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华头的博客

一个喜欢读书的上海土著

 
 
 

日志

 
 
关于我

上过山,下过乡,拿过枪,当过兵团战士,进过厂,开过机,拿过锤,当过工人阶级,做过报社电台兼职记者编辑,坐过写字楼编辑部,发表过大大小小的文章数百篇,担任过20多本图书的撰稿\编委\副主编之类,自己也出过几本书,但还没有出版过使自己满意的书,现在正为此而努力。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书痴自述之白领生涯(5)  

2009-04-25 17:51:25|  分类: 白领生涯实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书痴自述之白领生涯(5) - 阿华头 - 阿华头的博客

 

  书痴自述之白领生涯(5)

 

上一集,我写到,根据文化宫的新规定,我要五年以后才可以享受福利分房的事情,我没有与夫人讲。我们的孩子都已经三岁了,而阿华头的房子一直在空中飘,我没有多想,但又不得不想,因为房子是每天都要面对的事情哦。于是,我就一头扎进工作中,让繁忙的工作忘却没有房子的苦恼,只是心里真觉得对不起自己的夫人,呵呵,我想起前些年,夫人到厂里来找领导要房子的时候,我的忘年之交副厂长黄明德和她开玩笑说的话:“俗话说,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你嫁给小刘,正好像是嫁了个猴子满山走哦”。可不是,我们结婚三年,居住地也搬了三次。想到这里,我不由得十分烦恼。当然,这个时候读书办的工作异常繁忙,也容不得过多去想这些事情。

首先,给我非常大工作压力的,是我承担具体组织工作的,举办上海市首届书评征文,筹备召开上海读书活动第一届读书论文年会这样重大的事情,这两件工作重重地压在我的肩膀上了。工作压力大,我是不怕的,反倒觉得这是个锻炼自己、提高自己的大好时机。通过组织筹备这些重大的活动,虽然从登录来稿,初选来稿,邀请评委,召开评委会,筹备奖品证书,印制光荣榜,举办发奖会,我忙得不亦乐乎,但是,我也的确学到了不少知识与本领。首先,我知道了书评不是普通的读后感和读书心得,更不是读后抄。书评是一种发现与创造,就是要言他人所未言见他人所未见,把你读的这本书的得失成败能够读出来。同样,书评从严格意义上说,是一种文化批评,不是那种廉价的“你好我好大家好”。写好书评,关键还是在于读书,以后,我常常有这样的体会,为了写好一篇书评文章,我甚至要读好几本书,读作者的其他作品,读作者的生平;而书评文章的语言要求是很高的,是一种带有思辩色彩的文艺性的论述。现在,真正意义上书评文章已经非常少见了,原因不外乎两个,一是书评文章不但难写,而且发表也是个问题,二是人都是喜欢别人对自己的作品说好话,即便是一些所谓的名家,也难免俗。我有过这样的经历,我有位名气非常大的社会学家朋友,以前我们是非常要好的朋友,常常请我去替他的杂志出选题,就是因为我在解放日报上发表了一篇对他的一本著作的书评,(该著作公然说21世纪家庭要消亡,试管婴儿要普及,青年人到那时谈朋友全部是爱情至上了云云)从此翻脸不认人了,当然啦,我这篇书评文章是指出了其论断的荒谬,人家当然不高兴了。可见,真正要开展文化批评是很难的。尽管如此,我的书评文章,在这一阶段,还是写了不少的,少说也有几十篇,而且,大部分是用真实姓名在报刊上公开发表了。

另外,我通过参与上海读书活动第一届读书论文年会的组织筹备工作,使我明白了,写论文、做学问光凭认真是远远不够的,论文的选题独特与自己的兴趣特长,以及社会的需要,三者缺一不可。我们上海读书活动第一届读书论文年会的评委,都是上海学术界、新闻界泰斗级的前辈,使我这个小人物得以与他们在一个会议室里开小会,尽管我只是当下手,但是自己觉得脸上非常光彩,他们当中有上海市社联主席罗竹风、上海市伦理学会会长周原冰、上海社会科学院院长蓝瑛、上海市出版局局长宋原放、解放日报总编王维、文汇报总编马达等等。这些德高望重的前辈,他们严肃的治学态度,丰富的学识,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因为他们都是市读书指导委员会的领导,这使我有机会可以常常面对面地聆听他们的见解。后来,有一次市读书指导委员会全体委员会议,是在苏州洞庭西山的市总工会疗养院里开的,陈振民在会议上被正式任命为市读书办副主任。我还和他们一起探道教第九洞天林屋洞,爬太湖七十二峰中的最高峰飘渺峰,早晨一起看西山太湖日出,下午寻访东山雕花楼。有些领导与我们还成为了很好的朋友。但是,话又要说回来,在上海的文学界、学术界、新闻出版界,后来上来的一些所谓的作家、学者、专家,其中有些人的做派,实在让人不敢恭维,这里略略记叙一、二。

