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华头的博客

一个喜欢读书的上海土著

 
 
 

日志

 
 
关于我

上过山,下过乡,拿过枪,当过兵团战士,进过厂,开过机,拿过锤,当过工人阶级,做过报社电台兼职记者编辑,坐过写字楼编辑部,发表过大大小小的文章数百篇,担任过20多本图书的撰稿\编委\副主编之类,自己也出过几本书,但还没有出版过使自己满意的书,现在正为此而努力。

网易考拉推荐

书痴自述之蓝领生涯(15)  

2009-02-06 18:58:35|  分类: 蓝领苦乐年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书痴自述之蓝领生涯(15) - 阿华头 - 阿华头的博客

 

书痴自述之蓝领生涯(15)

 

    在上一集里,我写到,我好不容易考取了南市区业余大学中文专业,一个学期下来,阿拉成绩蛮好,根据市里的规定,我就可以报销每个学期的学费。但是,组织人事科长傅乐安突然变脸,她竟然说她没有盖章同意我去读业余大学,所以,学费不能够报销。在众多工友的围观下,我与她在厂里的大餐厅里论理,弄得她面孔变成猪肝色。我知道,像傅乐安这样的人,有事情就要当众给她说,以后她给我穿小鞋也就不那么容易了。傅乐安憋了半天,她那本来就已经够自知理亏,支支吾吾了好一会儿,最后,还是在我的学费收据上面签了字。尽管如此,但以后,在我的读业余大学、工作调动到市里的一个办公室去等重大事情上,傅乐安还是处处刁难,制造障碍。这真是,君子得罪十个也不要紧,小人一个也得罪不起。这是后话,暂且按下不表。

    上一集,阿拉原来是准备要写写老阿姨替我介绍女朋友,以及与学徒工MM刘伟君的事情格,但是,文章已经3800字了,只好就此打住了。今天,阿拉就在这里竹筒倒豆子,一五一十,全部“坦白交代”了。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这些本来天经地义的事情,到了我们这代人这里,就变得异常艰难。首先,阿拉当时的工资不高,而且,参加工作不久也就没有什么大的积蓄。我们厂里钟控收音机车间的赵国均师傅,喜欢说顺口溜与俏皮话,他就当时的女孩子择偶的工资标准,编了这样一段顺口溜:“工资三十六,实在尬门相(沪语:不感兴趣);工资六十三,有点勉勉强;工资八十七,大家都来抢;工资一百二,不管胡子有多长!”女孩子这样的价值取向,当然也是人之常情,只是苦了我们这些不大不小的男青年。我们这一代人,错过的与颠颠倒倒的事情,实在是多了去了。今年春节,我参加了一次同事聚会,酒热耳酣之际,忽然一同仁手机响了,她一看,是短消息。她看着消息,脸上的表情我很难形容。有好事者笑着闹着,要这位同仁把短消息读出来。后来,这位同仁她把短消息一读出来,大家就只好一起苦笑了。这条短消息是这样写的:“我们是这样一代人:当我们读小学的时候,读大学不要钱;当我们读大学的时候,读小学不要钱;当我们不能挣钱的时候,房子是分配的;当我们能挣钱的时候,发现一辈子的薪水也买不起房子;当我们爱上别人的时候,别人结婚了;当我们心灰意冷的时候,人家又单身了;当我们青春洋溢的时候,社会强调生活作风;当生活作风被看作个性解放的时候,我们已体力不支;当我们没有进入股市的时候,傻子都在赚钱;当我们兴冲冲地闯进去的时候,才发现自己是傻子!”阿拉之所以在这里不厌其烦地给大家讲这条短消息,实在是因为阿拉都是些曾经非常苦恼的人,希望能够得到理解。

