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华头的博客

一个喜欢读书的上海土著

 
 
 

日志

 
 
关于我

上过山,下过乡,拿过枪,当过兵团战士,进过厂,开过机,拿过锤,当过工人阶级,做过报社电台兼职记者编辑,坐过写字楼编辑部,发表过大大小小的文章数百篇,担任过20多本图书的撰稿\编委\副主编之类,自己也出过几本书,但还没有出版过使自己满意的书,现在正为此而努力。

网易考拉推荐

书痴自述之蓝领生涯(5)  

2008-12-04 01:09:55|  分类: 蓝领苦乐年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书痴自述之蓝领生涯(5) - 阿华头 - 阿华头的博客

 

 

 

                                 书痴自述之蓝领生涯(5)

 

 

上一集的“书痴自述之蓝领生涯”(4),阿华头写到:晶体管钟车间的小杨,她爱美,嫌自己有些塌鼻梁,趁晚上睡觉的时候,在鼻子上夹着一个木头夹子,对自己鼻子做进一步的“加工”的事情,被夜里到女宿舍去查失窃皮鞋的刘阿斗(包括因为是总值班被拉去的我)看到了,当时我们有约定的,这件事情到此为止,不能够传扬开去,这有关人家女孩子的名声,刘阿斗也答应的。但是,没有多久,这件事情就在厂里沸沸扬扬传扬开了,虽然没有挑明是谁,但是,鼻梁稍微塌一些的女学徒工都是人家议论的对象。这件事情后来越来越越大,搞的得塌鼻梁女孩人人自危。我知道,这肯定是刘阿斗放出去的空气。厂里老阿姨多,其中也有些喜欢张家长、李家短的嚼舌头根子。其实,人家就是用木夹子夹鼻梁又关你什么事?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何劳你们这样嚼来嚼去的。我与这十来个女学徒工相处得非常好的,就像亲兄妹一样的。小杨是晶体管钟车间的生产能手,车间主任老陈是小杨的师傅,他见小杨情绪低落,生产指标直线下降,事情就明白了八九分。老陈与我一起找到了刘阿斗,希望他能够想办法制止流言的传播。刘阿斗这个时候又拍胸脯保证办到。在一旁的刚刚结合进领导班子的党委副书记黄明德看不下去了,他说:眉毛是越画越黑的,当初就不应该传扬出去,现在也不必刻意去制止,不去理会,时间一长,传言自然就会消散。姜到底是老的辣,黄明德这一招果然灵验。时间一长,这些无聊的传言真的渐渐散去了。

 

一次午饭以后的休息时间,我看见黄明德独自一人在厂区小台钟车间门口的间隙地种植竹子,便站在一旁看,我问老黄:你在这里种植竹子能够成活吗?前面有大批判专栏挡住了阳光哦。老黄笑了,他说:我这竹子刚刚种下去,没有光线还不打紧,一旦成活了,我就把它移到阳光充足的地方。后来,在闲聊中,我知道黄明德是从空军转业到地方来的军官,他高高的个子,挺直的腰板,浓重的山东口音,走起路来威风凛凛的,50岁不到的样子,笑起来的时候,眼睛眯缝成一条线。他喜欢文学艺术,也喜欢涂鸦诗文,老黄而且与部队的作家白桦(《山涧铃响马帮来》的作者)、陆俊超(《踏平东海万倾浪》的作者)是好朋友。我听了以后兴奋得不得了,老黄也知道我喜欢文学,渐渐地我们成为忘年之交了。每逢星期四干部参加劳动的时候,老黄就报名到我所在的钟控收音机车间来。可以这样说,老黄是我进入工厂以后遇到的最知己的朋友,他对我今后的人生道路产生了重大影响。老黄常常悄悄地给我讲他对于林彪、四人帮极左路线的厌恶,告诫我要提防警惕厂里那些造反派的拉拢腐蚀。老黄讲,作家白桦年青的时候,很是风流倜傥,后面跟着的女孩子起码有一个排。当然,最后还是给当时的电影明星,上海姑娘王蓓(电影《大浪淘沙》女主角)拿下了。老黄还喜欢写诗歌,他格律诗、现代诗都写得非常棒。我给老黄看我那珍藏的四本手抄本,其中有唐宋诗词、元曲小令、中外爱情诗选,有一本还是革命烈士诗抄,老黄夸张地揉了揉自己的眼睛说:真是没有想到的事情哦,你小小年纪,还懂得藏宝贝。然后,他用平静的语气说了一句鲁迅先生的语录:石在,火种是不会绝的。

 

