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华头的博客

一个喜欢读书的上海土著

 
 
 

日志

 
 
关于我

上过山,下过乡,拿过枪,当过兵团战士,进过厂,开过机,拿过锤,当过工人阶级,做过报社电台兼职记者编辑,坐过写字楼编辑部,发表过大大小小的文章数百篇,担任过20多本图书的撰稿\编委\副主编之类,自己也出过几本书,但还没有出版过使自己满意的书,现在正为此而努力。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换房进行曲  

2009-12-10 10:52:21|  分类: 白领生涯实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换房进行曲 - 阿华头 - 阿华头的博客

                                             

                                     换房进行曲

       --- 书痴自述白领生涯之十四

 

好长时间没有继续书痴自述了,今儿咱接着88年的成都之行之后的事情往下写。话说那年从成都参加完全国十六个大城市演讲邀请赛以后,我回到了上海,时间虽然只有过去半个月,情况的变化却是非常大。首先,那原来答应和我交换住房的木材装卸公司变了卦,说是人家木材装卸公司在黄浦江边的房子是高层建筑,而我那单位分配在杨高路24弄和老岳父赠予的南码头东三街的两间房子,只是普通的多层单间,而且南码头东三街那间房子还是合用厨房与卫生间的。因此,虽然我两间房子合计的面积比木材装卸公司的房子大得多,但是,因为不在一个档子上,所以人家不愿意调换,呵呵,黄浦江的风景是看不成了。夫人责怪我去成都参加演讲比赛耽误了换房的大事情。想想也是,结婚五年多,夫人跟着我颠沛流离,吃足了无房的苦头,现在好不容易有了房子,却不能够马上入住。后来,我学聪明了,就特意找了多层的地段好些的房子来交换,只要地段离单位近些,我是可以牺牲些面积的。当然,这也是我一相情愿的事情,要知道,无论是换房还是买房卖房,有一条永远不变的金科玉律:地段、地段、还是地段。

这换房的事情还真的是好事多磨,它居然消耗了我整整八个月的时间噢。先说当年的换房市场,这绝对是个鱼龙混杂的地方。那里有人专门在出售铅印的油印的五花八门的换房信息。一次,我在换房市场那里看到一个脏兮兮的干瘪老头,手里拿着一叠油印的换房信息在出售,那几张破纸就要买5元钱,但生意却特别好。我正纳闷,有人告诉我,这干瘪老头虽然其貌不扬,但他出售的信息还是可靠的。相反,有些印制精美10元钱一本的换房信息,就很不靠谱。另外,在换房市场里,那些像联欢会、游园会里猜谜语的花花绿绿的纸条一样挂得满世界都是的换房信息,大概有一半是过时的信息放在那里充数的。还有一半是信息上披露的情况与房子的结构的实际状况差距非常大。为此,我是吃足苦头,常常是徒劳往返。有时候发布信息的对方故意隐瞒了一些情况,有一次,有人发布信息,说是在卢湾区瞿溪路有房型、朝向、楼层都非常好的房子,愿意换浦东相同面积的两处房子。我兴冲冲地摆渡、换车赶过去一看,天哪!原来这房子是50年代建造的简易房,没有阳台,窗户非常小,看上去像牢房一般,而且根本没有卫生设备与厨房。还有一次,有人主动找上门来,说是愿意将浦东南路张杨路口天后宫大楼十四层的高层建筑,来换我同样在浦东的两处多层建筑。我听了以后,将信将疑,难道我又可以天天眺望黄浦江了?。当然,反正房子都是在浦东,还是自己实地走访一次吧。我到了那儿一看,房子还真不错,房型好,而且推窗就可以看到黄浦江,再一打听,房主为什么愿意将这样好的房子出让?知道实情以后,我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气。原来,这房子是个凶宅,房龄虽没几年,但前面入住的两户人家的男主人的结果都非常不好,一位是得了一种说不清名称的怪病暴死了,另一位不知道什么事情想不开寻短见自尽了。我虽从来不相信神怪之类的,但朋友你想,这个房子窗户外黄浦江的风景再好,你一想到这个房子里曾经有两位男主人的结果会如此这般,心里总会有些怪怪的。罢了,罢了,我还是离它远点吧。

