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华头的博客

一个喜欢读书的上海土著

 
 
 

日志

 
 
关于我

上过山,下过乡,拿过枪,当过兵团战士,进过厂,开过机,拿过锤,当过工人阶级,做过报社电台兼职记者编辑,坐过写字楼编辑部,发表过大大小小的文章数百篇,担任过20多本图书的撰稿\编委\副主编之类,自己也出过几本书,但还没有出版过使自己满意的书,现在正为此而努力。

网易考拉推荐

书痴自述之北大荒的青春岁月(2)  

2008-10-05 05:40:38|  分类: 知青蹉跎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书痴自述之北大荒的青春岁月(2)

 

    书痴自述之北大荒的青春岁月(2) 

 

我的《书痴自述》,从今年5月8日开始在雅虎博客上出笼,期间经过了四川汶川大地震、奥运会、残奥会等许多重大事情,断断续续发表了《书痴自述》的“童年书事”、“青少年书事”两篇,“非常时期的校园生活”七篇,到7月14日发表《书痴自述》“北大荒的青春岁月”(1)的时,《书痴自述》已经在雅虎发表了十篇文章了。由于我在07年11月开博初期,就开始陆续发表了我的知青生活回忆录《荒原纪事十六记》系列文章十六篇,所以,今天在这里开始继续的《书痴自述》就不重复以前的故事了。当然,我那北大荒的青春岁月是非常沉重,但绝对是真实的故事。我今天在这里下笔,是非常慎重的,我上海单位里的同事甚至主要领导在看我博客,我的北京上级领导在看,我的亲戚朋友在看,我初中、高中、业大的同窗在看,我在天南海北的北大荒战友在看,我在上海许多基层单位的书友在看,当然,还有在这里那么多真诚待我的朋友们在看,我是用自己的良心与眼泪在写的。前前后后这些回忆录累积起来已经达到10多万字左右了。应该告诉朋友们的是,这些带着血与泪的文章能够在这里发表,特别要谢谢Onllyone网编朋友与已经离开这里的关山一越兄弟。没有他们,这里也就没有这些文章了。当然,命运赐于我的,并不完全都是苦难,在完成《书痴自述》之北大荒的青春岁月以后,我将马上进入《书痴自述》全新的篇章,写写我的“穿工装裤的欢乐年华”(十年工厂的书人书事),写写我的“外滩白领的峥嵘岁月”(城市与机关的书人书事)。朋友们或许会看到一个全新的阿华头,一个神采飞扬的阿华头,一个让人喜欢让人忧的阿华头。这里面会有欢乐、明快、荒诞、甚至带点黑色幽默,有让你忍俊不禁的故事。呵呵,里面也会带到些我的爱情故事。不过,朋友们可别指望我会像龙儿兄弟这样淋漓尽致地披露,一是我非常怕难为情的,二是有些题材的内容我还想用来写小说呢。

 

上一集《书痴自述》“北大荒的青春岁月”(1),我讲了自己“千里迢迢到东北,人生经历创记录”的故事。我经历了人生途中最大的体力消耗与病痛折磨,我的一系列的人生经历的记录都是在北大荒打破的:我有过连续48小时小时不睡觉,在荒原里与狼群对峙的经历;我有过严冬零下20度在芦苇荡里打芦苇,一个月里没有洗脸刷牙,行走了上千里路,吃了人家用洗脚水和面做的馒头,体重下降12斤的记录;我还爬过火车头,还有在飞驶的火车车厢外的踏脚板上站立了四十分钟的历险记;我扛200斤的麦包通宵上三级跳板、抬重得可以压死人的电线木杆、连续三天在大雨中锄地、每天挖土10立方等等繁重的体力劳动。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艰苦劳作,彻底摧垮了我的体格,我终于倒了下来。我红血球沉降率每小时120毫米,有过一次差点休克死过去的经历,全身瘫痪达30多天。因为担忧自己的前途与命运,我开始失眠了,最长的一次连续14天失眠,最后,我甚至上了电疗。但是这些苦难与当时受到的思想上的禁锢、精神上的摧残相比,实在算不上什么。我为什么这样说?看了后面的文章,你就知道了

 

