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华头的博客

一个喜欢读书的上海土著

 
 
 

日志

 
 
关于我

上过山,下过乡,拿过枪,当过兵团战士,进过厂,开过机,拿过锤,当过工人阶级,做过报社电台兼职记者编辑,坐过写字楼编辑部,发表过大大小小的文章数百篇,担任过20多本图书的撰稿\编委\副主编之类,自己也出过几本书,但还没有出版过使自己满意的书,现在正为此而努力。

网易考拉推荐

书痴自述之北大荒的青春岁月(3)  

2008-10-09 22:33:17|  分类: 知青蹉跎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书痴自述之北大荒的青春岁月(3)

 

书痴自述之北大荒的青春岁月(3)

 

上一集说到,我们兵团常常发生信号弹事件,有潜伏的苏联特务,施放信号弹,一次全连在场院上看电影,忽然西面小山坡上升起了一颗信号弹,全连人马立刻左手缠上白毛巾包抄过去,结果什么也没有抓到。后来,为了这个信号弹事件,我们连队还出了人命。我当时没有继续说下去,倒不是我在卖关子,因为文章已经很长了,3600多字了。闲话不说,言归正传了。

在后来一段日子里,信号弹事件愈演愈烈,几乎是隔三差五地出现,团里非常恼火,限令查个水落石出,以其有所突破。其实,据兵团内部通报,这种弄得人心惶惶的信号弹事件,并非就是我们连队一个地方有,在整个兵团五个师的范围内,已经有四、五十处地方出现过。但是,却没有一个地方破案。因为在一般情况下,特务是利用定时装置发射信号弹的,我们连队好几次的信号弹事件现场就可以证明,只见烧焦的草皮树枝,不见人影。连队为了加强防范,把夜间站岗从两个人增加到三个人。两个固定哨位设在连部、战士宿舍和那30米深的水井这里,一个游动哨就在两个固定哨位之间走动。起先没有发枪的时候,晚上站岗拿的是粗木棒,后来发枪了,拿的还是粗木棒。因为就是有枪也没有子弹,子弹是有军械员统一管理的,平时绝对不会到战士手里的。更何况有一位哈尔滨知青,因为违反纪律(其实也就是顶撞了领导),被连队晚上关在三面泥墙透气一面没有墙的牛棚里(那可是零下20多度)蹲禁闭惩罚,之后这个哈尔滨知青公开说,只要战事一开,枪声一响,我的枪指不定打谁呢。为了这句话,连队领导开了他好几次批判会哦。这个晚上站岗有几个十分尴尬的地方,一是一个小时一班岗,如果正好轮到你是冬天半夜三点到四点,想想那热被窝里被叫起来的味道实在难受,反正就是你站岗完毕也睡不着了,而且第二天照样要参加强体力劳动;二是夏天喂蚊子,那蚊子个头硕大,最大的展开翅膀有壹分硬币那般大,而且是成群结队、铺天盖地。有个北京女知青特意捉了一大信封大蚊子寄回老家让亲戚朋友开开眼,想不到又让人告发挨了批判。三是怕狼群来袭击我们。因为我们连队周围全部是荒原,沼泽,狍子也多(一种长得有点像梅花鹿的动物),我们连队还发生过在大白天一头狍子居然把一个老乡的小孩撞倒的稀奇事情,狍子是狼群的美食,所以我们这里就成为狼群出没的地方了。有好几次,连队猪圈里的好几头猪,给狼咬掉了耳朵,也许是猪耳朵的味道特别香的缘故吧。当然,最最尴尬的事情,莫过男知青到女知青宿舍,女知青到男知青宿舍相互叫醒下一岗的战士,因为最初兵团是男女战士混编班排的,而站岗的顺序却又是以班排轮流的。我们住的小六户(东北特有的一幢平房分六户的房子)不是很大,但是房间里面南北都是上下铺,要住三、四十个战士。一到晚上九点,熄灯的军号一吹,就必须关灯。所以去叫下一岗的战士时,一是必须打手电,二是要认清楚谁是睡在哪个铺位,起先搞不清楚,常常把不应该叫醒的叫醒了,惹来一顿臭骂。我有蒙头睡觉的习惯,所以常常被人在半夜把我的脑袋拨来拨去的,好在我脾气好,知道人家的难处,瞪她一眼也就睡着了。

但是,最想遇到又最不愿意看到的事情终于还是来了。为什么这样说,好象有点矛盾哦。是的,一方面,大家都希望信号弹的案件能够早日水落石出,另一方面,我最好的铁哥们,也是我在《北漂记》里写到的海石兄弟,在信号弹事件中受到了牵连。事情的发生是这样的:一个冬天半夜一点多,正好的海石他与一个女战士两个人站岗,忽然他们看到,在东面离我们宿舍三里地的砖窑上空,升起了一颗红色信号弹;同时,还看到有个黑黑的影子朝连队的宿舍移动。海石是个高中生,反应处理也迅速果断的。他自己监视黑影移动的方向,让女战士马上去连部报告情况。那天晚上连部值班的是一个副连长,知道情况以后,让我们二排几十个战士紧急集合待命。海石兄弟向副连长汇报了自己看到的情况,说看见那个黑影从窑地一直向我们宿舍靠拢以后,到了老乔头家门口就不见了。副连长命令我们二排的全体战士,左手都扎上白毛巾(为了识别敌我),向老乔头家的前后包抄过去,然后突然破门而入。

