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华头的博客

一个喜欢读书的上海土著

 
 
 

日志

 
 
关于我

上过山,下过乡,拿过枪,当过兵团战士,进过厂,开过机,拿过锤,当过工人阶级,做过报社电台兼职记者编辑,坐过写字楼编辑部,发表过大大小小的文章数百篇,担任过20多本图书的撰稿\编委\副主编之类,自己也出过几本书,但还没有出版过使自己满意的书,现在正为此而努力。

网易考拉推荐

书痴自述之白领生涯(1)开篇(原创自传体散文)  

2009-03-23 02:00:04|  分类: 白领生涯实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书痴自述之白领生涯(1)开篇(原创自传体散文) - 阿华头 - 阿华头的博客

 

 

书痴自述之白领生涯(1)开篇

 

 

上一集,是阿拉“书痴自述之蓝领生涯”的尾声篇,那么,这一集,就是我“书痴自述之白领生涯”的开篇了。昨天晚上,我把自己开博一年四个月来写的回忆录,做了一个初步的回顾:从我2007年11月8日开博第一天写的“离乡记”开始,到2008年8月31写的“青春的祭奠”为止,我的知青生活回忆录“荒原纪事十八记”,共写了18篇,约8万字;从我2008年5月8日开始写到现在的自传体散文“书痴自述”,共写了童年少年时代、非常时期的校园生活、青春岁月、蓝领生涯,计35篇12万字;也就是说,迄今为止,我在一年多时间里,仅个人的回忆录就写了53篇文章20万字。另外,一年多时间里,还写了散文、书评、杂感、诗歌185篇,计20万字。在这里,阿华头真心诚意地感谢朋友们,一年多来的陪伴,没有你们的真诚的鼓励、支持与帮助,我无论如何是不可能在这样短的时间里,写出238篇40万字的诗文来的。有几次,我多次无端地受到一个家伙用一个非洲女人头像做替身,对我进行恶毒的人身攻击,我一赌气就不出来了,是朋友们殷切的呼唤,把我拽了回来。后来,我想通了,大千世界,无奇不有,清者自清,浊者自浊,我不应该让别人的错误来惩罚自己,我永远不会忘记,在别人无端地对我进行诽谤的时候,是OnIIyone先生,在第一时间站了出来支持鼓励我,我的200多位朋友,没有一个离开我的,所以,我更要对得起一如既往支持我的这么多的好朋友。我想说,在现实生活中人们常常戴着面具生活;网络世界虽然是虚拟的,但是,我在这里收获了真诚的友谊,看到了朋友们一颗颗比金子还要珍贵的心。

言归正传,话说我从北京坐飞机回来的事情,在厂里也是成为新闻了,要知道,我们厂长书记都没坐过飞机呢。当然,因为是第一次出去开会,而且是到北京,我买了好多茯苓饼、果脯、京八件御膳坊点心回来,孝敬双亲、丈人丈母娘,同时给兄弟姐妹与厂里的同事朋友分享,我自己最喜欢吃的,是前门大栅栏六必居的酱菜,我带回来不少。我给夫人买了个景泰蓝的镯子,我也没有忘记才两岁的女儿,给她买了个水晶八音盒,好贵哦。赫赫,在北京得了奖,奖金一分没有,钱倒是化了不老少哦,但是,心里却是乐滋滋的。我回到上海以后,在参加局语文教研组活动的时候,同行们要我详细描绘中南海里面的一些历史建筑的情况,我说,阿拉一塌刮子就进去了两次,讲不清爽格。同行们闻我此言,纷纷笑弯了腰,他们笑道:难道侬还想天天进去吗?在那里,我印象深刻的是怀仁堂门口的大照壁,以及领导接见我们的大客厅,照壁很大,上面有浮雕;大客厅里,好像几米距离就有个负理子发生器。当然,印象最深的还是菊香书屋老人家的书房兼卧室,他的简朴与好学在这里一览无余。而那与外界隔着一座宽大拱桥的瀛台,那是慈禧太后当年囚禁光绪帝的地方,看上去就好像一座阴暗的庙宇在宽阔的水面上突兀地耸立着。这些(除了怀仁堂)当时都是可以进去参观的地方,我看到的也只是走马观花的印象而已。