    好了,鲁里八素的闲话阿拉勿讲了,现在言归正传,先讲讲阿拉厂里的老阿姨,前仆后继地给我介绍女朋友的故事。有朋友也许看勿懂了,侬阿华头花头介浓啊,为什么老阿姨要前仆后继地为你介绍女朋友?原因非常简单的,房子在当时,就可以抵上大半个老婆了,而阿拉恰恰是没有住房的软档,所以成功率相当低。老阿姨们都是热心人,只要我阿华头没结婚,伊拉就准备一直给我介绍下去。眼看着我看过的女朋友,要从一个加强班朝一个排的数字发展了,我心里不急是假的,但是,不是人家看不上我,就是我看不上人家。其中有一位书友同事,就是当时把我掉包,把自己老婆弄到市中心六钟厂去的崔振声,他总觉得亏欠了我许多,总想能够为我介绍女朋友成功,以此来弥补我们朋友之间的遗憾。崔振声是南开大学毕业的天津人,也是我们厂设备科的技术员。平心而论,崔振声这次为我介绍的女朋友,最初给我的印象非常好,也完全符合我给崔振声开出的择友标准:容貌不必像天仙一般,但是,要能够说说话的。她姓徐,也是黑龙江兵团的回沪知青,瘦高个,一副秀朗架眼镜,比阿拉正好小三岁,看上去文文静静的样子。她在一个粮食仓库做语文老师,也是我谈朋友以来,交往时间最长的一位。但是,好景不长,三个月以后,我们分手了。起因,是发生了两件事情,使我下了决心,还是早早分手为好。

    一次是我请她看上海青年话剧团的话剧《柜中缘》,地点是在海宁路乍浦路口的虹口戏院,话剧是晚上七点开演,阿拉非常恭敬,六点半已经在戏院门口等她了。我一直等啊等啊,等到七点半,她才姗姗来迟,我手里捧着的两块冰砖早已经化成为一团浆了。观剧完毕,我在送她回家的路上问她,今天为什么迟到了这样长的时间?她笑着回答:阿拉出单位的时候,有一帮小兄弟在起哄,说大阿姐出去轧朋友了,以后伊拉工作衣没人洗了!我只好帮他们洗完工作衣再出来约会,因此,就迟到了。我听了真是感到匪夷所思,但是,再想想伊倒蛮重朋友情分的,我的气也就消了一大半。我们的约会也就继续进行了,只是看戏、看电影,就连黄浦江边晒月亮阿拉也没有去过。我知道了她的一些基本情况,她是山东人,在黑龙江兵团基本是做干部的,后来上调到上海华师大读大学,毕业以后被分配到粮食局职工学校做语文老师,可以说是一帆风顺。当然,我也把我的基本经历、家庭情况与我无房的尴尬统统和盘托出。小徐没有嫌弃我的贫穷与无房,而且,她也喜欢文学,应该说,彼此不仅是可以说说话的,而且双方彼此都有好感。

