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华头的博客

一个喜欢读书的上海土著

 
 
 

日志

 
 
关于我

上过山,下过乡,拿过枪,当过兵团战士,进过厂,开过机,拿过锤,当过工人阶级,做过报社电台兼职记者编辑,坐过写字楼编辑部,发表过大大小小的文章数百篇,担任过20多本图书的撰稿\编委\副主编之类,自己也出过几本书,但还没有出版过使自己满意的书,现在正为此而努力。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书痴自述之蓝领生涯(13)  

2009-01-30 00:35:39|  分类: 蓝领苦乐年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书痴自述之蓝领生涯(13) - 阿华头 - 阿华头的博客

 

 

书痴自述之蓝领生涯(13)

 

   在上一集里,我写到,我在“油葫芦”“周女士”们的大字文章下面,公开发表了我的意见:一是不要把严肃的事情庸俗化;二是不要用过去的那套东西来干扰运动;三是要以事实为依据,不牵涉无辜的群众。呵呵,我坏了这些人的好事,果然,“油葫芦”“周女士”、与那个“妲己”傅乐安等一伙人勾结起来,他们跑到工作组那里去告状,强烈要求对我采取“行动”。列位看官一定在担心,是不是阿华头又要倒大霉了?但是,事与愿违,这些人做梦也没有想到,最后的结果会是这样:工作组非但没有理会他们,而且,把我直接从晶体管钟车间里,调到了厂政宣组工作,组长就是我的忘年之交,从空军复员进厂的D委副书记黄明德。在当时,这可是一件大事情,这意味着阿拉脱产做干部了。记得时间是在1977年的夏天。虽然我只是厂政宣组的一个普通的工作人员,但是,管的事情好象特别多,既要参加材料组的工作,还要负责全厂的班组学习、为厂中心组学习制定计划、每月上报钟表公司职工与D员的思想动态。呵呵,非常搞笑的是,这个时候,阿拉还是个群众哦;另外,我还要负责厂广播台、图书馆与黑板报的日常运作。累是累了点,但是,因为我还是单身住在厂里的,有的是时间,许多事情白天忙不完,就到晚上再把它完成,久而久之,我“夜猫子”的习惯养成了。厂里的工作组,待了大概有大半年的时间,厂里的情况也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原来的领导班子里,就剩下大老李(那个“妲己”的相好“纣王”)担任副书记;那个“妲己”傅乐安不愧是个“代代红”高手,她已经从普通的干事,升职为组织人事科科长;黄明德(我的忘年之交的知心朋友)担任副厂长;书记由刚刚从部队转业进厂的安龙云担任,安书记是个老好人,嗓门挺大,但是,常常在原则问题上没了原则,因为是转业的,他那书记位置几乎就是“纣王”大老李赏给他做的,他非常怕大老李,连见了“妲己”傅乐安,他也诚惶诚恐,而政宣组正式宣布撤消,我就成为厂D委唯一的一名专职宣传干事,直接接受安书记的领导,干的活计还是与以前一样;安书记平时什么都好说话,待我也不错,就是一见到大老李与傅乐安就蔫了,安书记最后的结局不大好,有点惨,这待我在以后再写;而厂长的位置由什么派别也不参与,一心一意搞生产的原计划科长老赵担任。50个青年出去拉练的事情搞清楚了,是巧合,没有什么动机与其他事情有什么必然联系的,但是小陆子、刘阿斗终究因为过去的劣迹被劝退出D,原书记张华被开除出D,但以后恢复了D籍,因为,她毕竟是38年参加革命的老干部。“油葫芦”与“周女士”这次虽然上窜下跳,但是却踏空了,什么职位也没有得到。噢,那每月上报钟表公司职工与D员的思想动态,实在是个苦差使。为了这个事情,我苦恼不已。因为,我通过辛辛苦苦与职工与干部座谈以后,把他们的真实想法,隐去名字,归纳观点,如实地写成思想动态报到钟表公司,上面不爱听,传下话来,四钟厂上报的思想动态非常出格,这些牢骚话,我们怎么一句也听不到啊?言下之意,这些牢骚是我借群众的思想动态发泄出来的。后来,领导我的安书记给我上课了,让我在上报的思想动态里,隐去比较尖锐的意见。我不买帐,我说,与其这样,你们不如另请高明。安书记拿我没办法,苦笑着说,你呀,你呀。。。。。。

    四钟厂的历史终于翻开了新的一页,但是“妲己”傅乐安依靠大老李做靠山,把持了厂里的组织人事大权,职工群众还是感到有压抑感。机灵鬼张康龙一次气呼呼地来告诉我,因为他是有海外关系的,极左的时候每年他必须如实去组织人事科填表。昨天,傅乐安又通知他去填表,而且,态度还是那样傲慢,仿佛来填表格的人都是“罪人”似的。张康龙已经知道现在的政策是加强统一战线,希望能够多做海外朋友的工作而填表,而不是像在极左的时候那样为了监督与控制你。于是,他就故意问傅乐安,今年为什么要填表?傅乐安面露温色,非常不悦地对张康龙说:叫侬填表侬就填,不要罗嗦!张康龙终于忍不住了,当着傅乐安的面,把表格撕得粉碎,然后扬长而去!傅乐安有个女儿小陆,在我们厂的大集体工作,也是个回沪的知青,常常到厂图书馆里来借书,因为她是傅乐安的女儿,我是从不与她说话的。顶多是她借好书以后,在她说谢谢的时候,我朝她笑着摆摆手而已。感觉中,小陆一点也不像她母亲的秉性。若干年以后,我调出了四钟厂,在一个市级机关工作,因为商量全市读书活动推荐书目的事情,意外地在上海人民出版社里遇了小陆,原来她调到这里工作了。小陆对我讲,不值得为她母亲这样的人生气,说她与母亲已经有多年没有往来了云云,我听了非常吃惊。我说,你应该去看看她,因为毕竟她是你母亲。