在工厂里做工,尤其是我已经在做车间管理员,良好的人际关系是非常重要的,这是我做好工作的基础。我这个人或许天生的有人缘的,到钟控收音机车间没半年,我与车间里几十个职工,都相处得非常好。当然,也有两位是例外的,一位是姓杨的、一位是姓周的中年女工,都是当时惹不起的造反派,也都是我管理的收音机机芯装配流水线上的插件工。无论我怎样迁就她们,她们永远对我不满意。先说杨女士,她人到中年,风韵犹存,宁波人,绰号“烂糊肉丝”(上海家常菜的名称)。据说,她已经几度春秋,常常红杏出墙,现在的老公就是当初组织上派去做她规劝工作的时候,被她拿下的。杨女士有个习惯,喜欢吃零食,自己吃不算,还要喂给别人吃,喂给别人吃不算,还专门喂给男青工吃。每天午饭以后,就是杨女士向我们车间里七、八个男青工喂零食的时刻。杨女士让这些男青工一字排开,额头上扬,嘴巴像个鸡雏一样张开,杨女士逐个向这些张开的嘴巴里投入话梅、橄榄之类的蜜饯。其中,惟独只有阿华头没有额头上扬张开嘴巴,杨女士见状有些恼怒,她走到我面前,命令道:嘴巴张开来!我微笑着把手掌心伸了出来说:请放在这里,谢谢。杨女士十分不情愿地把蜜饯放在我的手掌心,说了句:小赤佬,侬最难弄了!这些事情说说笑笑也就算了,要命的是,杨女士盯上了我们车间的技术骨干、复员军人小吴。这小吴皮肤白皙,中等身材,浓眉毛、大眼睛,腮络胡子,他正在与同车间的小单热恋呢。小单姑娘也长得十分漂亮,身材苗条,丹凤眼,柳叶眉,鹅蛋脸,还有一副好嗓子。小吴与小单这一对恋人,是我们厂里公认的天仙配一般的金童玉女。可是,这个杨女士,竟然有本事把小吴弄得神魂颠倒、六神无主。一次,全厂职工在食堂里看电影的时候,小吴居然在车间里与杨女士做那苟且之事;还有一次星期三休息天,车间主任老刘要我与他一起骑着自行车到职工家里去家访,第一站就是杨女士家,在南市复兴东路这里。她家是上海石库门的前厢房,我们两个刘在门外停好自行车,进门到天井,咦,怎么小吴那崭新的永久牌自行车停在前厢房门口?而且前厢房的玻璃窗已经被窗帘遮得严严实实了。我示意老刘赶快撤退,可老刘拎不清,大声地呼叫杨女士的名字,也许因为小吴与小单都是他的徒弟的缘故吧,他有点急了。等了好长好长的时间,杨女士终于开门了,她还穿着睡衣呢,小吴满脸通红地坐在茶几旁边,手里装模作样地拿着扑克牌。唉,我们真的不应该进来的。于是,大家有话没话地说了一些自己也不知道在说什么的话,我们两个刘马上落荒而逃,好象做坏事情的是我们。

 

常言道,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而杨女士与小吴也不难为情,在车间里照样动手动脚,嘻嘻哈哈,打情骂俏。用上海闲话讲,这叫“坍招势”就是“扎台型”。令人叫绝的是杨女士的先生,我们厂里设备科的干部,他也姓杨,已经是满城风雨了,这位杨先生依然在那里“装湖羊”。一天晚上,车间主任老刘与我在车间商量工作,门卫的师傅火烧火燎地奔进车间,让老刘去接电话。老刘接了电话回来,两话不说,马上要求我与他一起去浦西他徒弟小单家。一路上,我们两个刘,骑着自行车在上南路上飞驰,在周家渡的轮渡上,老刘才告诉我,小单出事情了。原来,因为小吴与杨女士的事情,她想不开,竟然把满满一玻璃杯的火油(点灯用的)喝了下去,而且还不肯去医院抢救。那电话是小单父亲打来的。小单的家在制造局路,离江南造船厂与第九医院非常近。我们一进门,只见小单满脸通红,像喝了许多老酒一般,看到我们进门的第一句话是:师傅,小刘,请你们不要把这个事情告诉厂里好吗?望着小单无助的双眼,老刘乱了方寸,竟然跟着流泪不说话。我见状马上接上小单的话茬说:我起誓,一定为你保密,但是,前提条件是你现在必须马上去医院!可怜的小单,经过医院的洗胃、灌肠一整套抢救方案的落实,终于化险为夷。我们让医院给小单开了一个星期的病假。由于,我们的保密工作做得好,小单服火油的事情,厂里就一直只有我们两个刘知道。后来,小单与电镀车间的复员军人小张恋爱结婚了,她发喜糖的时候还特意多给了我一包。这是后话,按下不表。

 

我是车间管理员,我的职责就是给流水线上的插件工,发放零件,收回半成品。另外我还兼管车间工作的调度。总之,是与人与物都要打交道的工作,工作量非常大。好在我是住在厂里的,许多统计核算工作,就晚上在车间里做了。辛苦一点也没什么,我头疼的是像杨女士这样的人,我天天要与她打交道。噢,还有一个比杨女士年轻几岁的造反派周女士,也常常让人哭笑不得。她生活作风倒没有什么问题,但是,那极左的腔调实在让人难以相处。她尽管一长不长,仅仅是个普通的操作工,但是,她常常自告奋勇地提议由她来主持班组学习。休息天,她自说自话把车间里的小青年召集到她老西门的家里,学习《红旗》杂志和雄文四卷。据车间里的老工人告诉我,杨女士与周女士,都是当年造反的有功之臣,都是既难缠又惹不起的主,让我小心。每天我回收她们两个完成半成品,发觉无论速度与质量,也是她们两个最差,而且还常常丢失零件。我决心对她们不手软,严格管理,直到她们不能忍受我的严格管理,至少有一个自动离开我这个钟控收音机车间。但是,我的严格管理还不到一个月,就发生了意想不到的事情。究竟发生了什么意想不到的大事情呢?请看下集《书痴自述之蓝领生涯》(6)

 

 

书痴自述之蓝领生涯(5) - 阿华头 - 阿华头的博客

 

书痴自述之蓝领生涯(5) - 阿华头 - 阿华头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89)| 评论(8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