,他早晨站在厂门口,看那个工友迟到了;傍晚又常常站在厂门口,原来他是来监督工友们,看看有谁把厂里的产品偷窃出去,按理说,这是他保卫干事的职责,无可厚非的事情,问题是“油葫芦”在各个车间安插了眼线,然后他根据眼线提供的线索,在厂门口突击检查某人的拎包。有一次,机动车间的男青工小长脚,在包里放了四根像筷子长短的小木头方子出厂,被“油葫芦”拿下,“油葫芦”添油加醋、小题大做,结果,可怜的小长脚被行政记大过一次。当然,工友们也有对付“油葫芦”的办法,就是先把东西放进包里,待眼线去告密以后,再把东西拿出包来。出厂门的时候,“油葫芦”恶狠狠地把工友的拎包打开,结果一无所获。“油葫芦”十分尴尬。我有几次对“油葫芦”说,你常常无端地查抄工友的拎包,是侵犯人的基本权利的事情。还有,一些事情不要人为地扩大化,主要还是应该以教育为主,与人为善。“油葫芦”说,你是管理员,怎么替“贼骨头”说话?我无语。我也知道,“油葫芦”放在我车间里的眼线,就是他们造反派里的骨干周女士。黄明德告诉我,其实,这些“伪保长”向“油葫芦”去汇报的事情,绝对不仅仅是谁拿了什么东西之类。因此,大多数工友,对于“油葫芦”与“伪保长”们的特务行为深恶痛绝!一天中午,刚刚吃完中饭,按规定,中午有30分钟休息时间(包括了吃饭时间),我看见成百上千的工友成群结队涌出厂门,嘴巴里呼喊着:大家去参观“展览会”哦,过恒大桥朝上南路走去。什么“展览会”?车间主任刘师傅告诉我:“油葫芦”是个单身户,老婆在江阴乡下,他住在上南路的单身宿舍里,今天,大家是去“参观”这个“油葫芦”的宿舍的。嘿嘿,今天“油葫芦”要出大洋相了哦。上南路“油葫芦”的宿舍里究竟有什么?“油葫芦”会出什么大洋相?请看下集“书痴自述之蓝领生涯”8)。

 

“书痴自述之蓝领生涯”6)

http://lbh.1177.blog.163.com/blog/edit/

“书痴自述之蓝领生涯”5)

http://lbh.1177.blog.163.com/blog/edit/

“书痴自述之蓝领生涯”4)

http://lbh.1177.blog.163.com/blog/edit/

“书痴自述之蓝领生涯”3)

http://lbh.1177.blog.163.com/blog/edit/

“书痴自述之蓝领生涯”2)

http://lbh.1177.blog.163.com/blog/edit/

“书痴自述之蓝领生涯”1)

http://lbh.1177.blog.163.com/blog/edit/#pn2

  评论这张
 
阅读(95)| 评论(11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