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华头的博客

一个喜欢读书的上海土著

 
 
 

日志

 
 
关于我

上过山,下过乡,拿过枪,当过兵团战士,进过厂,开过机,拿过锤,当过工人阶级,做过报社电台兼职记者编辑,坐过写字楼编辑部,发表过大大小小的文章数百篇,担任过20多本图书的撰稿\编委\副主编之类,自己也出过几本书,但还没有出版过使自己满意的书,现在正为此而努力。

网易考拉推荐

莫干山秋思  

2008-08-31 22:47:44|  分类: 旅游漫笔散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莫干山秋思

 

莫干山秋思

 

在初秋暮色中,我们的车辆进入了葱翠一片的莫干山,车窗外烟雨蒙蒙,弯弯曲曲的盘山道上,暮色的烟雨渐渐遮盖了她的娇艳。随着摇摆颠动的车身,我们像坐在摇篮里摇摇摆摆,我们坐着摇篮晃晃悠悠进莫干山来。莫干山是天目山向东北延伸的主峰之一,属天目山余脉,主峰塔山海拔758米,连绵蜿蜒在德清县西部。有竹、泉、云“三胜”,还有凉、绿、清、静“四优”的环境而驰名中外,有剑池、芦花荡、怪石谷、屋脊头、天桥等诸多胜景,平均气温比上海、杭州要低7摄氏度,素有“清凉世界”之美誉,早在清代就与北戴河、庐山、鸡公山齐名,被称为我国四大避暑胜地。

莫干山这“三胜”、“四优”我们一进山便领略了,只见山上翠竹满坡,据说就是腊月隆冬,这里也是碧绿一片;在上山的途中,就听溪流欢畅,清泉潺潺;那云雾在我们到海拔600多米阴山街就开始烟雨茫茫了,能见度只有5米不到,我们的车辆打开了黄色的车前灯,在云雾袅绕的山道上前行。后来,我们的车辆在一幢西式的洋房面前停了下来,这就是我们举行笔会与下榻休息的地方。一看门牌:名人别墅,莫干山路546号,林海别墅。这里非常清静,气候凉爽宜人,主人奉茶的时候告诉我,这里原来是上海的闻人杜月笙建造的私人公馆。后来,见另一闻人张啸林投靠东洋人以后,势力越来越大,就马上把这幢别墅送给张啸林了。张啸林就把这个林海别墅作为自己的金窝藏娇之处。他的七姨太与九姨太都在这里长住过。后来,张啸林被国民党军统暗杀了,那七姨太与九姨太也就大难临头各自飞,另攀高枝了。解放以后林海别墅被人民政府作为“逆产”收归国有了。

早晨醒来,我来到林海别墅的宽大的西式平台,举目远远地望去,一幢幢各具特色的精致别墅,掩映在郁郁葱葱,绵延不绝的竹海树丛中,隐隐现现,这些别墅既有哥特式的尖顶建筑,也有巴西里加建筑的模拟式样,既有巴洛克或洛科科式的遗风,有的庄重,有的舒展,有的雄浑,有的优雅。别墅的建造与周围的局部环境和谐统一,高低错落有致,依山就势展开,或对山相望,或隔溪而居,有的耸立在山峦峰顶,可极目远眺,观日出日落,四时变化;有的坐落于溪边泉畔,可枕流漱石,看鸣泉飞瀑,观水涨水消。在林海别墅那像青红帮的香堂一般的建筑里用了丰盛的早茶,就坐车来到屋脊头的松月庐和芦花荡的白云山庄参观。屋脊头,其实就是莫干山东北面的一坐680多米的山头,这里的松月庐就是蒋介石与宋美龄在莫干山的行宫之一。记得1984年我上莫干山的时候,这里是不对外开放的。松月庐底楼会议室,是1948年蒋家王朝行将垮台之前,在这里召开所谓的“币制改革”会议,商量决定发行比手纸还不值钱的“金圆券”的地方,墙壁上挂着蒋的戎装照片,现在看上去有几分搞笑的味道。楼上是蒋的书房,还有与宋美龄的卧室,穿过卧室是个四十多平方米的大平台,朝北望去可见蒋经国一家子的别墅,朝东望去,绿树掩映中,可以清楚地看见一个圆形的水泥地,那是当年这些达官贵人酒足饭饱以后在这里跳舞的舞池。出了屋脊头的松月庐,车行不到10分钟就来到芦花荡的白云山庄,这里是1937年鲜为人知的国共谈判的地方,具体的谈判人就是蒋介石与周恩来,具体地点就是在白云山庄底楼蒋介石的办公室里,与松月庐不同的是,这里摆放的办公和生活用具,居然都是当年的原物!白云山庄里面的空旷之处的围墙旁,还存有一棵蒋介石亲手为宋美龄种下的茶花,取名“美茶”。没有想到的是,虽说现在是人去楼空,那“美茶”居然生长茂盛,郁郁葱葱,还是草木有情啊。。。。。

