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华头的博客

一个喜欢读书的上海土著

 
 
 

日志

 
 
关于我

上过山,下过乡,拿过枪,当过兵团战士,进过厂,开过机,拿过锤,当过工人阶级,做过报社电台兼职记者编辑,坐过写字楼编辑部,发表过大大小小的文章数百篇,担任过20多本图书的撰稿\编委\副主编之类,自己也出过几本书,但还没有出版过使自己满意的书,现在正为此而努力。

网易考拉推荐

书痴自述之蓝领生涯(16)  

2009-02-12 12:25:38|  分类: 蓝领苦乐年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书痴自述之蓝领生涯(16) - 阿华头 - 阿华头的博客

 

书痴自述之蓝领生涯(16)

 

    在上一集里,我写到,学徒工MM刘伟君调到了食品印铁厂,至于为什么匆匆忙忙地走了,甚至,连她的小姐妹招呼也没有打?原因不得而知。过了两年,我已经成家。至于我是如何成家的,容我在后面的篇章里再老实交代。但因为是婚后无房,新婚一年内的住房还是借我小妹妹阿莉的。那房子是靠近虹口四川北路多伦路文化名人街,我从浦东厂里回到四川北路多伦路的住所,必须要在四川路海宁路换乘21路无轨电车,我记忆之中,那一带都是广东人的聚居区域,刘伟君MM就住在四川路武进路附近的新式里弄里的,因为我曾经去她家里去家访过。一天下班,我急匆匆地往暂住地赶,到四川路海宁路21路车站换车的时候,已经是华灯初上的时刻了。忽然,我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在我面前飘然而过。是不是她?是的,是她。我马上叫了一声:小刘!她回过头来,用惊奇的眼光看着我。我告诉了她,我的新房暂借在多伦路附近,在这里等电车呢。我也问了她的近况。她穿着一件碎花布图案的连衣裙,清瘦而苍白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她说,她在补习英语,现在在食品印铁厂的工作,也是仅仅是个过度。至于今后到什么地方去,她没有说,我也不好意思问。这是我最后一次见到刘伟君。以后,好长一段时间,也没有她的消息。后来,听厂里晶体管钟车间里的几位MM说,刘伟君由她那哥哥的撮合,嫁给了一个港商,这个港商是开音像公司还是广播公司的,我记不住了。只记得有人说她只是做了人家的填房。我宁可相信这是道听途说的流言,也不愿意相信这些说法是真的。但是,她有那样一个兄长,却是不争的现实。后来,他的兄长也去了香港,再往后,她就一点音信也没有了。刘伟君应该是有一张与我合影的照片的,那时,是我们团支部骑自行车一起去南翔古漪园春游时候拍的黑白照片,由于我搬了好几次家,照片没有能够找出来。我在这里,默默地祝她幸福快乐。

    接下来,就给朋友们说说我一面做学生,一面做老师的故事,这比刘伟君的故事有趣多了。话说因为“史无前例地大革文化命”的原因,许多青工失去了学习的机会,成为没有正规学历的一代人。阿拉厂校的校长兼教育科长张伟霖,十分认真地来请我去担任厂业余学校的政治历史与语文老师。我想,自己还在业余大学读书,这个老师怎么当得起。我想婉转地谢绝的,但是张伟霖说,侬先试试看再说,因为现在厂里聘用的是杨思中学的老师,名气非常大,厂里支出的费用也大,但是,已经几个学期下来了,他任教的班级,到局里与市里参加统一考试,学生成绩的及格率20%都不到。我想,拒人于千里之外也不大好,再说,自己正好也在外面读中文大专,我这现买现卖当老师,不是正好是我复习功课的好时机吗?我就先答应了教青工轮训的政治、历史课的老师,至于初中语文,就让我先到那位名气非常大的老师这里听上几级课,让我自己掂量掂量是不是可以担当初中语文课的老师。张伟霖是个非常爽快的人,马上答应了。青工轮训的政治、历史课,我很快就上手了,同学都是厂里的青工,半个月下来,学生反响非常好。伊拉说,阿拉上课就像说书一样,非常有趣;另外,我也在课堂里发扬“民主”,随时随地欢迎他们提问,甚至可以保留自己的不同见解。这些学生的年龄,就和我的弟弟妹妹差不多,喜欢思考,提出的问题,也是五花八门:“你说现在的社会有那么多优越性,为什么阿拉住房这么小,工资这么低,上下班的交通这么挤?老婆也讨勿起?”;“巴黎公社失败的原因,是不是没有开展农业学大寨?”;“人就是自私的是不是?可不,我从来没有看见发工资那天,有谁把自己的工资往别人口袋里放”;“太平天国怎么也相信上帝的,这与基督教里面的上帝有什么区别?”如此种种,不一而足。我觉得,他们的想法不一定完全对,但是,他们在思考,不盲从,这个精神就非常可贵。在这样的时候,我才真正理解了孔夫子“学然后知不足,教然后知困”这句话的深刻含义。同时,我也感到,虽然说教学相长,但是要做个称职的老师,首先当个勤奋谦虚的学生。于是,每当夜深人静之时,便是我读书解惑的好时光。我把自己的读书心得,在课堂上与学生们切磋讨论,一个读书求知的风气,渐渐在这些小青年中间形成。我与他们这些小青年,与其说是师生关系,倒不如说是书友关系更准确。