一次,上海港务局工会发来请柬,说是他们局下属的民生装卸公司,有个“海草”文学社成立五年了,要搞一个文学社成立五年庆,邀请读书办派员出席,陈振民让我去,我到了那里一看,真是喜气洋洋,一派节日的气氛。他们给我们每一位来宾的胸口别上了一朵鲜花,下面的红绸带写着两个金色的字:贵宾。他们文学社的成员,每人也别上了鲜花,红绸带写着“社员”两个字。墙壁上醒目处,贴着一张巨大的表格,表格上端“春华秋实”分外醒目,而表格里清楚地记录着“海草”文学社成立五年来,在全国各地报刊杂志发表的1000多篇诗歌、散文与小说的名称。宾客坐定,热茶奉上,文学社五周年的庆祝会开始了。港务局的工会主席首先发表了热情洋溢的祝贺词,接下来是文学社的社长介绍情况,文学社的社员朗诵自己的诗歌、散文作品;最后面的程序,照例是来宾讲话。首先,是由在劳动报工作的著名工人诗人居有松即席赋诗一首,表示祝贺;接下来,是由上海某文学杂志编辑、作协会员张某人发言祝贺,赫赫,你们千万不要小看这个张某人,名气不大,口气很大,他出过一本短篇小说集、写过一个电影剧本,充其量也就是个三流作家,但是,他的发言,却是语惊四座。只见张某人站了起来,稍稍把他的秀朗架眼镜往上推了推,用他那使劲睁也只是两个小黑点的眼睛环顾四周,一脸的傲气,没有丁点笑容,呵喝,呵喝,张某人清了清嗓子开了腔:“你们的文学社成立五年了,今天,我不是来祝贺的,我是来泼冷水的!文学是一条小道,光靠勤奋是没有用的,要想成为作家,主要是靠悟性。所以,我坦率地告诉你们,你们中间的人,可以成为作家的概率等于零。”张某人言毕,全场一片寂静,因为谁也没有想到,这个张某人会这样无理,更没有想到,他会在这样的场合说这样的话。因为,这个张某人,恰恰是从港务局码头上走出去的工人作家,真是一年土,两年洋,三年不认爹和娘!他的这番话,等于就是在骂人,好像只有他是有悟性的聪明人,别人都是没有悟性的白痴。大作家我也是见到过不少的,也当面听到过他们的讲话,像茹志娟、白桦、王西彦、叶辛、陆幸儿、赵丽宏等等,没有人像张某人这样傲慢无理的。

轮到我这个来宾讲话了,呵呵,谁笑到最后,谁笑得最好。在工友们期待的眼神中,我走到了主席台的话筒前,我说:“书友们,工友们,海草文学社成立五年了,我是代表总工会与读书办来向你们表示祝贺的!墙壁上贴着的五年来你们发表的1000多篇诗歌、散文与小说的目录,是你们辛勤耕耘的丰硕成果与最好见证。在这里,我恳请大家千万不要迷信作家,作家只能远看,而不能近观。因为远看作家,像如来佛一般,他们的身后有一道耀眼的光环,但是当你近看他们时,光环消失了,原来作家和那么一样,也是凡身肉胎,也是一副鼻孔,两只眼睛,也要吃喝拉撒睡。所以,你们现在要考虑的,不是能不能成为作家的问题。我以为,你们手里的这支笔,只要对得起港区的父老乡亲,对得起脚下港区的这片热土,心里装着咱们普通的老百姓,心里装着养育你们的这片土地,你们就可以放胆地写,说不定,过了若干年以后,你们这里也许能够出几个比作家还要强的也没准,我在这里衷心地祝福你们!”没有想到,我发言完毕,台下竟然是长时间的热烈的掌声。港务局的工会主席激动地走上台来,紧紧地握着我的双手说:“谢谢你,谢谢你,谢谢你为我们打气。”我笑答道:“没有办法,原来的发言稿我没有用,看到别人给你们放气,我就赶紧给你们打气了。”会议结束以后,在主办单位用大客车把我们来宾送到陆家嘴轮渡口的途中,那位刚才口吐狂言的张某人正好坐在我身边,他讪讪地问我,您就是总工会的阿华头?我点头称为是,反问道,您就是作家协会的张某人?他也点了点头。我知道,这家伙心里一定在想,认得侬,迭只阿华头!后来,在上海作家的一个小圈子里传出话来:“总工会里有只阿华头,说起话来非常狂妄”。我真的纳闷了,究竟是谁狂妄?