老乔头是个七十多岁的老人,是当年闯关东时候从山东那里过来的老人,他的儿子小乔是连队的电工,他们是从老连队八连过来的。老乔头满脸皱纹,整天乐呵呵的,我们知青也喜欢与他老人家唠嗑。老乔头说:这里有许多人一辈子没有吃过大米饭,以前刚刚看到汽车开进来,马上吓得屁滚尿流,以为是什么怪物来了。噢,后来知道汽车有六条腿,所以跑得快。老乔头这辈子没有坐过火车,只知道火车有好多好多条腿在地上爬,所以跑得比汽车快。一次,老乔头问我,小伙子,你走南闯北的,能不能告诉俺,火车在地上爬就可以跑得飞快,是不是它站起来就跑得更快了?我费了老鼻子劲向老乔头说明火车头蒸汽机工作的原理,可老人家就是不明白。我只能够苦笑着跟他说,乔大爷,您老自己以后去坐一回火车,就知道什么是火车了。老乔头笑着说,这孩子,火车火车一定是有火的,我可不坐,万一那火烧起来,俺腿脚不利索不就没了性命。后来,我患了重病,老人家给我说了一句话,至今记忆清晰,老乔头对我:小伙子啊,你喜欢看书是好事情,可现在你还指望看出什么名堂来吗?俺庄稼人,没有看过书,斗大的字不识一筐,我就送你一句话,有什么,别有病;没什么,别没钱。老乔头的儿子小乔,30来岁的样子,可是个多面手,你别看他才1米5不到的个子,特别聪明灵活,爬起电线杆子来麻利得很。我们连队的豆腐、粉条全部是他与老乔头做的。反正这一家子给连队的知青带来了不少快乐。我做梦也不会想到,老乔头一家竟然会成为施放信号弹的特务嫌疑犯。

当我们把老乔头家团团围住以后,副连长、二排长和我们几个班长、副班长一起敲开了老乔头家的门,是小乔来开的门,一看里面的情景,几个女的班排长马上羞红了脸退了出去。原来老乔头一家三代五口人全部没有穿衣睡在一个炕上,老乔头睡眼惺忪地一边穿衣服一边问,这是为什么?我看他那样子也不像刚刚从雪地里跑回来的。副连长在老乔头家的地上和屋前屋后看了一圈,就让我们二排全体战士回宿舍休息,他们也从老乔头家退了出来。但是问题没有完,问题的结症是:海石究竟有没有亲眼看见从窑地跑回来的黑影是老乔头?海石兄弟可是位深度近视眼哦。第二天一清早。连队领导问海石与另一位北京女知青,是不是半夜一点看到窑地上空出现了红色信号弹?他们俩回答:看见了(后来兄弟连队也都说看见了),他们还特别追问能不能指认亲眼看见从窑地跑回来的黑影是老乔头?海石是个正直的人,不会凭空去编造的,他只能够证明从窑地跑回来的黑影在老乔头家附近不见了,并且还不能够证明那黑影究竟是人还是狗,同时不能够证明他当时看到的就是老乔头。我与郑广平(上海北虹中学高中的女生),因为是战士选举产生的战士委员会的委员,列席了他们领导研究信号弹事件的一次会议。我吃惊地听到了这样的消息,老乔头已经被送到他原来的连队八连异地隔离审查了。现在连队的领导怀疑海石与他妹妹海英与信号弹事件有牵连,因为他们平时与老乔头一家往来密切,决定对他们兄妹进行内部控制。天哪,杀了我也不相信,海石会去放信号弹。再说老乔头是不是特务又没有充分的证据,怎么可以随随便便把人家隔离审查呢。我悄悄地把海石叫到小山坡的树林里,告诉他要当心,连队在怀疑你们兄妹与老乔头一家攻守同盟呢。海石虽然气愤,但是他是个天生的乐天派,他还笑嘻嘻地问我,你仔细看看,阿拉到底像不像特务?我知道海石说的是实话,黑夜雪地里的黑影,你是根本分不清楚是人还是狗的。有好几次,名山边防哨所发现黑龙江冰冻的河面上有黑影,越过河道的中心线朝苏联方向移动,在警告无效的情况下,边防军开枪射击了,结果发现打死的,竟然只是一条狗!

以后几个月传来的消息更惊人,老乔头在八连异地隔离审查的时候,因为外调的材料已经从他家乡山东郓城发回来了,是四个字:查无此人。这样,老乔头从此就没有了原来的贫农身份,而且成了一个查无此人的“黑人”,拿当时的语汇来说,就是“政治面目不清楚”。据说,八连那里的专案组为了急于破案,给老乔头这样一个七十多岁的老人动了刑。老乔头不堪凌辱,趁看守打盹的时候,解下裤腰带悬梁自尽了!老乔头临走说的一些话,对于乔家非常不利,老乔头说,我就是拿了人家钱,放的信号弹,就是不告诉你们这些龟孙子!老乔头一走,他儿子小乔就跟着倒霉,小乔被连队宣布边监督劳动,边交代问题。最要命的是,我当时是大病初愈,刚刚从宝泉岭师部医院住院50多天归队。连长居然指定让我来监督小乔劳动,我与小乔之间会发生什么事情?小乔的命运究竟会怎么样?请看下集。


Image



Image

  评论这张
 
阅读(61)| 评论(2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