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华头的博客

一个喜欢读书的上海土著

 
 
 

日志

 
 
关于我

上过山,下过乡,拿过枪,当过兵团战士,进过厂,开过机,拿过锤,当过工人阶级,做过报社电台兼职记者编辑,坐过写字楼编辑部,发表过大大小小的文章数百篇,担任过20多本图书的撰稿\编委\副主编之类,自己也出过几本书,但还没有出版过使自己满意的书,现在正为此而努力。

网易考拉推荐

书痴自述之白领生涯(3)(原创自传体散文)  

2009-04-03 15:37:02|  分类: 白领生涯实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书痴自述之白领生涯(3)(原创自传体散文) - 阿华头 - 阿华头的博客

 

书痴自述之白领生涯(3)

 

上一集,我写到,总工会组织部派员到我厂里去外调,同时协商我调动的事宜。我的那个冤家对头,接待人是组织科长傅乐安,她找了一批人来参加座谈会,把我说得一塌糊涂一无是处。为此,陈振民打电话来,让我马上到总工会组织部去一次。我与傅乐安有什么结解不开呢?就是因为有一次,一张党员开会的通知,我广播了13次,那组织科长傅禄安,她还要我播,我觉得党员开会这样子不好,已经广播了13次不说,而且离开会的时间已经过去了45分钟,再反复广播影响多不好,我就没有再播,当时就结了怨,我清楚地记得傅乐安恶狠狠地对我说过:走着瞧!再后来,这个“妲己”傅乐安与“纣王”副书记大佬李(就是在前面蓝领生涯里我写到的,用烈士墓碑做盆景的人)晚上在厂里鬼混,出来的时候在厂门口一帮单身汉职工起哄,而我正好在门卫间这里护厂值班看到这一幕。听外婆讲,别人在做龌龊事的时候,你最好不要看到,因此看到了要触霉头的。你看,这个自己做了无数坏事的傅禄安,在10年时间里,无论是我的提干、入党、上夜大学,做兼课老师,还是现在对于我来说是非常要紧的单位调动这些事情上,她一直给我穿小鞋,现在想来,真是君子得罪十个也不要紧,小人一个也不能得罪的。

冒着磅礴大雨,我急忙赶到地处外滩的市总工会,到组织部一看,陈振民与总工会组织部的谢明珠已经在等我了。谢明珠告诉了我她到四钟厂外调召开座谈会的情况。哦,至此,我终于明白了,傅禄安对我使用了什么手段。因为我在清查“四人帮”上海余党的期间,是驻厂工作队领导下的材料组成员,那些最后被劝退和清除出党的造反派,我是得罪了不少的。而这一次,傅禄安为了达到阻止我调动的目的,居然不惜与“魔鬼”结成联盟,她把这些被劝退和清除出党的造反派都叫来参加座谈会了。可以想象,在这些对我咬牙切齿造反派的嘴里,能够说出什么好话来。好在文革的恶梦已经过去了,那种靠莫须有的罪名来迫害人的日子,毕竟一去不复返了!党的三中全会确定的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已经日益深入人心了。今天,总工会组织部门来找我核实情况,就说明对人的评价的慎重,说明党的优良作风已经回归,傅禄安们的伎俩虽然恶劣,但是,已经不能够轻易得逞了。我把厂里的情况比较详细地给总工会组织部门做了说明,并感谢他们及时与我通报了情况。根据我反映的情况,总工会组织部门决定再次去四钟厂开一次座谈会,而且是在1700多名职工的工号里,用随机抽样的方式,确定参加座谈会的人选,而且明言,座谈会厂组织人事科长傅禄安必须回避。喔唷,这次被随机抽样抽到参加座谈会的20名职工里,有安书记,黄明德副厂长,张伟霖校长,小冯,张康龙和七八个车间的青年工人。碰巧的是,里面没有一个造反派。座谈会的结果非常好,大家对我的评价很高。最令我感动的是,参加座谈会的干部、职工,主动要求在座谈会的记录上签名作证。我很欣慰,我在这个厂里的十年光阴没有虚度。

