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华头的博客

一个喜欢读书的上海土著

 
 
 

日志

 
 
关于我

上过山,下过乡,拿过枪,当过兵团战士,进过厂,开过机,拿过锤,当过工人阶级,做过报社电台兼职记者编辑,坐过写字楼编辑部,发表过大大小小的文章数百篇,担任过20多本图书的撰稿\编委\副主编之类,自己也出过几本书,但还没有出版过使自己满意的书,现在正为此而努力。

网易考拉推荐

青春祭  

2008-03-16 00:23:48|  分类: 知青蹉跎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青春祭

 

《荒原纪事十八记》之十一

青春祭

我前一篇回忆录《大江记》在博上刊出以后,因为里面带到了一点点当年我们青春少年朦朦胧胧的情愫,引起了朋友们非常热烈的讨论。评论留言达到了我开博以来单篇文章评论的最高记录。青春,一个多么美丽曼妙的字眼!青春,是比那彩霞还要鲜艳,比那玫瑰更加芬芳的年华!青春,更是一个饱含着辛酸与眼泪的字眼!至少对我们这些当年的知青来说就是如此。

我在黑龙江兵团的五年,正好是21岁到25岁之间的青春年华。满脑子前卫的革命意识的我,也许受到保尔·柯察金这个小说人物深刻的影响,我从学生时代开始,就顽固地拒绝爱情(其实是根本不懂得爱情),在高中时,曾经做出过把初中同班女同学写给我的两次来信退回去的傻事情。而到兵团以后,对于不准知青谈恋爱的规定,起先我甚至没有反应,我想,我又不是为了这个到这里来的。但是,哪个少年不钟情,哪个少女不怀春。后来,随着岁月的流淌,虽然还是不想在这里谈恋爱,但已经从心里憎恶这条没有人性的规定。

谁的青春谁不怜惜,谁的爱情谁不憧憬,但是苦难又有谁来替。在那史无前例的年代,在这样严酷得让人近乎窒息的环境里,摆开了我们青春的祭奠。女知青的命运或许比我们男知青更为沉重与多变。对生命的胁迫与对青春的亵渎是无时无刻不在的。有位上海女知青已经拿到了回上海探亲的证明,出发前,连队让她顶别人班去江边运煤,谁料想被一块巨大的煤块击中头部,她故乡未回先去了黄泉路。还有位上海女知青也在江边的煤场遭遇不幸,煤块把她的骨盆压成为八块,命后来是靠每天一汽车的知青前来献血保住了,但是她终身残废了。在那时候,如果有什么领导要单独找女知青“谈心”,您就得有足够的心理准备,也许……我们连队就有个女知青晚上被排长(旅大警备区来的复员军人,已婚)找到窑地去“唠唠”,谁知道,话没有三句就要非礼。吓得她夺门而出,赤脚在雪地里奔跑了三里路逃回了连队女战士宿舍。我在连部当值班员的时候,也接到过多起兄弟连队打来的电话,告之他们看到我们五连有人把女知青往玉米地里拉拽,我记录在案并且报告领导,当然,这样的事情是永远不会有下文的。

在兵团前五年的时候,我们一直挂在嘴边的是伟大领袖的谆谆教导:“死人的事情是经常发生的……”没有确切的统计,我们12团究竟有多少还在青春期的知青,在严酷的与天奋斗、与地奋斗、与人奋斗中不仅失去了青春,而且献出了生命。就我知道的就有好多起。如在一次用拖拉机开荒过程中,埋在树根的五个雷管延缓了爆炸时间而发生的惨剧,当场就有五位知青撒手人寰。有因为战友在站岗放哨的过程中步枪走火,子弹横穿胸腔当场死亡的。有在大森林里迷路后陷在沼泽地里被冻成为通体坚硬的冰人的。有因为不小心碰碎了伟人的石膏像,而被打成现行反革命而精神分裂的当然,我有几十个小时不睡觉在荒原中与狼群对峙的时刻;我还有在千里冰封的芦苇荡里30天没有洗脸刷牙,没有好好吃睡,一个月掉了十二斤体重,最后竟然会边行走边睡觉的经历;我更有过火车头,在火车头上坐了14个小时,还在火车的车厢外的踏板上,站过四十分钟的奇遇!要知道那火车可是在飞快奔驰啊

我们连还有个叫钱兴娟的上海解放中学的女知青,79年大返城的时候,与当地人的丈夫办理了假离婚手续回到了故乡上海,但是,由于住房、工作、孩子等等多方面的原因,使她的基本生活也成为问题。她忧忧寡欢,茶饭不思,最后居然得了肝癌死去。我们连队就有个叫彭粉林的上海青年,因为私自回沪与从吉林返沪的女友重逢,受到许多残酷的打击与迫害,最后得了精神分裂症,在苏北养病时,掉在河里淹死了。另外,我们师有个男知青,因为连队阻止他和一个出身不好的女青年谈恋爱,最后,相思成病发疯了,拿了冲锋枪到女宿舍扫射,打死了六、七个女青年,和他原来谈恋爱的女青年,因为不在屋子里,躲过一劫,后来因为制止不了他,连队就用冲锋枪将其打死。这个恶性事件已经写到了公开出版的《北大荒风云录》里了。更有甚者,我们师十六团有两个团长和政委(现役军人),居然利用职权,奸污了45个女青年,后来一个受害的北京女青年到中央去告发了他们,这两个坏家伙在十六团操场上被公开枪毙并全国通报,成为震惊全国的爆炸性新闻。

是的,我这篇2000字小文,绝对不足以用来祭奠我们这一代已经远去的青春。过去的已经成为过去,重要的是如何看待这一代知青所遭遇的青春浩劫,谁应该对这样的浩劫担当应该承担的责任。请不要轻易地忘记过去,更不要假惺惺呼喊什么青春无悔,难道您没有听见九泉之下的兄弟姐妹悲哀的哭泣声吗!今天在这里回顾这段历史,就是决不允许这样的事情重演。爱琴海博友曾经问过我:“你的青春灿烂吗?”心灵驿站博友也曾经这样对我说:“ 如果当时爱情了,肯定要演绎曲折的爱情故事了。”我都没有好好的正面回答过。因为,虽然创口似乎已经愈合,但这已经是我心头永远的痛。也许有一天,我会忍住剧烈的疼痛,打开封存已久的创伤

    今天晚上,我们黑龙江兵团十二团五连的上海、北京、天津、哈尔滨的四十多位兵团战友汇聚黄浦江畔。战友重逢。热泪滚滚呵,三十多年的战友情啊,我们一起哭、一起笑、一起耗尽了青春!详情请看我近日即将刊出的回忆录《战友记》,就此打住了.


Image
  评论这张
 
阅读(36)| 评论(3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