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华头的博客

一个喜欢读书的上海土著

 
 
 

日志

 
 
关于我

上过山,下过乡,拿过枪,当过兵团战士,进过厂,开过机,拿过锤,当过工人阶级,做过报社电台兼职记者编辑,坐过写字楼编辑部,发表过大大小小的文章数百篇,担任过20多本图书的撰稿\编委\副主编之类,自己也出过几本书,但还没有出版过使自己满意的书,现在正为此而努力。

网易考拉推荐

书痴自述之七-----非常时期的校园生活(5)  

2008-06-25 03:38:39|  分类: 文革校园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书痴自述之七-----非常时期的校园生活(5)

 

书痴自述之七

 

-----非常时期的校园生活(5)

 

列位看官,上一集我在这里讲到了阿华头以猫代人批判会,翻窗戏弄工宣队的奇特故事。而在这一集,我要讲一点阿华头遭遇的“血气方刚尝苦果,操场再现活报剧”的怪异故事。上集我讲到为了逃避向伟大领袖早请示,阿华头与他的同学翻出宿舍窗口从隔壁化工厂跑出去了,把那个叫杨麻皮的工宣队员晾在宿舍门口大半天,兴高采烈地到交通大学礼堂看批判电影去了。有朋友问,这样做后果怎么样?后果很严重,因为你躲得了初一,躲不过十五。我们这些学生就像小媳妇一样,最终还是要见像杨麻皮这样的恶婆婆的。后果究竟怎样严重?闲话不说,直奔主题了。

当我们在交通大学看完电影回到学校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三点钟光景了。我们像没事人那样走到了学生宿舍的木头楼梯的拐角,忽然我们发觉脸色铁青的杨麻皮居然还气呼呼地坐在我们宿舍门口。我们要想退已经来不及了,董世杰同学到底是育才中学出来的班长,而且又会唱滑稽,就主动迎上去搭讪:“喔唷,杨师傅,侬那能在阿拉宿舍门口啊,阿拉几个人今朝到复旦大学去看孙悟空(即当时炮打张春桥的胡守钧,现是复旦大学的教授)的大字报去了。”杨麻皮看到我们,先是一楞,听了董世杰的搭讪,脸上马上多云转阴,一种被戏弄了但又不好发作的表情使人忍俊不禁。但是她还不死心,嘴里不干不净地叫我们马上把宿舍的门打开。我们就打开宿舍门,杨麻皮马上冲了进去,一看空空荡荡。她就在宿舍里四处查看,心里的嘀咕忍不住说了出来:“你们这帮小赤佬,白相那老娘,我上午明明听到你们在里面,怎么过了半天,你们反到从外面进来了?”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我示意董世杰不要答茬,因为我们说得越多,杨麻皮她就越是生气。终于,她的目光停留在窗户上,打开窗户向外一探头,大概看到了窗户下那条平放的粗大蒸汽管子,顿时明白了,她朝我们恶狠狠地瞪了一眼,脸上的麻子坑似乎更深了,鼻子里发出重重的一声:哼!那样子好吓人哦,活象那东洋人的走狗那摩温。她哼完以后,头也不回的噔、噔、噔、噔下楼去了。我没有想到,董世杰居然冲着杨麻皮的背影还在耍活宝:哎,杨师傅凳子不要啦?杨师傅走好哦。也就是这句话,他第二天就付出了代价,而且在以后吃了很大的亏。

第二天早晨,我们刚刚吃完早饭,从饭厅里出来向操场走去,因为顶多还有二十分钟,全校师生就要在大操场上向伟大领袖早请示了。忽然,从斜次里窜出四个粗壮的男工宣队汉子,像老鹰捉小鸡一般把董世杰架到了在教学大楼里的工宣队办公室里去了。我们想跟进去看个究竟,被工宣队赶到了操场上集合。二十分钟以后,衣衫不整,脸部已经红肿的董世杰被叫到操场上。我只记得那个工宣队长姓程,一脸横肉的高个子苏北人。不知什么时候操场上已经排队站好了近2000个学生了,工宣队长非常严肃地走到麦克风面前,列数了我们昨天翻窗出校逃避向伟大领袖早请示的严重政治错误,说刚才董世杰同学,经过工宣队的教育,对自己的错误有了深刻的认识,愿意在这里向全校师生做深刻的检查。接着,他示意董世杰走到麦克风面前来,并且把一张纸交到董世杰手里。董世杰似乎非常平静地接过估计是检讨书的东西,走向了麦克风。忽然,只见他从口袋里掏出小红书(伟人语录),对准麦克风异常冷静地讲了以下的话:“请大家打开语录209页,一起学习毛主席的教导”。按照当时的规矩,每个人必须跟着念,于是,整个操场里响起了不太整齐但是完全可以听清楚的伟人语录:“伟大领袖毛主席教导我们:要人家服,必须说服,不能够压服。压服的结果是压而不服。”工宣队大惊失色,想制止又不敢制止,只能够看他继续讲下去。我在下面暗暗叫苦,心里非常明白,董世杰这样血气方刚不顾后果,谁知道今后有什么事情在等着我们呢。后面的事情发展得让全场近两千人目瞪口呆。只见董世杰读罢语录,居然开始演讲了:“同学们,老师们,刚才,工宣队师傅们给我进行了一次令我终身难忘的教育,他们告诉我,他们到我们学校里来,是来占领学校这样的上层建筑的,就是对我们所有的学生、老师在内的知识分子,实行无产阶级专政的。。。。。”他一边说一边脱去了上衣,只见胳膊上有几道青紫。这时候工宣队觉得事情不妙了,几个壮汉上来就把董世杰一顿拳脚打翻在地。这时候操场上那些似乎沉默的大多数学生怒吼了,巨大的声音响彻了操场:流氓!流氓!而且原来排在操场上整齐的队伍开始骚动起来,在场的2000个学生,几乎不约而同地开始向工宣队,还有那倒在地上正在揩嘴角血迹的董世杰围拢过来了。工宣队起先还想弹压,后来看围上来的学生不仅越来越多,而且个个义愤填膺,工宣队就退回办公室里去了。我与几个同学把董世杰送到学校对面的光华医院去做了检查,还算好,身体上几处软组织挫伤与皮外伤,就是门牙被打掉了两颗。这个董世杰,在这样的时候还在笑着讲,可惜了,今后唱滑稽的声音可要漏风了哦。

