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华头的博客

一个喜欢读书的上海土著

 
 
 

日志

 
 
关于我

上过山,下过乡,拿过枪,当过兵团战士,进过厂,开过机,拿过锤,当过工人阶级,做过报社电台兼职记者编辑,坐过写字楼编辑部,发表过大大小小的文章数百篇,担任过20多本图书的撰稿\编委\副主编之类,自己也出过几本书,但还没有出版过使自己满意的书,现在正为此而努力。

网易考拉推荐

书痴自述之白领生涯(4)(原创)  

2009-04-10 11:47:53|  分类: 白领生涯实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书痴自述之白领生涯(4)(原创) - 阿华头 - 阿华头的博客

 

书痴自述之白领生涯(4)

 

上一集,我写到,厂组织科长傅乐安在厂工会的副主席陪同下,到读书办来笑嘻嘻地下最后通牒了,言明半个月以后,我如果再不回厂,就停发我工资了。而钟表公司组织部,一直以所谓“防止人才外流”这样冠冕堂皇的理由,卡着我的调动到总工会去工作的事情。同一天,总工会宣教部长傅惠霖约见了我,他老人家好像已经是胸有成竹了,他安抚我说:“办法总比困难多,你的调动只是时间问题,至于单位半个月以后停发你工资,这没有什么,他们停发,我们补发,或许,不到半个月,你就可以调到总工会系统来工作了”。我听了他的话,很是欣慰,但是,我没有告诉傅惠霖部长,其实,厂里正在给职工加工资,而且,长期没有声音的企业自建的职工住房,也已经有了眉目了,据说马上要进入住房分配阶段了。厂里70多个住房困难户,我是排在第一位的。我想,有得就有失,鱼和熊掌是不可兼得的,而且我现在已经到了调动的节骨眼上了,人争的就是一口气,所以,我就宁可舍弃分房与长工资的机会,也要调出厂来。我把我的想法与夫人说了,她比我实际,劝我还是尽快回到厂里去工作,因为可以分房子、长工资啊。她还说安书记与她通过电话,安书记允诺,只要我马上回厂去工作,马上就会分配房子给我。我说,自己铁了心要调出厂来,主要的原因是,厂里有傅乐安这样的人把持着组织人事大权,而且处心积虑地给我穿小鞋,在这个厂我是非但不会有好果子吃,而且心情一直是压抑的;再说,开弓没有回头箭,我在市读书办的工作非常适合我,错过这样的机会,我也许要后悔一辈子的。最后,夫人迟疑了半天,还是被我说服了。

后来,总工会宣教部长傅惠霖找到了原来的轻工业局工会副主席,名字我记不清了。当时她在总工会担任女工部部长,让她代表总工会与轻工业局组织部联系,协商解决我的调动问题。没有想到,轻工业局组织部同意了,而且马上给钟表公司组织部发出了指令:放人。就这样,我调动的事情很快就有了转机。一天,钟表公司组织部来电话让我去办理调动手续,接待我的,依然是这个面无四两肉的瘦高个部长。可这次,他好像完全变了个人似的,对我是满脸堆笑,反正他面部的肌肉实在是异常活跃,他又是奉茶又是敬烟,还说以后希望我在上面,钟表公司如果遇到什么事情,让我胳膊要往里拐云云。这人啊,就那么势利眼,我淡淡地笑了一下,没有说话。1985年,9月8日,我正式到市总工会组织部报到了,分配我到市读书办工作,编制属于工人文化宫的事业单位编制,但业务不受文化宫领导,直接在市总工会宣教部领导下工作。

一个星期以后,厂组织人事科长傅乐安到文化宫里来送交我的人事档案了,因为她不知道文化宫的人事科在哪里,所以,就到读书办来找我了。这个傅乐安,也真会演戏,见了我又是祝贺又是恭喜,那亲热的样子,外人真的以为我们是老朋友了。我在送傅乐安到文化宫五楼人事科去的一路上,发觉傅乐安捧着的我的档案袋怎么这样厚重?我年轻轻的,良民一个,哪来那么厚的档案材料?后来,我终于明白了,因为我是写过入党申请的,而好像以前是特别重视政治审查、外调之类的事情的。据我所知,我北京的舅舅,杭州的阿姨,西安的伯父那里,他们都去过了,就连一个八杆子挨不着的远在广州的远房亲戚那里,他们也去调查过了,尽管他们都是些老党员、老工人。赫赫,当然啦,好在我的这些亲戚都是住在风景名胜城市里的,这外调顺带逛风景,就好像搂草打兔子一样自然了。我有时候突发奇想,假如我有亲戚住在月球上,他们难道也去调查?我记得在厂里的时候,也接待过几次别人的外调,都是入党的政治审查,我知道,我说的任何话语,都是要进入人家的档案袋袋的,所以,我打定主意,绝对不说任何一句不利于被调查者的话,而不管以前这个人与我关系怎么样。有时候,我也真纳闷,一个活生生的大活人放在你们面前,你们不去好好地了解与使用,偏偏要千里迢迢、不惜工本,耗费大量的人力物力去问那些与被调查者毫不相干的人,好像只有这样做了,你们才安心。这些可笑的举动,在当下听来,就像天方夜谭一样,可在当时,就是这么干的。事实证明,这些劳民伤财的内查外调政治审查,是当时那“阶级斗争,一抓就灵”时代的产物,后来,国家还下达了正式的文件,宣布给人们、尤其是年轻一代的档案“减负”,清除那些不必要的外调材料,否则真的要创造出“年轻的历史问题”了。