    在听了杨思中学那个名气非常大的王教师半个月语文课以后,我觉得,自己完全可以胜任初中语文课的教学的。这个老师人非常好,教学认真,一丝不苟,完完全全按照教学大纲,一篇课文接一篇课文地在教,但是,局里与市里的统一考试,并不考课文阅读的,主要是考语法与作文。所以,他这样教,统一考试学生及格率不低才是奇怪的事情呢。据说,这个王老师是57年受到不公正待遇而被取消了教学资格的,所以,年纪已经近六十,他却并没有多少实际的教学经验。但是,他是先生却是上海滩在旧社会名气非常大的鸳鸯蝴蝶派的鼻祖---包天笑。为了这个包天笑,他在非常时期吃足苦头。我看他年纪没有到60岁,已经是满脸沧桑了,而且像个旧式文人一般,有些邋遢不修边幅,一件蓝卡其布的外衣上,常常是迹迹斑斑。为了厂里这些青工能够在市里的统一考试中过关(考试不及格就不能够加工资的哦),厂校的校长兼教育科长张伟霖决定聘用我担任初中语文课的老师,让杨思中学的王老师先去开设一个高中语文班再试试看。张伟霖是个直性子,心里放不下事情的,也给我说了实话,她说:“小鬼(她大我许多,故常常这样称呼阿拉),我给侬说真的,侬教的这个初中语文的班级,只要局里市里统考的及格率超过50%,就算侬成功了。侬要有思想准备,以后,那个高中语文班也早早晚晚由侬来做老师的。另外,我已经推荐你参加轻工业局的语文教研组了”。呵呵,我当时真是受宠若惊,我真的不明白,为什么就看中我了。张伟霖看我一脸孤疑,就笑着说:“阿拉是看侬写格文章,就晓得侬一定能够胜任的。再说,侬做事情向来认真,我相信侬。”看来,我是背水一战,没有退路了,人家这样看得起阿拉,阿拉也要争口气,把这个初中语文班统考的及格率搞上去!

   我经过仔细地分析,决定对原来的教学大纲开刀,课文的教学,我把它改为课外阅读,把省出来的时间,集中教语法与作文。另外,我悄悄地把轻工业局的语文教研组出的十二张语文试卷搞到手,每张试卷让学生们做三遍。我通过一次又一次地当堂分析学生们的作文与试卷,逐步提高了他们应付考试的能力,当然,他们的作文水平也突飞猛进。第一个学年,这个班级的语文统考及格率达到了75%。校长兼教育科长张伟霖高兴,学生们高兴,我虽然非常累,因为,有许多时间是业余时间上课的,我还要参加公司的思研会与局里的语文教研组活动,还有厂里那一大摊子的本职工作要完成。更何况我自己每星期还有三个下午与三个晚上在业余大学读书呢。但是,我也非常高兴,毕竟我看到了自己的成果。我与这些小青年的关系更好了,因为我的学生分布在各个车间,我走到那里都有人恭恭敬敬地叫我老师,我们厂到杨思桥公交车站,有一站半的距离要步行的。每到周末放工时候,常常有好几个学生同时要我上他的自行车后座。最有意思的是食堂里的几个兄弟姐妹,也是我的学生,一次我去打饭,因为不想吃荤菜,只要了一份青菜,谁知道坐到桌子边一看,青菜下面居然有三块大排,吓了我一跳哦。那几个兄弟姐妹见我吃惊的模样,还一个劲地冲我做鬼脸。我上课虽然非常辛苦,但是,心里非常开心,我觉得,这些小青年非常可爱,虽然他们文化程度不高,有时候的行为方式似乎也有些粗鲁,但是,他们善良且爱憎分明,本质是很好的,他们从不掩饰自己真实的想法,喜怒哀乐,溢于言表。至少比那些假惺惺的伪善者强100倍!