那是个什么样的年代,现在的青年朋友是难以相象的。就我所在的黑龙江兵团,文革的阴影同样笼罩在边疆农村。连队领导规定:一是知青们只许看雄文四卷、马恩著作、人民日报、黑龙江日报和兵团战士报以外任何文字的东西;二是知青、尤其是一个地区来的知青,不许三个人以上在一起讲话,更不许私下聚会,否则就是多中心,就是与D离心离德;三是任何人不准使用半导体收音机,因为只要你一打开收音机,无须短波,收音机里就全部是苏联电台的华语广播与MEI国之音的广播,还有那个副统帅的地下电台,老放些已经走音的进行曲唱片,广播些抨击时政文章。我们这里,方圆五百平方公里之内,没有一家书店。我在北大荒生活的五年里,仅仅在一次陪战友去哈尔滨治疗耳朵鼓膜穿孔时候,途径鹤岗市,买到了一本浩然写的长篇小说《金光大道》。还有就是当时经过老人家同意,国内重印了一批四大中国古典名著。消息传来,我兴奋得几个晚上没有睡觉。夜里做梦也在盼望自己能够得到这些书。我马上给在北京中科院的舅舅写了一封几乎是恳求的信,让他无论如何也要想办法给我弄一套《红楼梦》寄来。我舅舅是原来留学苏联九年回国的,办法还是有的。一个月以后,舅舅的书寄来了,打开一看是《水浒》。《水浒》就《水浒》,总比没有书看要好百倍。后来,我这本书在连队里公开传阅,最后回到我手里的时候,可怜我崭新的《水浒》,已经变成一张一张的了。另外,可以被成为书的东西,除了我上海带来的一肥皂箱书(高中教科书为主,少量的小说)以外,就是我的手抄本。我那一肥皂箱书,我也是藏得好好的,没有料到的事情发生了,一次,因为领导怀疑有知青偷窃仓库里的萝卜,连队突然突击搜查我们每一个知青的旅行袋,让我们全体知青拿着旅行袋到屋子外面一字排开,一个一个挨个搜查,后来,在一个哈尔滨女知青的旅行袋里搜查出一大堆萝卜,而且还有我那上、下两本的长篇小说《边疆晓歌》。指导员非常刻毒地给这个哈尔滨女知青取了个外号“萝卜迷”,还在全连大会上骂她,偷萝卜、吃萝卜,放萝卜屁,打萝卜嗝,当萝卜迷。后来,这个还是十分漂亮的哈尔滨姑娘就此消沉了。有时候实在无聊,我们也看当地的报纸,我记得非常清楚的是,当时报纸上介绍的一位黑龙江省学习毛选标兵的先进事迹,说有位老太太,毛选学习得非常好,而且活学活用,居然让她养的猪能够听懂人话,那些猪在老太太指挥下可以独立地走上三级跳板云云,当时我们觉得不可思议,现在想来,那老太是不是杂技团的也没准哦。

 

手抄本我是绝对没有胆量给任何人看的,因为弄得不好,给你顶“现反”的帽子戴戴也是有可能的。那个时候,为了说错一句口误的话,为了不小心弄坏了一张带领袖图象的报纸,为了无意间碰碎了瓷质的领袖像章,而白白送了性命的事情实在太多了。我们团就有三个上海知青,不小心把一个石膏的伟人全身塑像的头部弄坏了,怎么办?怎么办?三个上海知青急得团团转。后来经过紧急地商量,他们一致决定,把已经损坏石膏像碾成粉末状挖个洞埋了。但是,正当他们在碾石膏像的时候,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隔墙有眼哦,被人发现去报告连队领导了。后来,这三个上海知青马上被打成“现反”分子,无休止的审问,批判,游斗,使他们精神几乎崩溃,其中一位得了精神分裂症。事情后来闹得越来越大,居然要给这三个上海知青判刑,知青们实在忍无可忍,联名上书到北京,最后上海派来了慰问团插手了这件事情,团里非常勉强地宣布三位上海知青是“现反”行为,但是作人民内部矛盾处理。后来,那位得精神分裂症的上海知青痊愈以后,我在团部的通讯员培训班里认识了他,一个非常忠厚老实的人,我们还成为朋友了。书没有读,但是会天天开,开得你头昏脑涨,昏昏欲睡。连队领导不是给我们忆苦思甜,就是痛说革命家史,要不就从胳肢窝里掏个虱子出来,让你见识见识什么叫革命虫。我们的指导员甚至还公开宣布,身上不长革命虫的人就不是革命者。起先听每次听指导员说这些,我直起鸡皮疙瘩,后来,由于长年累月地没有能够洗澡,我身上也长了革命虫了,内衣脱下来,放在火炉上面一抖搂,马上辟辟啪啪一阵响。可以这样说,这个革命虫几乎陪伴了我好几年,一直等到我回到上海才与我拜拜哦。

 

我们的连队可以说是前哨中的前哨,边境中的边境。对方苏联人的探照灯可以直接扫到我们住的帐篷顶上,站在我们驻地的小山坡向北远眺,黑龙江的主航道清晰可见。李树清排长告诉我,对方驻扎着两个机械化师,那新式坦克集群,如若在冬天江面封冻的时候,真的要打过来,不消一刻钟就可以开到你跟前。我们连队在北面山坡的前沿挖了几道战壕,战壕后面,连队领导让我们每人挖一个一米八深的防炮洞,说是万一打仗了,对面火炮轰击我们,我们就可以马上进入防炮洞躲避,火炮轰击完了我们可以马上投入反坦克冲锋的战斗。其实,那防炮洞根本不堪一击的,因为我们连队是建立在黑龙江古河道的沙丘上的,火炮一轰击它肯定坍塌,那防炮洞就是我们的坟墓。尽管如此,我还是常常去看看并且加固我的“坟墓”的。再说我们的武器,大家一定会吃惊,居然都是抗美援朝志愿军用过的,苏联人1940年造的冲锋枪。当然还有几挺像电影夏伯阳里那种前面要加水的重机枪,几门近距离才有威力的无后座力炮。还有大概一半战士只有一根粗木棒。那玩意顶多打打猫狗之类的,用来打坦克简直是笑话。那年头,我们兵团常常发生信号弹事件。就是潜伏在我们这里的苏联特务,施放信号弹,给对方指明目标,因为我们是新建连队,信号弹升空的事件特别多,一次全连在场院上看电影,忽然西面小山坡上升起了一颗信号弹,我们全连人马立刻左手缠上白毛巾包抄过去,结果什么也没有抓到。后来,为了这个信号弹事件,我们连队还闹出了人命,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集分解。

 

 

后面第三排左三是我哦,那时在团军务股参加通讯员培训班
Image

 


70年冬天的我,在萝北县拍摄的
Image

 


冰封后刚刚开江时候5月的黑龙江
Image

  评论这张
 
阅读(68)| 评论(2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