尽管如此,房子还得抓紧时间去换。我真的非常佩服有些头脑活络的朋友,他们居然可以从一间平常的多层公房起家,在换房市场里七混八混,几年下来,一间平常的多层公房竟然变成了好几套有模有样的房子。这情景真的有点空麻袋背米的意思了,可惜,我是永远学不会这些的。后来,我在石门二路的换房市场看到一个信息,是一家无线电厂在浦东潍坊路这里有一套两室半的多层公房,想换成为同样在浦东的两处单间。事不迟疑,我马上用信息上的电话号码与这家无线电厂的经办人员取得了联系。对方也不迟疑,马上到我两间单间的所在地实地勘察了,我也去潍坊路看了房子。双方都非常满意,对方主要想把那房子分成两处,那样就可以多解决厂里的一个困难户。为了促成换房的事情尽快成功,我还是家里请对方经办人员吃饭,送了皮鞋、羊毛衫等礼物,对方也表示尽快签约换房。不知何故,一个月时间过去了,对方一点声音也没有,有朋友指点,说我送出的礼品份量太轻了云云。我心里好大不快,心想,我两处房子的建筑面积比对方房子大得多,对方怎么能够胃口这样大?!后来,我在一次朋友聚会中,仪表局工会的朋友知道了我换房遇到困难,他们说,这件事情就由他们去催促一下,应该是不会再拖很长时间的。果然,一个星期以后,在仪表局工会的两位朋友的热心帮助下,我牺牲了几平米的建筑面积,终于将那两处地处犄角旮旯里的单间,换成了地处浦东潍坊路南泉路口的两室半的房子,呵呵,那个高兴啊。我那新房子面积有56.74平方米,是个南北通透的直套,厨房很大,卫生间虽然小,却是独用的,还有壁橱。两间房间一南一北,中间的半室的采光,要依赖前面房间后端的移门窗的。另外一个缺点是,房子在两楼而且是临街的,楼下正好是申花热水器的专卖店,每逢申花足球队有主场比赛,天蒙蒙亮楼下就人声鼎沸,原来这里也是申花足球队球票的销售点。当然,十全十美的事情是没有的,人也要知足滴,按照当时的人均居住标准,我那新房子的面积已经是非常奢侈了哦。当然,我在这里也要非常慎重地告诉朋友们,老式的(上世纪90年代前建造)多层公房,两层楼最好不要去住,因为,一旦天长日久下水道排水管道堵塞,污水泛滥上来,第一个遭殃的就是两层楼的住户。我在浦东潍坊路的房子里从1988年住到2002年,住了大概十四年,前四年有两次,我人在单位里上班,污水居然从水斗里往外泛滥,污水流过厨房,冲过房间从南面的阳台哗啦哗啦流淌到马路的人行道上!我赶紧与房管处联系,让他们解决,但房管处说这是通病根本无法解决的。因为,从六楼到三楼的住户总是把头发、菜皮等杂物往水斗里放,时间一长,这些杂物就堆积在下水管道的拐弯处,而且会越积越多,直到把你的水斗的下水管道堵住,造成你家污水泛滥。我多次与楼上的住户沟通,请他们不要往水斗里放杂物,但是,根本没有效果,不消一年,污水又从水斗里往外泛滥。为此,我苦恼不堪。后来有一次我生病在家,因为我是街道读书活动的顾问,街道的朋友来看望我,见我地板都是被水浸泡得往上翘了,家具、书橱与钢琴下面都垫着木块。我这才把我的无奈与苦恼告诉了他们。他们笑了,说我太老实了,怎么不早些告诉他们。第二天,街道的朋友把我水斗与下水道的接口用胶水和水泥封住,又从墙上打了个窟窿,让我水斗的管道直接延伸到室外,顺着墙壁排管道到地面。半年以后,三楼、四楼住户的水斗开始往外冒污水了。当然,我这还算好,同样二楼的住户可是多次卫生设备往外冒污水。

新房子到手用了八个月,其中甘苦自不待言。可这装修房子也是个非常累人的活,我已经听到了好几起新房子装修完毕男主人呜乎哀哉的事情。所以,我不想弄得太讲究,再说当时也没更多的钱去用在装潢上,一匹的窗式空调是单位里分期付款的,墙壁是用涂料粉刷以后滚花的,家具也是结婚时候买了的四百六十五元一套的捷克式家具,冰箱还是国产单门的二手货,电视机是父亲家里淘汰下来的十二寸黑白的。主要的开支用在铺地板、做吊橱、买浴缸、书橱、沙发上,当然,夫人坚持要买一架斯特劳斯钢琴放在那采光条件非常差的半室里,再要买一台大红灯单卡收录机,我都答应了。为了让那些原来一直委屈在纸箱里的几千本书,能够重见天日,我买了两个书橱,加上我原先有的一个书橱,还是没能够全部安顿它们,后来,我只能把余下的和以后陆续添置的书籍全部放到我床边的五斗橱上,而且是越垒越高,最后,五斗橱上高高垒起的书籍居然顶到了屋子的天花板。虽然夫人为此常常唠叨,却从来不反对我继续买书。只是有一次单位的领导来家访,我夫人指着五斗橱上的书赶紧发表声明:如果有一天晚上睡觉的时候,这有几个立方的书坍塌了下来,压死了他(指我),你们要证明,这可不是我谋杀的哦。