    第二个语文班开班的第一天,我记得是在下班以后,我开始上课点名的时候,发现党委书记安龙云居然也坐在教室的最后一排。我示意安书记是不是有事情找我,安书记朝我连连摆手,示意我正常上课,不必管他。奇怪的是,安书记竟然接连听了我三个月的初中语文课。本来,我的语文课是放开讲的,不是一本正经地。现在,弄了个党委书记坐在下面,我与学生都不自在。我找到了校长兼教育科长张伟霖,问她这是什么原因?张伟霖反问我,难道安书记没有与你说吗?我说,我早问他了,为什么来听我的课?他笑嘻嘻地说自己文化程度不高,也想搭车补课云云,真实的原因,他并没有告诉我。张伟霖见我还是云里雾里的样子,就说了句:“那个妲己又在捣鬼啦!身正不怕影子斜,不怕这个狐狸精!”赫赫,又是这个傅乐安,难道是我踩了她的尾巴了,为什么她老是缠住我?一次下课以后,我忍不住截住安书记问个究竟。安书记笑了,他说:“有人来党委反映,你上班时候上课也拿津贴,是张伟霖校长在送钱给你;还说,轻易地让一个没有教师资质的人去做老师,是瞎胡闹,是对学生的不负责任。我听了你三个月的课,我明白了许多,那些反映是没有道理的,你上课的质量很高,看得出来学生们也非常喜欢你尊敬你,而且统考的及格率放在那里。小刘,没事,继续当你那现买现卖的语文老师吧。”天哪,人家老师一节课时一元五角,我一节课时7角5分,才拿一半。而统考的及格率却翻了几番。我真是价廉物美哦。后来,安书记与张伟霖校长商量决定,凡是我下班以后上课的津贴,从现在开始也一节课时一元五角;上班时间上课的津贴照原来的一节课时7角5分。呵呵,这个结果,是无事生非的傅乐安万万没有想到的。当然,傅乐安也不是个省油的灯,在这期间,还是想方设法从中作梗,而且是拿我的学生开刀。事情的起因这样的,一次我发高烧39度,不能够正常上课了,语文课就改为自修课,有两个男青年在教室里玩扑克算命,正好给在教室外面窥视的傅乐安看见,她与她的相好,党委副书记大老李决定,给这两个青年行政记大过处分。我是从到集体宿舍来看望我的学生这里得到这个消息的。第二天,我拖着还在发烧的身体,从杨思南街的集体宿舍赶到厂里,找到党委书记安龙云与厂长老赵,我说,在教室里玩扑克肯定错了,但是,不至于要行政记大过的。你们什么时候贴这样的布告,我就什么时候来撕!如果你们一定要处分,就处分我好了。还有人在上班时间做比玩扑克更加龌龊的事情,也请你们一并处分!我明指那“妲己”傅乐安与“纣王”大老李的肮脏事了。安书记、赵厂长见状大惊失色,说他们开会再研究研究,嘿嘿,后来,那给我的两个学生的处分撤消了。后来,我憋足了劲,我的那些学生也非常争气,我那第二个语文班统考的及格率达到了90%。

    到了厂校第三个语文班开办的时候,我父亲半身不遂躺在医院里了,而我的书友崔振声又来给我介绍对象了,业余大学的教务处却又因为我缺课超过两节,不让我参加第四个学期的期终考试。。。。。。欲知后面的事情怎样了,请看“书痴自述之蓝领生涯”(17)。喔唷,字数已经4200多了,赶紧打住。

  评论这张
 
阅读(87)| 评论(4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