与我调进读书办工作同时发生的事情,是我的直接领导,也是哥们,陈振民被宣布正式担任市读书办的常务副主任了。原来在读书办的老宋与小倪回文化宫工作了,那位有演讲天赋从南京空军话剧团下来的,漂亮的女复员军人小王也先于我调入了读书办。至此,读书办已经换了一茬工作人员了,气象为之一新。而那位读书办负责人老胡,他的脸拉得更长了,显然,他在为自己在这一轮副主任搏弈中的败落而恼怒。其实,这怨不得别人的,人生没有彩排,每天都在现场直播。你老胡的过去与现在的所作所为,决定了你在读书办是呆不下去了。后来,老胡提出要回文化宫工作,领导没有答应,而且一直在挽留他。但是,老胡他好像越扶越醉,最后,他居然可以整整二十天,天天在读书办里的办公桌前坐着,不理睬任何人,不做任何工作,只是把手里的圆珠笔,在工作手册上装模作样划来划去。后来,领导知道了,也不去说他,就把他晾在那里,看他如何下这个台阶。老胡终究还是屏不牢了,他看现在的读书办里,还是我算好说话的,就来求我帮忙,让他早日下这个台阶。我说可以啊,你要我做什么尽管说。老胡说:“你是张伟强(时任总工会副主席,38年参加革命的正局级干部,全国政协委员)老太太一手培养的,你能不能给张老太说一下,我想你陪我去拜访她老人家一次,让她点个头,我就可以回文化宫去工作了。”我没有犹豫就答应了,当即打电话与张伟强副主席联系了。张伟强副主席在电话的那一头,听完我的述说以后,她沉默了好长时间,最后答应明天(星期日)上午10时,在家等候我们。

第二天上午,我买了束鲜花,老胡买了两只大西瓜,一起来到了愚园路601号张伟强副主席的家。那是一幢三层楼荷兰样式的洋房,是上海电影局的产业。因为张伟强副主席那在文革中被迫害致死的老爱人,是原来电影局的组织部长,因此,张伟强副主席就一直住在这里的底层。据老人家说,原来著名的电影演员张瑞芳,以前有好长一段时间,就住在她的楼上。她老人家在洋房外面,那有几百个平方花园的树阴下接待了我们。老人家是山东人,很是好客,橘子水,龙井茶与切开的西瓜都已经在石桌子上摆好了。但是,宾客坐定以后,老人家却只和我一个人说话,从我的近期工作,学习情况,家庭住房等等,一直问个不停,都快半个小时过去了,她老人家就是不和老胡说话。我看这样下去不是办法,赶紧直截了当地说明了我们的来意。我刚刚开口,老人家就示意我不用说了。张伟强副主席对老胡说了这样一番话:“你闹着要回文化宫,我挽留你几次都不行,这说明我带兵无方。好吧,现在就如你所愿,让你回文化宫去工作,而且位子也给你安排好了,担任文化宫办公室主任。级别给你定了正科,没有让你吃亏,陈振民现在还只是副科的级别,你应该知足了。但是,我给你丑话说在前面,小刘(我)与小王的编制还在文化宫里,读书办设立在文化宫里,如果以后让我知道,你利用职权欺负他们两个,或者干扰刁难读书办的正常工作,我就跟你没完!”呵呵,吓得老胡马上站了起来连声说道:“不敢不敢,不会不会。。。。。。”就这样,老胡总算如愿回到文化宫,做了正科级的办公室主任。张伟强副主席与傅惠霖部长,还在巨鹿路上的医务工会俱乐部里,摆了一桌酒席,为老胡送行。