俗话说,人逢喜事精神爽,回到上海以后,好事情接二连三哦。先是钟表公司组织读书活动先进去浙江绍兴与莫干山疗休养,单位里把仅仅有的一个名额给了我,这在当时是非常不容易的。早先工会安排过我去疗休养的,因为总是忙,不得空,所以,这一次,工会主席曹福良、厂校校长张伟霖力主我不要放弃。我把工作安排好、厂校的课程调剂好以后就去了。呵呵,一出去就感到厂里的天地太小了,外面的世界真的很大很精彩哦。六天的行程,排得满满的。我们到了绍兴,游览了被刀削斧劈般的山峦包围着的东湖;参观了向往以久的鲁迅故居,三味书屋、百草园与咸亨酒店;瞻仰了大禹陵与轩亭口秋瑾烈士就义处。在我印象中,东湖虽然不大,但是,我们坐在乌蓬船里,仰望四周峻峭的山崖,真是别有情趣;鲁迅故居的文学色彩显然已经被淡化了,我们在这里看到的,只是教科书上写到的鲁迅的“战士”形象与“匕首、投枪”的功效;百草园名不副实,里面好像还有人在种蔬菜,树木草皮稀稀拉拉的样子;那大禹陵排场很大,但还仅仅只是个传说而已,倒是三味书屋与轩亭口秋瑾烈士就义处的民国时期建立的纪念碑,透露出些许过去那段历史的气息。我们是在名气非常大的咸亨酒店用的餐,茴香豆、臭豆腐干,绍兴黄酒当然少不了的,兴致一来,就化了5毛钱借了顶旧毡帽戴上,摆好功架,当回“上大人孔乙己”。然后,我们就非常遗憾地与美丽的杭州擦肩而过,上了莫干山。当时虽然是夏天,但是因为下雨了,山上山下两重天了。我在下榻的莫干山阴山街别墅里冷得发抖了,晚上居然38度热度了。但是,第一天一早,照样爬到山顶看日出。也奇怪得很,太阳一出来,我的热度就退了下去。总之,绍兴与莫干山之行非常愉快,唯一的遗憾,是没有在杭州停留片刻。

我从绍兴与莫干山疗休养回来以后,心里却一直惦记着杭州,因为,杭州我仅仅小学四年级的时候去过一次。,赫赫,阿拉想杭州,杭州就来了。仅仅隔了四个月,轻工业局工会组织获得市级读书活动先进荣誉的集体与个人,到杭州南屏山参加疗休养,而且指明要我去,别人不能够替代。我非常不好意思去,因为我已经到绍兴与莫干山疗休养过了,尽管非常想杭州。我提出还是让其他没有疗休养过的同志去吧,但是,局工会的答复是,这些疗休养费用是局工会出的,是局工会作为奖励市级读书活动先进荣誉的集体与个人的,所以,要么我去,要么放弃,厂里别人不能够去。在这样的情况下,安书记与工会主席曹福良商量决定,让我去杭州参加局工会组织的疗休养。但是,安书记告诉我,他有一种直觉,或许,上面也许在动你脑筋,我们这个厂里或许留不住你了哦。听了安书记这些话,我心里七上八下的,毕竟,我在这个厂里工作生活了整整10年。我对安书记说,人非草木,孰能无情,我对四钟厂还是有感情的。再说,我不但要管厂里干部的中心组学习、全厂的班组学习,还要管理黑板报、宣传画廊、厂广播台、图书馆,手里还有厂校三个班级的课程,厂里也的确需要我。安书记苦笑着说,只恐怕到了那时候,咱们都是身不由己哦。没有想到,我从杭州疗休养回来的一个月以后,安书记这番话应验了。

局工会具体组织这次市级读书活动先进集体与个人去杭州疗休养的,是局工会主管读书活动的老资格工会干部老曹。老曹也可以说是我的领路人了,因为,最后是他拍板,把我的那篇文章报到市里去评奖的。老曹,江苏无锡人,为人热情,喜欢读书,也有一定的文字根底,与基层单位的读书积极分子有着良好的关系,与上级工会的联系也很密切,就是有些老派,还喜欢给领导提意见,所以,他做了几十年的工会干部,还只是个主任科员。但是,我是非常尊重他的,尽管他的老派使人难以忍受。比如,他看到一个女孩,手上戴了三只戒子,他就要调侃人家:“小王啊,戴一只戒子是点缀,戴两只戒子是表示有钱,侬戴三只戒子,是不是想告诉人家,侬是暴发户啊?”弄得人家女孩子的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的。有一次,老曹借我到局工会三天,帮他修改一些读书活动交流材料。中午休息的时候,老曹问我是不是喜欢跳舞,我说,我不会跳舞,因为怕难为情,但是,我喜欢看别人跳舞。老曹说:“原来我不反对跳舞,但是有一件事情,让我不积极组织舞会了。那是局工会组织的一次联谊舞会,我在做工作人员,给客人递茶倒水,忽然,见一女郎满头大汗飞奔进来,说孩子还小,没人照料,只好把孩子反锁在房间里来参加舞会了。你看看,为了跳舞,居然可以不管自己的孩子。再说了,不认识的男男女女,拥在一起搭法搭法,会有什么好事情发生?”喔唷喂,听了老曹的话,我差点没把刚喝的茶水喷出来,都什么时代了,老曹还这样看事情。我尽量忍住使自己不笑,取出新买的随身听,放进一盘流行歌曲磁带听了起来,老曹看了看我的磁带盒子,用非常惊讶的语气对我说:“侬哪能在听流行歌曲啊?”我心里在嘀咕,我为什么就不可以听流行歌曲呢?当然,我没有去顶撞他,因为我知道,老曹的家庭生活并不如意,妻子病故以后,因为他续弦了,所以,三个子女对他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而第二位夫人不知何故,原来的恩爱夫妻,也常常“冷战”了,他在家里几乎是没说话的份了,呵呵,那就让他常常数落数落我吧。我敬重老曹,主要是看他为局里的职工读书活动不辞辛劳,我们哪个基层的读书积极分子遇到麻烦事情与困难,老曹常常会在第一时间赶去热心地排忧解难的。这次安排系统读书积极分子去杭州疗休养,也是老曹在局领导那里据理力争,才成功的。

