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华头的博客

一个喜欢读书的上海土著

 
 
 

日志

 
 
关于我

上过山,下过乡,拿过枪,当过兵团战士,进过厂,开过机,拿过锤,当过工人阶级,做过报社电台兼职记者编辑,坐过写字楼编辑部,发表过大大小小的文章数百篇,担任过20多本图书的撰稿\编委\副主编之类,自己也出过几本书,但还没有出版过使自己满意的书,现在正为此而努力。

网易考拉推荐

书痴自述之八-----非常时期的校园生活(6)  

2008-06-30 05:10:54|  分类: 文革校园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书痴自述之八-----非常时期的校园生活(6)

 

书痴自述之八

 

-----非常时期的校园生活(6)

 

列位看官,上一集我在这里讲到了阿华头血气方刚尝苦果,操场再现活报剧”的怪异故事。而在这一集,我要讲一点阿华头遭遇的“校园墓地做常客,南京路遇稀奇事”的真实故事。噢,有朋友来催我快一点讲讲自己的青春恋曲。呵呵,不错,普天之下哪个少年不钟情,哪个少女不怀春。但是我非常遗憾地告诉朋友,你还得耐心地等等。因为阿华头在这方面实在是开化非常迟的,要不然当初也不会傻乎乎地把初中女同学的来信给退了回去。说出来大家不要笑我,我当时甚至以为男女之间接个吻就有可能生孩子了哦。就是这些,那还是我同学悄悄地告诉我的。好了,闲话少说,就直奔主题了。

话说我们这些学生因为文化大革命,学校停课闹革命,搞什么“斗批改”(即所谓斗争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批判资产阶级反动路线、改革一切不合理的上层建筑),弄得大部分学生六神无主,老实一点的,留在学校里苦熬。但是这时候,我们学校里那些永远是正确路线代表的学生红卫兵又开始活跃起来,他们与工宣队和部分造反的老师一起,组成一个极左的铁三角,不断制造各种各样的事端,今天这个老师被隔离,明天那个学生被批判,弄得人心惶惶。其实,这些学生红卫兵才是真正劣迹斑斑的家伙,文革初期抄家有他们,大串联发国难财有他们,冲击政府机关有他们,斗争老师与同学还是他们!而且其中的一些头头的内心世界是十分肮脏的。他们的几个红卫兵组织为了争夺学校革委会的大权,他们相互砸对方的司令部,嘿!居然还真砸出西洋景来了,一个红卫兵头头的抽屉里,除了学校的大印以外,居然还有许多人们绝对没有想到的东西。他平时满口革命口号,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他抽屉里竟然匪夷所思地有金条、美钞、裸体女人照片,女用的玻璃丝袜。。。。。还有些东西我在这里实在说不出口。后来,工宣队知道了,马上就组织人力到这个家伙家里去抄家,笑煞人哦,嘿嘿,简直可以开百货公司了!原来这个家伙在抄别人家的时候,什么东西都敢往自己家里搬。也就是这样的人,去年我们技校全校六个年级的五千多学生,在肇家浜路青松城里大聚会的时候,他又成为学生领袖了,而且脸不红,心不跳,还敢在讲台上大言不惭地拼命发泄对现实社会的强烈不满。哼,我在台下听了一半就愤然离开了。我心里在想,这样的家伙感到非常自在的社会,那不就是文化大革命时候,那种人妖颠倒、是非不分、坏人当道、好人受气的日子吗?我从内心厌恶与鄙视这样的家伙!

当时,我和宿舍里的几个要好同学,在学校里,也是非常扎眼的另类,人家穿刚刚面世的的确良裤子,我们就穿屁股上缝上一大块补丁的骑马裤;人家穿油光铮亮的皮鞋,我们就穿洗得发白的解放跑鞋;人家骑着崭新的永久牌自行车到处显摆,我们就让张敏远的弟弟骑一辆黄鱼车来接我们回家。我们打心底看不起那些油头粉面们,尤其鄙视那些把自己的痛快建立在别人的痛苦身上的红卫兵,于是,我们就用这样的方式表示我们的蔑视。为了避开这些人,就是能暂时离开这乌烟瘴气的学校也好,我们商量了许久,最后决定四个地方轮流去,一是附近安安静静的虹桥公墓、万国公墓、永安公墓;二是附近可以领略全国文革进展的交通大学、复旦大学、华东师大、上海音乐学院、上海戏剧学院;三是明星云集的上海天马、海燕两个电影制片厂;四是作为上海乃至全国文革风向标的南京路。说到去公墓,我一点也不害怕。因为在文革前夕,我有过在公墓里过夜的经历。当时,长宁区800个武装基干民兵在永安公墓训练“抓特务”,我们班级几十个学生奉命去做“特务”提前进入墓区隐蔽起来,晚上十点,800个武装基干民兵,用了三个小时搜索,我们几十个“特务”就还有一个漏网。呵呵,就是我没有被抓住。因为其他同学不敢往黑暗的墓区深处隐藏,而且隐蔽的地点往往远离坟墓,所以全部被抓获。而我是抱住步枪,平躺在两个坟墓中间,尽管身旁黑暗中风吹萤火闪烁,树叶沙沙作响,我一咬牙,闭上眼睛就差没真的在那里睡着了。我听见身边走过许多武装基干民兵的声音,有一个还真的端枪要往我这里闯,一探头估计是看到飘荡的萤火,喔唷了一声“鬼火”就吓跑了。