我们出得芦花荡,驱车来到非常有名气的剑池顶上,一些同伴因见又要上下爬山,望而却步。岂不知这剑池实在是莫干山第一名胜,不去看剑池,就等于白白来了莫干山!十多个同伴中,只有两人与我同行下剑池。告诉朋友们,这莫干山的得名,有个非常动人的传说故事。相传,春秋末年,吴王阖闾命莫邪、干将夫妇在三个月内铸成两支无敌于世的宝剑,逾期如若铸不出这双宝剑,就是他们的末日。莫邪、干将夫妇使出了全身技艺,日夜铸剑,可是,青铜剑是有灵气的,那铁水在炉中沸腾,就是不肯凝聚。眼看限期已到,为了保住丈夫性命,促成铁水凝聚,莫邪不惜自己生命,效法先师,纵身跃入熔炉,献身殉祭炉神,铁水终于凝固,宝剑才于铸成,雌雄双剑,雄剑干将,雌剑莫邪。此山铸出一双名剑,也锻造了一段悲壮的千古绝恋。此后,铸剑的地方就以他俩的姓为名,这“莫干山”也由此而得名了。哦,原来这莫干山还是座让人回肠荡气的爱情之山。

剑池,就是传说中那莫邪、干将夫妇常在这磨剑的地方。剑池上方,现有莫邪、干将夫妇铸剑的塑像。一池淡绿碧水映照着古人的身影。这剑池夹藏在幽谷中,附近有许多名人墨客题写的摩崖石刻,我看到并且拍照了的有马占山、钱君啕的石刻题词,格外显得恬静与豪爽,含蓄与大方,典雅与时尚。抬头只见阳光下有一条银色的飞龙在舞动,就像月宫里的嫦娥在舞水袖,这便是著名的四叠飞瀑。据说这飞瀑一股源于中华山,一股出自芦花荡。合流后,直奔阜溪桥,这是第一叠;溪水出桥猛跌三丈崖,注入剑池,形成第二叠;飞瀑凌空,触石有声,即为第三叠;之后束水入溪,形成短瀑,便为第四叠。这著名的四叠飞瀑,嗣后逶迤远去,淹没于竹林绿海,犹如像玩累的顽童,钻到哪个无名洞穴中睡着了,再也难寻其行踪。

眺望山景,只见云烟缭绕,洋楼座座,竹林静幽,涌泉飞瀑,宛如一幅幅淡淡的水墨画。莫干山,处处美景,步步生情,款款幽思,一唱三叹。我想,这次莫干山之行,最大的收获,就是从莫邪、干将夫妇的合力铸剑的爱情故事中,体会到“爱”与“相思”的不同,相思是一种抽象的思维行为,而爱则是一种具体实施行为,是要付之行动的,有实体目标的。所以说“永远想你”或“永远思念你”,人们都能相信,惟独对“我永远爱你”之类表白深感困惑。除非如莫邪干将夫妇,为爱殉情,死死相守,这才可以说是永远。我真羡慕莫邪、干将夫妇,说是为铸剑献身,实是为爱情而殉情。一生能这样为爱情而死死相守,能流芳百世地让后人唱响这动人恋歌,能让这大地高山用它们特有的连绵青山,和荡气回肠的剑池飞瀑为他们的爱情作千古不变的见证,这样的人生还不完美吗?

当我们离开莫干山的时候,细雨又为我们送行。返程途中,我睡眼惺忪,梦幻连连。用手轻轻地揉了揉发酸的脖子,回首过去,透过车窗极力地想再多看一眼莫干山的绿色。暮色中烟雨蒙蒙,透过霏霏细雨我看到山间滴翠,树石灵动,我的思绪是在山石树丛竹林间漫无目的地寻寻觅觅,究竟在寻觅什么呢?我自己也茫然。窗外朦胧的景色,似雾非雾缥缈的雨丝,让我产生了梦幻般的错觉,似置身在琼瑶的故事里。车身轻微的颤抖就让自己从梦中醒来,我笑自己已经早生华发,依然喜欢憧憬美丽的梦境。在梦境中,我依稀可见莫邪、干将夫妇在挥剑起舞,相守永恒……


Image
我们下榻的林海别墅


Image
屋脊头松月庐


Image
白云山庄内的“美茶”


Image
剑池莫邪、干将铸剑塑像


Image
莫干山古树


Image
莫干山竹径

 


Image
松月庐会议室


Image
山庄一景


Image
山庄秋色

  评论这张
 
阅读(190)| 评论(1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