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华头的博客

一个喜欢读书的上海土著

 
 
 

日志

 
 
关于我

上过山,下过乡,拿过枪,当过兵团战士,进过厂,开过机,拿过锤,当过工人阶级,做过报社电台兼职记者编辑,坐过写字楼编辑部,发表过大大小小的文章数百篇,担任过20多本图书的撰稿\编委\副主编之类,自己也出过几本书,但还没有出版过使自己满意的书,现在正为此而努力。

网易考拉推荐

重逢记  

2008-03-19 04:37:39|  分类: 知青蹉跎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重逢记

《荒原纪事十八记》之十二

                重逢记

 

3月15日晚上,来自上海、北京、天津、哈尔滨的黑龙江兵团十二团五连四十多位战友汇聚上海。我刚走进朋友们下榻的海烟大酒店的玻璃门,就听见他们在齐声呼喊我的名字,握着朋友们的一双双手,就好象捧着一颗颗滚烫的心,泪水就止不住刷刷地往下掉呵。您是当年哈尔滨鲜蹦活跳的小铁柱吗?怎么成了个干瘪小老头呢?您这北京姐儿们当年可是咱连出名的一支花呀,怎么也两鬓添上了缕缕银丝哦?宾客坐定以后,经过叙谈我才得知,这次来上海的北京、天津、哈尔滨朋友们,生活大多非常艰难,虽然年龄比我们上海知青要小,但是他们饱经了生活的磨难,反正什么转制、买断、分流、下岗、再就业;什么住房、物价、儿子、票子、疾病……一句话,倒霉的事情一件没有拉下,好事情却一概没有福气轮上!是啊,这样的生存状态又怎么不催人苍老。甚至与上海的战友里的情况一样,在生活的重压下,他(她)们当中已经有好几位才40多岁就万般无奈地离开了这让他(她)们哭笑不得的人间。

但是,让我叹服的是这些朋友们乐观向上,不甘沉沦的生活态度。漂亮的北京女知青李秋生,在我们上海知青举办的欢迎晚宴上,代表来上海的京、津、哈三市的朋友们宣读了一份感情色彩非常浓郁的感谢信。好在信不长,我截取其中的精华,简要地复录在此:

“各位黑龙江兵团十二团五连的革命战友们:我代表京、津、哈三市的老知青们,包括为了在家看孩子、看老妈、看狗的、身体不舒服的,这次想来没有来成的战友们,表达对上海老知青的这份深深的、浓浓的、纯纯的、无与伦比的感激之情。之所以要写在纸上,一是怕一激动起来就忘记了要说的感谢话,二是怕老年痴呆了净说些车轱辘话。去年10月你们就开始了紧锣密鼓的准备工作,正是由于你们这种既热情又执著、既认真又淳朴、既实在又感人的行动,极大地促进了我们急于要见到你们的决心。今天终于实现了大家的愿望,让我怀着万分激动的心情,代表大伙对上海的战友们说一声:我们相当地感谢你们!你们太有才啦!

四十年的战友情谊比东北的名山高,比北京的香山高,还要高出千万倍!四十年的战友情谊比上海的黄浦江长,比哈尔滨的松花江长,比天津的海河长,还要长出千万里!但最最最最令我们没齿难忘的,依然是我们在一起时的痛并快乐着的刻骨铭心的过去。当年我们唱着“我们都是来自五湖四海”,走到一起来到了五连。我们一起开荒、一起种粮、一起割豆、一起盖房、一起脱坯、一起脱粒、一起扛麻袋、一起泡臭麻、一起为了学大寨早早起来加班抢茅房!过节的时候我们一起哭、一起笑、一起脸盆里包饺子闹通宵……兵团艰苦的生活耗尽了我们的青春,但我们却认识了彼此,建立了最最纯朴的友情。

  打开记忆的闸门再想想过去吧:小兽医张润华,别看他整天背个兽药箱满地晃,背地里娶妻生女没耽误;机务排的梁凤山夜里加班被宋副连长派他偷西瓜,结果被人发现在全连大会做检查,可他不后悔,因为这点处分要和每天夜里刘宝芬做的暖心窝子的热汤面比起来,实在不算个啥;张幸是个大近视,锄起地来草苗不分,经常被大老金连长吼她:“你四个眼睛还没有人家两个眼睛看得清楚!”有一回她被丢在大地里自己回不了家,害得全连人连夜出动去找她。

   岁月不饶人,一晃我们这些当年的铁姑娘、钢小伙已经走近黄昏。我希望每位知青战友都不要忘记过去,更要为自己制定一个快乐计划,自己找乐,自得其乐,乐于助人,健康快乐,开心到永远。”

李秋生念完感谢信,她代表北京知青给我们每个朋友送了一个精致的小盒子,打开一看原来是一套修剪手指甲的用具。盒子里贴了一张红纸条,两行文字跳入眼帘:剪去所有的烦恼,快快乐乐去生活。我想,这是个非常美好的愿望,也是朋友们的一片心意。其实,烦恼如果真的能够剪去的话,我愿意倾家荡产,买它几千万把剪刀,送给所有的知青朋友!快乐不快乐只有自己最清楚,快乐也不是你想快乐就能够快乐的事情!当上海的朋友们得知,这次来上海的哈尔滨女知青王玉松,身体还患有重病,生活困难,就事先在知青中募捐,尽管大家也不富裕,也凑了一笔钱表表心意。我只见脸色苍白的玉松激动的热泪盈眶说不出话来。为了让朋友们来上海吃得好,玩得好,住得好,我妹妹宝芬是出钱又出力,接连五天饮食起居旅游全程照料,上海知青孙荣根、汪芬、胡海石等也尽心尽力。这次由于种种原因不能够参加聚会的上海知青陶义生、朱继成也每人出资几千元表示心意,还有许多上海知青多多少少有了自己的表示。看了上海知青朋友们的举动,面对此情此景,我的心在流血。我总觉得,这里面有个不言自明的巨大缺憾……

   朋友们在上海到了东方明珠、水族馆、外滩、上海博物馆、豫园、南京路与附近的周庄。3月18日晚上,来沪的北京朋友们举办答谢晚宴,地点虽然还是放在海烟大酒店,气氛却是有些悲凉,有人流泪,有人无语,有人闷头喝酒。因为大家不知道,今生今世能否再见!晚宴结束,朋友们就登上火车去温州与战友们聚会了,然后再去杭州与苏州,我妹妹宝芬全程相伴。在战友们依依惜别之际,我抬头凝望无限苍凉的天空,默默地为这些远方的好朋友祝福。就此打住了。
Image

  评论这张
 
阅读(120)| 评论(39)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