我们去得最多的是虹桥公墓,一则到那里最近,顶多步行15分钟时间;二则那里松涛阵阵,翠柏青青,还有王孝和、李白、秦鸿均、方志纯烈士墓和杨树浦发电厂七烈士墓。墓区南面还有非常大的一块外国人的墓地,里面的雕刻非常精美。守墓人是位非常和气的老伯,见我们这些常客来总是笑着点点头,只是有一次,他告诉我们不要去接近墓碑,或者在高大的墓碑上用劲,因为昨天有一个小学生在里面,被倒下的墓碑砸伤了腿。后来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老伯不见了。再到后来,虹桥公墓就不能够去了,因为这个时候,忽然上海刮起了一股砸墓焚尸扬灰的歪风,最后一次去那里的情景非常凄惨,原来这里绝大部分墓穴已经被砸,大多数是造反派干的,有些是当地的农民干的,有些人还在里面焚烧东西,有些棺木被盗走,尸骨扬撒得满地,气味非常难闻。我亲眼见到了王孝和(电影《铁窗烈火》里烈士的原型)、李白(电影《永不消失的电波》里烈士的原型)、秦鸿均三位烈士的墓碑与墓穴被砸。这些可恶的造反派还在公墓里公然张贴大字报,污蔑烈士们是所谓的“叛徒”。这是什么世道!

公墓不能够去了,我们就到大学里去。去得最多的是上海音乐学院,因为我非常崇拜贺绿汀先生,不管是他的牧童短笛,还是天涯歌女,我当时以为这是天底下最好听的音乐。到了那里才知道,原来贺绿汀先生已经被打成“现反”逮捕了哦。有一次,我们晚上去那里,只见诺大的一个音乐学院的校园几乎没有人影,最后才在三层楼的琴房里,我们见到了当时正在写检查的上海最出名的男低音歌唱家温可铮。我们还常常到音乐学院边门出去的汾阳路上的普希金铜像那里去玩,附近还有白公馆(白崇喜在上海的公馆)。后来,普希金的铜像也被红卫兵砸了。上海交通大学我们也常常去,因为那里看批判电影不用出示大学生的学生证的,而且非常便宜,几分钱就可以看场电影。一次,我们在交大里看到一些穿花棉袄理着男孩一样平头的女学生,非常诧异,就盯着她们看了会,没想到她们不乐意了,跑过来质问:“看什么看?没见过是吗?告诉你们这些“阿拉”上海人,这是卓娅式(卓娅是苏联卫国战争时期的女英雄)的革命头!“豁,惹不起,我们立马闪人。交大校园的大草坪上非常混乱,那些男男女女不分白天黑夜地,也不管旁边有没有人,整天粘在一起,有的大白天的就当众拥抱接吻。一天早晨,我们去交大,经过大草坪,只见大草坪像战争以后的景象一片狼籍,报纸、果皮、烟头什么都有,张敏远同学看到地上有个像没有吹过气的橡胶质洋泡泡一样的东西,拿起来就吹,我还与他抢呢,后来,董世杰到底年长我们一岁,他在张敏远耳边嘀咕了一下,张敏远马上把它扔掉了。我后来在好长时间以后才知道,那是个什么玩意。华东师大与比较远的复旦大学与华山路上的上海戏剧学院,是我们从大批判专栏的大字报上,去抄录古典诗词与外国诗歌的好地方。我们常常在那里留恋忘返。

临近交大的上海天马电影制片厂是我们常常去的地方,因为那里有许多电影明星啊。不过,在这样的非常时期,这些电影明星已经是半人半鬼的模样了哦。我见到过王丹凤(电影《护士日记》里唱“小燕子,穿花衣”的女主角简素华),已经瘦小得一把骨头了;舒适(电影《红日》里张灵埔的扮演者),还是有些傲气的;刘琼(电影《女篮5号》男主角)头发已经花白了。当然见到他们都是在广场的批判会上。印象最深刻的是,当时还是青年导演的谢晋先生,因为导演了被批判为大毒草的电影《早春二月》、《舞台姐妹》被造反派批判斗争了,才40岁左右的人看上去起码有60岁,满脸漆黑、胡子拉碴的,一上台就被造反派逼着唱《牛鬼蛇神歌》:“我是牛鬼蛇神,我是牛鬼蛇神,我对不起人民,我对不起党,我罪恶滔天,我死有余辜,我罪该万死。。。。。。”最惨的是那个特别胖的电影明星关鸿达(喜剧电影《大李、小李与老李》里有出色的表演),污蔑为“中统特务”,他忍受不了造反派的毒打,吃了从徐家汇买来的几斤橘子以后,跳楼自杀了。当然,最热闹的地方,应该还是数当时全国最热闹的地方-----南京路了,那里常常有**、大字报几乎贴满了街道,商店的橱窗也全部变成了宣传文革的橱窗了。我印象深刻的有这样几件事情,一是上海第一食品商店被改名为红卫食品商店,门口贴着一张大标语,上面赫然写着:馋嘴婆娘莫进!二是看到过从永安公司上往下跳楼自杀的现场残迹-----血糊拉茬的一大片;三是在南京路上目睹了红革会(以复旦大学为主的红卫兵组织),一夜之间把整条南京路全部贴上了炮打张春桥的大字报;当然,我居然还在南京路上看到过穿着军装的张春桥与姚文远呢。张春桥与姚文远在南京路上干什么?我怎么会看见他们的,且听下集分解。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评论这张
 
阅读(231)| 评论(1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