  此后,工宣队对学生的管理明显松弛下来了。董世杰他就一直借口身体不好,在家养病几乎脱离了学校,只有我知道他的行踪。原来,他参加了一个文艺小分队,这个小分队堪称上海当时一流的非正规演出团体,有一个50人组成的大型管弦乐队,我哥哥的同学应晓莺、林卿伟在里面担任独唱(文革后应晓莺在虹口区文化馆工作,林卿伟加盟了延边文工团)。董世杰在里面主要演出双簧“勃列日涅夫的眼泪”,偶尔也客串舞蹈与朗诵。我表哥工厂里的同事在里面做舞蹈教练兼笛子独奏。因为认识的人多,我就成为这个非正式的文艺团体的票友了。非常有意思的是,他们在台上演奏《白毛女组曲》,唱的是《大海航行靠舵手》;而在台下,他们悄悄地拉何占豪的《梁祝》、马思聪的《思乡曲》,偷偷地唱《宝贝》、《梭罗河》、《山楂树》、《深深的海洋》等等《外国民歌两百首》里的歌曲,好听极了。在那几乎让人窒息的岁月里,我与他们在一起,度过了一段非常美好的时光。但是,好景不长,没有一年的光景,在所谓清理阶级队伍的时候,这个非正规的文化团体就作鸟兽散了,里面居然有五个人自杀身亡,20多个人被隔离审查。当然,也有进入中央乐团与上海歌剧院的。董世杰无奈回到了学校,在毕业的时候,工宣队没有忘记报一箭之仇,他因为是独子,明明可以留在上海或者到黄山后方基地去的,但是,工宣队还是把他发配到甘肃平凉农村去了。噢,那个杨麻皮在后来也因为轧姘头,大白天关起教室的门,与一个年青的工宣队员一起行那苟且之事,东窗事发,两个人都被送回厂里去了。同学们非常好奇,这样难看,晚上看见要做恶梦的人,居然还会有人要?这是后话,暂且按下不表。

  自从工宣队对学生的管理放松以后,我们这些学生就整天在外面游荡起来了,活象一批无业游民,因为一些学生没有能力管好自己,学校里也不上课,有些女生也开始堕落成为“拉三”,居然在外面生了孩子,还把孩子带到学校里来了;还有个高年级的女生居然匪夷所思偷看起男浴室起来了。我们这个学校里的女生本来就比男生大胆泼辣,比如,我们男生饭量大,机动饭票常常也吃光了,班里的一些女生就结伙到我们楼下,齐声呼喊我们班级里长得最俊朗的男生董杰(就是偷看我初中女同学来信的同学)的名字,其实,就是想借送饭票的机会来见见董杰。我们这时候就马上起哄:董杰!董杰!满脸通红的董杰慌忙下去从女生手里取来许多饭票,一上楼马上被我们瓜分了。一些男生参加了社会上的一些非常混杂的组织,整天带个大口罩,在外面偷鸡摸狗,做些污七八糟的事情,多次被刑事机关拘留。有朋友看到这里,也许会说,你阿华头与他们一样年纪,难道在无人管束的情况下,就有那样好的定力?一点坏事情也没有做过?赫赫,倒是想做的,可是阿拉出身不好呀,没有这资格做这样的事情,退后一万步讲,这些年这些书毕竟没有白读。多数的时间是练写魏碑体的毛笔字,抄抄禁书、歌谱与诗集,学学画国画与油画,天天体育锻炼,当然,小打小闹的事情也是有的,比如,我用实习工厂里的不锈钢材料,做过十几只开汽水板头;利用自己写得一手好字的条件,有几次把学校里发的本本饭票里只能够吃粥与酱瓜的早饭票,天衣无缝地改成为可以吃一块大排与一碗罗宋汤外加三两米饭的中饭票。因为我在发育头朗,而且还要天天长跑、游泳、打篮球,没有营养要得肝炎的哦。在这段时间里,我去得最多的地方是南京路与学校附近的大专院校,还有就是比当时的公园要好看得多地处学校附近的一些公墓。还真遇到了一些惊心动魄的事情,看到了一些历史的镜头与匪夷所思的怪事情。阿华头为什么喜欢到这些地方去?究竟遇到了哪些惊心动魄的事情,看到了哪些历史的镜头与怪事情,且听下集分解。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评论这张
 
阅读(116)| 评论(1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