今天,我在这里写回忆录,我想告诉大家是,千万不要盲目地崇拜所谓的名人,我们没有要求名人的每句话都是名言,但是,说话办事要手拍胸膛,对得起自己的良心。有些名人,我是看着他们怎样成为“名人”的。目前的上海,在电视媒体上出镜率最高的两位所谓的“名人”,说穿了,他们近乎于江湖混混。一位是被冠于“资深媒体人”头衔的家伙,他是特征是磕巴。以前他文章写得颠三倒四,现在一下子居然红了起来,频频出现在电视谈话类节目中。忽然间,我想起多年前,我在《书讯报》社当兼职编辑时的情景,他曾经为发表一篇只有豆腐干大小的文章来找过我,说文章已经投到编辑部三个月了,为什么还没有发表?让我帮一下忙,疏通一下。经过询问,我把主编对他文章的批语告诉了他:“此文语言晦涩,思路混乱,不知所云”。他看罢批语,勃然大怒,一边把稿子放进皮包,一边骂骂咧咧,其中有几句话的大意我还记得,意思是主编有眼无珠不识货,说写文章第一要义就是要写得别人看不懂云云。谁料想,士别三日当以刮目相看,尽管此君说话还是磕磕吧吧,文字还是颠三倒四,居然被作为特殊人才被引进沪上第一大报,经常写一些别人看不懂的文章,不时说一些众人听不懂的话,还混了个成功人士。看来,今后写文章一定要写得别人看不懂了。

还有一位,就是穿梭于沪上电台、电视台、大小厅堂、会所的一位名牌大学的教授。20多年前,当他还是个大学历史系的讲师,为人还算谦恭,专攻阅读学。我认识他,主要是当时他让我推荐他的学术著作。谁料想,20多年时光不仅把他修炼成为一个教授,还把他变成了万能胶水,吃他药上他当的人不知其数,他现在根本没有时间写什么著述了,今天讲股票,明天讲足球,后天讲婚恋、大后天讲礼仪,可以这样讲,除了计划生育他没有讲过,其他什么都敢讲。近年来,人们除了在电视上看他乱说一气外,还常常在一些讲座上见到他。一次在地处外滩的单位礼堂里举办网络知识讲座时候,不知谁请了他这么个货色,其实他根本没有好好备课,上来东拉西扯就是不进入主题,期间不时跑下台来,用英语问听众问题,后来懂英语的朋友告诉大家,这他是在炫耀自己已经在网上看过某本书了,就这样,宝贵的时间就这样被他耗掉了,真正的网络知识他居然一句也没有讲。

另一次是在沪上某社区的小范围的理论研讨会上,他迟到了近90分钟,满脸通红,满嘴酒气,坐下来以后就劈头盖脸地把东道主狂贬一通,立马抬腿走人。有人看了一下时间,正好15分钟。他说要赶下一个会场,就急匆匆地扬长而去。诸君千万别以为他是在积德行善义务劳动,要没白花花的银子进账,他才不会像张天翼笔下的华威先生那样赶场子呢。有个类似公益活动的讲座请他来讲了90分钟,象征性地给他500元车马费,他后来打电话给主办单位说:你们给少了,如再这样以后就不来了。真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就是这个“万能胶水”,最近他的学生请他吃饭,他不仅迟到了1个小时,而且还责问学生:你们知道我1个小时多少钱吗?你们请得起吗,说完扬长而去了哦。其实,从尊重知识,尊重人才的角度看,大学教授讲课拿点费用也是天经地义的事情,问题是你不可以做万能胶水,除非你是个全能教授。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但是,你不能为了自己有更多的银子进账,就去误人子弟啊。这就像鲁迅先生说过的那样,无端地空耗他人的时间,等于是在谋财害命呵!

呵呵,白领时代的阿华头与所谓“名人”的故事,是我白领生涯的一个组成部分,而且故事是非常非常多的,当然,也不尽然全部都是负面的故事,以后,我再给大家讲。但是,我想说的是,在所谓的“名人”面前,请站直了,别趴下,因为你在人格上丝毫也不比别人低下。好了,我忙完了上海市首届书评征文和上海读书活动首届读书论文年会的时候,轻工业局工会邀请我们读书办派员参加他们的读书积极分子黄山之旅的邀请函也来了,而夫人却不知道怎么,知道了我要在文化宫里待上五年才能够分配房子的事情。阿华头的黄山之行遇到了些什么事情?他的半个老婆房子的事情,究竟有没有希望?请看下集“书痴自述之白领生涯”(6),文章字数已经4700了,赶紧打住。

  评论这张
 
阅读(78)| 评论(4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