    但是,后来发生的一件事情,使我做出了分手的决定。一次,我非常吃惊地发现,我在业余大学里的两位同学沈宝炎与管仲华,他们居然知道我与小徐在谈恋爱。我问他们怎么会知道的?他们嘻嘻哈哈地买关子,拖了半个月才告诉我,原来,两位同学与小徐家是邻居,而且与小徐的妹妹还是一个单位的同事。小徐知道我在南市区业余大学读书,就想通过他们,了解我的情况。我在与同学的闲聊中,得知小徐家里最近在频繁地闹“地震”:一是小徐与她妹妹已经闹翻了,原因是小徐不同意妹妹的婚事,因为这个未过门的妹夫太穷了,只是一个街道文化站的美工;二是小徐在兵团原来的男朋友回来了,因为当时是知青大返城,工作不好找,暂时在里弄生产组工作。男朋友常常来找小徐,但是,小徐就是躲着不见。知道了这些情况以后,我开始冷静地思考,我与小徐是不是还要交往下去。记得那是一贯夏夜的晚上,我们约会的地点,选在了延安东路外滩,时间是晚上7点钟,不见不散。这一次,她又迟到了45分钟。看到她满头大汗气喘吁吁的样子,我心中好大的不忍。她平静下来以后,主动告诉我,家里来了客人,一时走不开。我说,那客人一定还在你家里等你回去。小徐吃惊地点了点头。没有等她再开口,我就接着说:小徐,我已经知道,现在还在家里等候你的客人是谁了,你赶快回去吧,好好珍惜这位客人。我们也就此分手吧。临别,我多管闲事再多说一句话,成全你妹妹是婚事吧。夜色中,我还是能够看清楚,小徐饱含着泪水,默默地点了一下头。此后,虽然小徐给我来过三次信,希望能够恢复以前的恋爱关系,我没有回信。一段维持了三个月的恋情,就此结束。若干年以后,我在校友会上,遇到了沈宝炎与管仲华两位同学,问起他们小徐姐妹的情况,他们告诉我,小徐与原来黑龙江兵团的男朋友结婚了;小徐的妹妹,也冲破重重阻力,与那个街道文化站的美工结婚了,小夫妻两个非常恩爱。

    接下来,我就给朋友们讲讲那刘伟君MM的故事,虽然这个故事一点也不好听,但是,讲出来了,也是一个了断。我与刘伟君,虽然彼此有好感是事实,但年龄的差距太大,我对她也从来没有过什么非分之想,权当自己多了个妹妹而已。所以,在平素的交往中,我很是注意分寸的。大家只是常常在一起玩耍,谁也没有去捅破这层窗户纸。后来,发生了一件事情,促使刘伟君调离了四钟厂。当时,上海人民艺术剧院复排了莫里哀的喜剧《吝啬鬼》,好象还是李家耀主演的;上海青年话剧团复排了莎士比亚的喜剧《威尼斯商人》、《无事生非》,是由焦晃和祝希娟主演的。尽管这些话剧的票子非常难弄,我还是通过我在公司思研会手表二厂的朋友,把座位最好的票子弄到了,我与书友崔振声一起去看了,回厂以后,我就给那些学徒工MM讲莎士比亚与莫里哀的戏剧故事,学徒工妹妹们吵着要看莎士比亚与莫里哀的书,我说,现在还没有出版,估计不会很久,我们是可以看到这些世界名著了,因为春天来了。这时候,刘伟君悄悄地来找我,希望我能够给她弄两张莎士比亚话剧《无事生非》的票子,我当然答应了。当我把两张戏票交给刘伟君的时候,刘伟君低垂着眼帘,声音非常小,但十分清晰地对我说,你就给我一张好了,艺术剧场我认识的,在茂名路锦江饭店的北面。我知道这话的意思,无非是希望我能够陪她去看莎士比亚的话剧,我也明白,作为一个女孩子,她能够说出这话,也需要很大的勇气。但是,她真的还小,还是个孩子呢,我不能够去的。我怔了好半天,我自己也不知道,竟然憋出这样一句话来:正好你的小姐妹广播员沈美珍吵着嚷着要我请客给她看这个戏,就让她陪你去吧,我已经看过两遍莎士比亚话剧《无事生非》了。就算我请客你们去看的好了。后来,她们俩也真的一起去看了话剧。但是,打那以后,刘伟君好象总在躲着我,她那苍白的脸上,本来不多的笑容,就更难寻觅了。半年以后,刘伟君调到食品印铁厂去了。在这个时候,我们厂的教育科长、厂职工业余学校校长张伟霖,十分认真地来请我去担任厂业余学校的政治历史与语文老师。我想,自己还在业余大学读书,这个老师怎么当得起。欲知刘伟君的归宿与我是不是开始一面做学生,一面当老师的职业生涯,请看下集“书痴自述之蓝领生涯”(16),文章已经3700字了,就此打住。

  评论这张
 
阅读(95)| 评论(5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