新房子的装修颇费时日,那年也是个多事之秋,大街上乱哄哄的时候,我基本上是在家里装修房子,前后用了三四个月,总共的化费还不到一万元。部门领导陈君也很是体谅我,把许多活计让我带回家里做。记得当时上海的读书活动第一届年会在征集论文,几十篇论文的修改意见,我就是坐在未装修好的新居的地板上完成的。我是一边修改论文,一边看电视新闻,而老爸家里淘汰下来的凯歌牌十二寸黑白电视机,常常发生黑屏的故障,每每这样,我就用手掌狠狠地拍它几下,电视机就又亮了,呵呵。当时好像南浦大桥与延安东路隧道还没有建造,潍坊路上的土堆老高老高的,还有几条蜿蜒的小河穿越而过,张杨路还是尘土飞扬的石子路。我们小区叫朱家滩,东海服装厂与申花电器厂就在我们小区里。其实,当时的潍坊路还是城乡结合部。

新房搬家以后,遇到了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与我同一楼面还有两户人家,居住面积都没有我大,202住的是两室户,男主人姓傅,宁波人,50多岁,是位塑料厂的厂长,老夫妻两个和儿子媳妇住在一起,他儿子是位电工,在以后的交往中我们相处和睦。201室是一室户,男主人姓李,本地人,将近60岁了,老年丧妻,现在的夫人是新近续弦的,夫妻两个也都是日用五金公司下属单位的干部,老李好像还是个厂长书记之类的人物。一次,我的小姨子来我家玩,与老李在楼梯上打了个照面,忽然认出这老李,居然是曾经在那史无前例的日子里疯狂迫害过我老丈人的家伙。原来,这老李的确是与我老丈人一个单位的,在那人妖颠倒的岁月,被老李坑害的人也不止我老丈人一个,有的工友甚至被老李整出了精神病。但不知为什么,老李不管在什么朝代都很吃香,现在还是厂里的一把手。世界很小,不是冤家不聚头哦。我与夫人偏偏与他做了邻居。唉,惹不起,躲得起,我们少往来就是了。但是,当时的电表是一个楼面就一个,三户人家轮流抄表收钱付费。这个老李是个斤斤计较的小人,常常找出各种理由让我们多出电费,因为老李住的是单间,经常在走廊里生煤炉,弄得整个楼面乌烟瘴气,隔壁的老傅也看不去了,但这一切我都忍住了,反正我不与你往来就是了。后来,老李的三个与续弦夫人年龄一样大的儿子来与他们的后妈吵闹,我们也是关门大吉,不去看笑话。不久,老李退休了,三个儿子还是常常来吵闹,老李就借机躲到江苏丹阳一个镇办工厂去发挥余热,其实是去避风头的。后来,传来消息,老李在公路上被拖拉机压扁脑袋客死他乡了。人啊人,不要肆无忌惮,不要造孽做坏事,老天睁着眼睛在看呢!

我新居搬好前后,单位里正好在评选职称,我被文化宫借去七天,专门替申报高级职称的同志写材料,为他人做嫁衣裳。连我在内一共有五个人不回家住在文化宫里,为别人写高级职称申报材料,我们写啊写啊,写得手指头都抽筋了。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和我一起写材料的四位朋友,全部拿到了图书文化博物系列的中级职称的表格了,惟独我还是两手空空,欲知后面的故事,请看下集《职称回旋曲》。

附记:我的“书痴自述白领生涯”专辑,除了已经完成《换房进行曲》等十四篇,已经构思好有待完成的篇章还有《职称回旋曲》、《推荐书目苦乐记》、《名人过眼录》、《电台风云》、《看海》、《人啊人》、《我的书斋》、《厦门之旅》、《读书节趣事》、《忘年之交》、《电脑恐惧症》、《云贵之旅》、《抗争病魔记》、《新疆之旅散记》、《相约25年》、《北国之旅》、《网络书缘》等十八篇,共计三十二篇,约10万字。加上在雅虎博客已经完成的“书痴自述蓝领生涯”、“北大荒的青春岁月”、“荒原纪事十八记”、“非常时期的校园生活”和“青少年时代”这些专辑,计五十三篇,约二十万字。这样,我的自传体散文全部完成,将有八十五篇文章,正好三十万字哦。估计,大概还有半年时间,我的自传就可以大功告成了。

 

 我在浦东潍坊路住了十四年的小区

(原创)换房进行曲 - 阿华头 - 阿华头的博客

 

  目前我居住在大杨浦的小区

(原创)换房进行曲 - 阿华头 - 阿华头的博客

 

从黄浦江上眺望我现在居住的小区

(原创)换房进行曲 - 阿华头 - 阿华头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200)| 评论(278)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