这次杭州疗休养下榻的地方,是地处杭州净寺旁边,苏堤对面,离花港观鱼不远的南屏山饭店。以前,这里是老人家在杭州游泳的地方,里面有个非常大的室内游泳池,我们居住的房间,就是老人家游泳以后休息的地方。南屏山饭店的大院里,有宽大的草坪,据说老人家有张坐在藤椅上的照片,就是在这里拍的,我们把房间里的藤椅搬到了草坪上,摆好了姿势拍照留念,可惜,现在这张照片我找不到了。还好,我们全体在大草坪上的合影还在,我翻拍以后放在博文下面了。南屏山饭店里面可以直通章太炎的陵寝,走小路过去不消两分钟。现在的南屏山,是时下杭州为数不多的收费公园,名称是“太子湾公园”。这次杭州疗休养时间是四天,安排了一些爬山探洞的活动,我没有参加,独自一人围着西湖走了四圈。以后有两天都在下雨,老曹让我们自由活动,我与手表厂的周建国、仇敏杰,木材一厂的孔益玲,四人相约雨中上了玉皇山。雨中的山色空朦,空气有一种甜丝丝的气息,我们看到了半山腰的五代石刻造像,到了山顶,因为雾气太大,没有看见八卦田,但是,在山顶茶室里,我们沏上一杯上好的龙井,三五知己在一起,谈人生遐想,聊书人书事,好不快哉。

其实,在杭州的时候,老曹已经知道了,市读书指导委员会办公室准备借我去那里工作的事情,但是,他口风很紧,居然滴水不漏。从杭州回来以后,老曹给我打了个电话,说市读书指导委员会办公室要借用我的事情,主要是去编辑《书讯报》上每月三个版面的“读书专版”。我说,恐怕不行的,因为在单位里,我担当的事情非常多的,几个人都替不了了我的,我是住在厂里10年,才把这些繁杂的工作完成的。如果我每天回家,肯定要耽误厂里超负荷的工作的。在电话听得出,老曹有些不高兴,他说,你还年轻,眼光要放远。市读书指导委员会办公室的负责人会来你厂与安书记商量的,我只是先让你有个精神准备。当天下午,市读书指导委员会办公室的负责人陈振民给我来了电话,介绍的情况与老曹告诉我的一样,主要是征询我对于借出来工作的意见。我说:“我没有意见,为上海的读书活动出点力也是应该的。但是,厂里的工作不能够耽误的,因为我的工作还无人替我,只能够我自己辛苦一些,我建议,三天借在外面工作,三天在厂里工作,具体的情况,你们要和厂里领导商量。”陈振民非常爽快地答应了。几天以后,在老曹的陪同下,陈振民来到了我们厂里,与安书记协商借用我的事宜。中午,我陪他们在餐厅里吃了客饭,他们告诉我,安书记已经答应借用我的事情,但是,只答应借四个月,在这四个月里,我三天借在外面工作,三天在厂里工作,陈振民还给我看了他与安书记签的《关于借用***同志到市读书指导委员会办公室工作四个月的协议书》,陈振民与安书记是甲乙两方,中间人是老曹。就这样,我开始了我的准白领生涯,但是,这个三天借在外面工作,三天在厂里工作,异常地劳累,我的体重又开始急剧下降。后来,为了我这次借用在外面的事情,风波迭起,因为,我那个“冤家”----“妲己”厂组织人事科长傅乐安没有闲着。阿华头还要经历怎样的考验?欲知后面的故事,请看下集,“书痴自述之白领生涯”(2),哦,文章的字数已经4600了,赶紧打住。

 

原来84年的照片找不到了,这是86年我与冶

金局的朋友,在绍兴咸亨酒店门口拍的照片

书痴自述之白领生涯(1)开篇(原创自传体散文) - 阿华头 - 阿华头的博客

 

1984年上海轻工业局工会组织读书积极

赴杭州休养合影照片,我在最后一排右三

书痴自述之白领生涯(1)开篇(原创自传体散文) - 阿华头 - 阿华头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99)| 评论(3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