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华头的博客

一个喜欢读书的上海土著

 
 
 

日志

 
 
关于我

上过山,下过乡,拿过枪,当过兵团战士,进过厂,开过机,拿过锤,当过工人阶级,做过报社电台兼职记者编辑,坐过写字楼编辑部,发表过大大小小的文章数百篇,担任过20多本图书的撰稿\编委\副主编之类,自己也出过几本书,但还没有出版过使自己满意的书,现在正为此而努力。

网易考拉推荐

大江记  

2008-03-07 19:54:25|  分类: 知青蹉跎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江记

《荒原纪事十八记》之十六

大江记

朋友,您看到过祖国边境线上的大江大河吗,您在作为国界的大江大河中游泳了吗?我这写的可不是旅游散文哦。我从69年开始,在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生活的五年,就是在作为当时非常敏感的热点黑龙江边度过的,这里记录的是当时生活的一些片段与场景。

黑龙江离我们所处的连队是非常近的,直线距离3.5公里。因为我们连队的帐篷是建立在茫茫荒原与沼泽的小坡地上的,所以,在连队就可以看到大江。它由西向东,沿着小兴安岭的余脉,浩浩荡荡奔流而下。当时边境形势是非常紧张的,我们到达的时候,所谓的珍宝岛事件才刚刚过去两个月。晚上,对方的探照灯可以直接照到我们的帐篷顶上。我们白天也可以看见,对岸500米间隔就有一个的高高的红外线了望塔。就是说,我们这里所有能够发出热量的,包括汽车、拖拉机、马车、牛车和人,只要你在这里出现,全部被对方记录在案。还有发出巨大轰鸣声的武装直升飞机在黑龙江主航道上面来回低空飞行。靠近主航道我们这里,有个小岛叫遵义岛,平时人们是不敢上去,虽然上面花香鸟语,大树参天,但据说上面埋了地雷。

我们在兵团的休息天是不固定的,一般只有一月一次,这个时候就是我们到大江里去游泳(其实是洗澡)的好时光,而且是十几个男女知青坐马车或者28匹马力的拖拉机一起去老团部江边的。兵团的生活是异常的艰苦,而且精神上非常压抑。所以,这每月一次到江边去,就是我们知青放飞心灵,排遣苦闷的唯一机会了。我们分男女两批下江戏耍,一批下去,一批站岗,如此轮换,非常自爱。朋友们不要笑,我们这一代人,文化程度别看不高,男女授受不亲之类的却是记得很牢。黑龙江的水其实是不适宜游泳的,虽然非常干净,但即便在夏天水也很凉。一般人们也不在江里趟水走,因为弄不好踩到大王八坑你就遭罪了哦。玩累了,我们就地铺开报纸,拿出各自的东西一起共进野餐了,喝喝啤酒果汁,吹吹心爱的口琴,我还特别喜欢在江边的沙滩上拣色彩斑斓的鹅卵石。一次,我们居然还看到了苏联真正的轮船,就是在船体中部的两面,各有一个用来作为推进器的大轮子,高高的烟囱吐着浓浓的黑烟,船的速度非常慢;我们还见过苏联人的水陆两用的巡逻飞艇,一会儿在水里飞驶,一会儿又在陆地上快跑。

我们到江边去一般就两个地方,一个是稍微远些的老团部的江边,路程7公里左右;另一个就是在地图上看得到的,弯弯曲曲的黑龙江最靠南面的一点——萝北县的名山镇。如果穿过沼泽和荒原走,距离只有4公里左右。名山镇,是当年抗战后期,苏联红军搭浮桥过江来歼灭日本关东军的三个突破口之一。现在已经是黑龙江著名的风景旅游点了。名山镇是当地最大的居民点了,商店虽然没有老团部大,但是商品种类多。这里物质的匮乏还不是最大的问题,精神上几乎断粮是最难忍受的,方圆几百里就这样唯一的一个正规店家,就是没有一本书可买。当然,红彤彤的宝书除外。话虽然这样讲,但是,在连队三个月没有能够休息的当口,我们就非常怀念这家商店,我常常悄悄地把班里最机灵的战士派出去,为全班同志执行光荣的采购任务。当然,买的最多的烟酒,其他就是日常的生活用品。

这里江边有边防军驻守,还有浙江宁波的知青在这里插队落户。我们在名山镇的江边,曾经看到了对岸的疗养院、飞机场、铁路、轮船码头。想想也对,我们这里是中国的最北面,苏联那里就是最南方的度假胜地了。有一次,对方一艘旅游船开来,甲板上站满了红男绿女,其中一个长发高挑的苏联姑娘,长裙背心飘逸得很,远远望去似仙女下凡一样,只见她挥舞双手笑着高声向我们呼喊。上海知青海石兄学的是俄语,他说她是在向我们问好。在当时的情况下,我们的确是不能够向她示好的,但是,不知是哪个冒失鬼,竟然大声用国骂回答她。见状她悻悻然地走进了船舱。在名山镇的西面,还留有60年代初期准备在黑龙江上建桥的钢骨水泥墩子,孤零零地显示出它的无奈。

另外,现在回想起来,印象最为深刻的还有两样事情,一是黑龙江里出产的所谓大马哈鱼从来没有看到过,但是,我不仅看到而且还吃过黑龙江里出产的一种大鳇鱼,个头硕大,一辆马车只能够拉一条。吃起来就是鱼肉略微粗了些。二是我在老团部的黑龙江边挑过煤。那次是连队让我们几十个知青到停在江里的驳船里去挑煤。这挑煤不仅是个力气活,因为前后两个土篮如果装满煤,也够你喝一壶的了,而且还要挑着沉重的土篮,走过三条晃晃荡荡的跳板。我挑了半天,肩膀又红又肿,嘴里又干又渴,我也不管那么许多了,走到江边,捧起江水就喝,哇,那江水居然如此甘甜!中午吃饭的时候,指导员非常严肃的把我叫了去,我心里直打鼓,不知自己又惹了什么祸?指导员见我这样紧张,笑了一下,马上又恢复严肃,对我这样说:“上午我们连队挑煤的速度太慢,你看人家连队,比我们快多了。你会写文章(我当时兼连队的报道员),普通话也好,这样吧,下午,你就不要挑煤了,就与郑广平(上海北虹中学的高中女生)一起,,写写挑煤过程中的好人好事,直接通过广播做宣传鼓动。要从与帝修反抢时间,争速度的高度来认识这事情!”就这样,我在黑龙江边那有16个高音喇叭的广播室里,当了半天的广播员。现在回想起来,当时自己还是非常得意,听到自己的声音,用这样大功率的扩音器放射出去,回荡在黑龙江上,自己心里想,这可比我在学校里当广播员强了许多倍哦。后来一天下来,我才知道,原来一共三条驳船的煤,分给两个连队,那里又没有大磅秤分,团部就决定,那个连队装得快,谁就可以煤拿得多。在回连队的车子上,看到指导员洋洋得意的笑容,我知道,我们连这趟煤一定拿得不少。就此打住了。

注:前几天,妹妹宝芬来电,说是三月十五日晚上,上海的5连北大荒的朋友又要聚会了,还说有许多北京的朋友、哈尔滨的朋友也要来,我与他们30多年没有见面了哦。不知见了面大家相互还是否认得出哦。我期盼着。本文2200多字,原来计划写5000字的,考虑到这里发帖的困难,就作罢了。等以后有机会出版的时候再扩容吧。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评论这张
 
阅读(99)| 评论(2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