但是,江山好改,本性难移。像老胡这样的人,你要他改掉以前当组织人事干部时候,那喜欢整人、习惯阴损人的毛病,实在是很难很难的,难怪张伟强副主席给你丑话说在前面。老胡先是在工作上刁难读书办,原来读书办所有的文字材料,全部由文化宫文印室打印的,而且从来没有耽误过。但是,老胡这个文化宫办公室主任一上阵,就卡住读书办的需要打印的文字材料,最起码耽误你一个星期时间。这还不算,他居然以职位来诱惑我,让我马上提出到文化宫去工作,他可以安排我去担任文化宫一个部门的负责人。这一招很毒,据说孙子兵法上有的,叫作“釜底抽薪”。他明明知道,我在读书办里已经是主要的撰写文字材料的人,用一些利益来诱惑你,让你自己提出离开读书办。总之,老胡希望他离开以后,最好明天读书办就垮台。但是,他看走眼了,我才不是这样无情无义的小人,我没有犹豫,立刻就拒绝了。这老胡就来了另外一手,嘿,到年底发年终奖金的时候,别人全部有,偏偏我与小王的年终奖金硬是没有下来,直到春节过后半个月,我们才拿到年终奖金,一看,我们两个读书办的工作人员,是拿文化宫里最低的年终奖金。这还不算狠,最绝的是,老胡知道我是婚后无房的困难户,他马上修改文化宫的分房规则,把其中原来的“新进文化宫的人员,在工作三年以后,可以享受福利分房待遇”这一条,改为“新进文化宫的人员,必须在工作五年年以后,才可以享受福利分房待遇”。我知道,这是我没有听老胡的话,人家给我颜色看了,反正是怎么让我难受他就怎么做。当然,老胡他又错看我了,以为他这样一来,我就会服软。嘿嘿,我这个人,表面上看上去软不邋遢的一介书生样子,平时也没有一点脾气,但是,他不知道,阿拉脾气倔得很,骨头硬着呢!为了对得起张伟强副主席与傅惠霖部长前辈的推荐与器重,为了我自己喜爱的工作,我既然可以放弃厂里马上可以到手的房子,我同样可以在文化宫里再苦熬五年再得到房子,不就是五年吗?

当然,这个老胡的不地道不厚道,也不完全是对我一个人的,常常喜欢做些损人而不利己的事情,就是他一贯的做派。一次,我们文化宫里10多个要求入党的积极分子在一起开会,主要是文化宫党委想听取我们对于马上要发展入党两位同志的意见。按常规,党委并不需要到现场来听的,而是我们这些积极分子的组长,把我们的意见汇总以后,再向党委汇报。我很高兴,因为我看到了党委马上要发展入党两位同志的名单里,有我们读书办原工作人员老宋与文化宫图书馆馆长老陈的名字。但是,我们开会之前,老胡这个不速之客不请自来了,他说是有些情况要让大家先了解一下,因为老胡是文化宫党委的组织委员,大家就洗耳恭听了。老胡故作严肃状,一本正经地对我们说,老宋的父亲是国民党有相当军阶的医官,而老陈社会关系复杂且有亲属政治面目不清云云。我一听心里就光火,嘴巴就关不住了,我问老胡:“文化宫党委是要听取群众对这两位同志的评价,还是特意来宣布他们是有问题的?你刚才说的那些,是代表谁来讲的?”老胡见状,颇为尴尬,就说了句:“我代表我自己,当然,我也是党委的组织委员,我只是想让大家比较全面地了解他们的情况,大家别误会,别误会。”说完以后,他马上溜之大吉。老胡走了以后,我们这些积极分子都非常气愤,这哪里是在发展积极分子入党,分明是在抛材料整人。于是,大家憋着一肚子的气,就给发展对象老宋与老陈一口气写了10多条优点,缺点我们一条也不提。

话分两头,读书办这里,我真是忙得不亦乐乎,因为,除了继续办好每月三个版面的《书讯报》读书专版以外,陈振民又把筹备举办上海有史以来的第一次全市性的书评征文,筹备召开上海读书活动第一届读书论文年会这样重大的事情,压在我的肩膀上了。当然,陈振民也非常体贴人,他说:“忙完这两件事情以后,正好轻工业局工会要组织读书积极分子上黄山休养,他们邀请读书办去一位同志,那就你去吧。还有,你结婚以后一直没有房子,这样不好,对工作对家庭都不好。你房子的事情,我们正在另外想办法。”当然,根据文化宫的新规定,我要五年以后才可以享受福利分房的事情,我没有与夫人讲。孩子已经三岁了,阿华头的房子究竟什么时候才有着落?我的黄山之行能不能成行?老胡还会对我耍什么花样?请看下集,“书痴自述之白领生涯”(5),文章字数已经超过4700了,赶紧打住。

1985年我在市读书办的工作场景

书痴自述之白领生涯(4)(原创) - 阿华头 - 阿华头的博客

 

1986年我在江苏无锡太湖之滨

书痴自述之白领生涯(4)(原创) - 阿华头 - 阿华头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68)| 评论(58)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