    时代在变迁,生活中似乎又有了新的生机与色彩。后来,在拨乱反正的呼声中,一大批被禁锢多年的优秀的中外文艺作品,得以重见天日。春江回暖鸭先知,我是最早感受到春天气息的人之一,因为,即使在那不堪回首的年代,我曾经偷偷躲在集体宿舍的蚊帐里看名著,我还担心与这些美好的作品永别,而抄了四本手抄本;我曾经在家的小阁楼里,听当时绝对不让听的百代公司的老唱片。盼星星,盼月亮,终于盼来了大地回春的日子。我从内部渠道得到消息,中国唱片厂上海公司已经印制完成小提琴协奏曲“梁山伯与祝英台”的黑胶木唱片,是出口或者送给外宾,还是会公开上市发行,还不得而知。我就利用外出开会的间隙时间,常常到西藏路南京路口的上海音乐书店去转悠。嘿嘿,工夫不负有心人。一天,我终于在上海音乐书店,买到了心仪已久的小提琴协奏曲“梁山伯与祝英台”的黑胶木唱片,而且一买就是三张,一张给父亲(他虽然不认识多少字,但是,特别喜欢听小提琴协奏曲“梁祝”);一张给大表哥宝隆买,因为,在过去的日子里,有许多被禁锢的音乐,我是从大表哥的印尼华侨同学那里借来的唱片与盘式录音机里听到的;还有一张是为厂广播台买,我要给厂里的那些兄弟姐妹一个惊喜。第二天,中午吃饭休息的时候,还没有到正常的广播时间(我们每天的广播时间是下午一点到二点),我来到厂广播台,悄悄地打开扩音机,启动电唱机,放上了新买来的小提琴协奏曲“梁山伯与祝英台”的黑胶木唱片。顿时,我们这个将近一平方公里的厂区上空,职工食堂里,车间里,响彻了久违的“梁祝”优美的旋律。工友们一下子被这突然出现的优美旋律惊呆了,不到五分钟时间,已经有50多个工友已经围拢在广播室的门口了,其中,最前面的,有我的书友,崔振声、张伟霖、陶天来、龚关明、郁福刚、陈香金,当然,还有我的那些一起玩耍的学徒工MM刘伟君、戴兰萍、杨石英。当我看到他们的脸上洋溢着喜悦之情,心里在想,真、善、美的事物谁不喜欢?压抑或者禁锢终究不能再继续了。但是,不应该发生的事情还是发生了,一个小时以后,安书记找我谈话,说有人反映,中午时光,厂广播台公然播放靡靡之音,安书记神态严肃地问我,这是怎么回事情?我问,是什么“靡靡之音”?又是谁来给您反映的?如果是一般群众,我想时间可以证明一切,如果是那喜欢打棍子,戴帽子的人,我可以给她上上做人的启蒙课的。安书记看我不紧不慢的样子,就着急说,你中午在广播里放了什么曲子啊,大老李与傅乐安一起来找我了,希望我马上撤换掉你这个播放靡靡之音的宣传干事。原来如此!我说,“梁祝”还是靡靡之音吗?大老李与傅乐安不要翻错了日历。我把“梁祝”与一大批文艺作品已经和即将解禁,与当时正在酝酿中的新的思想解放背景关系,仔仔细细地告诉了安书记,他这才放心地笑了起来。不过,他还是劝我不要贸然行事,最好等上面有个文件发下来以后,再在厂里播放“梁祝”。我说,没有关系的,如果播放了“梁祝”会吃官司,那我去顶着。安书记一脸无奈,还是“你呀,你呀”地,算是默认了。下午,厂广播台的节目里,特意播出了听众点播的小提琴协奏曲“梁祝”,我还在前面特意配了一篇短评《春天来了》。

    后来的形势发展非常快1978年的夏天,一批长期被禁锢的古今中外的文学名著,即将公开重新发行。消息一传出,万众欢腾。既然是书痴,我岂能错过这样的机会。记得是一个夏夜,我刚刚从厂里回来,因为明天是厂休,我对母亲说出去逛逛,马上回来。其实,我是出去侦察“书情”的。我到提篮桥邮局对面的新华书店,就看到有人已经开始在排队,我不赶怠慢,马上就排在里面,为了防止天亮的时候有人来“夹塞”,我们在每个排队的人的袖子上,用粉笔编了号码。这时候才晚上九点多哦。到天亮的时候,正当家里为我一夜未归而着急的时候,我捧着一大堆通宵排队买来的文学名著,喜气洋洋地回来了。父亲虽然不认识字,但是,却非常喜欢我这个爱书的儿子,马上去买来了我最喜欢吃的生煎馒头,母亲则反复叮嘱我赶快睡觉。我吃完早饭上了楼,哪里睡得着哦,翻来覆去地捧着这些新书仔细端详。记忆当中,有巴金的《家》、雨果的《悲惨世界》、《九三年》、莫泊桑的中短篇小说、托尔斯泰的《安娜·卡列尼娜》、《郭沫若剧作选》与《曹禺选集》。在后来的日子里,爱书心切的我一发不可收拾,我常常骑上父亲的“老坦克”,先后到过延安路大世界、四川路海宁路、淮海路思南路、静安寺、徐家汇等新华书店,去通宵或者整天地排队买书。欲知书痴会发展到什么程度,请看下集“书痴自述之蓝领生涯”(14),已经3600字了哦,赶紧打住。

  评论这张
 
阅读(99)| 评论(4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