这第二次座谈会的结果,使总工会坚定了要我进读书办的决心。而傅禄安却是硬的阻拦一招不行,就来软的拖拉一招。表面上,厂里答应放人,而实际上却让钟表公司组织部门出面来顶牛。一天,傅禄安打电话给我,说钟表公司组织部门约我去谈话。我不敢怠慢,马上去了延安路四川路口的钟表公司组织部,在门口遇到了在那里工作的技校老师左允桂,左老师刚刚和我说了句,你的调动在公司卡住了。钟表公司组织部部长进门了,一个精瘦的高个子,而且是面无四两肉,他毫无表情对我说:“你必须明白,你是干部,而干部是应该由我们钟表公司组织部统一调配使用的,所以,你的工作单位,不是由你来选择的,也不是总工会想调你就可以调走的。既然四钟厂答应放你出来,我们准备把你安排到地处南京西路王家沙点心店旁边的钟表公司研究所去做宣传干部。现在找你来,告诉你,是让你有些思想准备。总工会组织部的人来过了,我就是这样对他们说的。因此,关于你想调离钟表行业,到总工会去,这已经是不可能了。”说完,这个家伙就摆出一副大局已定,不可商量的架势。当时,我是从内心鄙视这些靠整人过日子的家伙,心里在想,自己原来对于调出四钟厂的态度,并不是很坚决的,但是,现在事情发展到这样,我也就铁了心地非调出来不可。我知道,傅禄安已经与钟表公司组织部串通好了,就是把你压住,不让你调动。心里有气,我嘴巴就关不住了,我对那钟表公司组织部长说了这样一段话:“我是干部,这个不假,但是,我不是任何人的私有财产。不管我今后到哪里,今天我可以明白告诉你,我不会到你安排的钟表公司研究所去做宣传干部的。另外,你应该知道的,我只是个非党的群众,并不适合做宣传干部的。”说完,我扭头就走。心里在想,你官大一级就可以压死人吗?我才不买这个账呢。

调动的事情就这样拖了下来,但是,我在读书办的工作倒是越来越忙了。我把全身心投入到工作中去,紧张的工作,使我暂时忘却了傅禄安们给我带来的不愉快。在读书办与书讯报的共同努力下,我们举办了为期三个月的上海乃至全国有史以来的第一届书评员讲习班,我是具体的组织者。全市有250位职工书评员,分两批参加了这个独特的书评讲习班,其中有些学员,现在已经是上海颇有些知名度的编辑、记者与作家了。我们的书评讲习班举办的方式与众不同,一是不收费的,报名的时候交一篇书评习作就可以了;二是出版社在上课之前,给每个学员送书先阅读,听完老师讲课以后,再写习作,下一堂课再由老师当堂评论学员的习作,其中优秀的习作在书讯报上发表;三是师资力量雄厚,老师都是我们请来的上海名家,为此,我也结识了上海文艺出版社的总编江增培、副总编郝名鉴,上海人民出版社的副总编黄行发,解放日报读书专版的主编伊人,上海滩杂志的主编吴云甫,上海译文出版社总编室主任王有波等老师,有的还成为了很要好的朋友。我的第一篇书评文章《拂去历史的尘埃---评长江万里行》,以及以后发表的评论《唐诗之旅》,描写我技校同学董世杰的不幸遭遇的纪实报告《黑人咏叹调》、《二十响、机关枪与手榴弹》等10多篇文章,也是这一阶段在报刊上得以公开发表了。我已经尝到了做自己喜欢做的工作的甜头。

记得我们的书评讲习班的结业典礼,是在金山海滨的上海石化股份有限公司举行的。总工会的副主席张伟强,读书办的负责人陈振民与老胡都去参加了。常言道,一山难容两虎。老胡是先进读书办的山门,但是没有做大,现在却又冒出个后来的负责人陈振民,他一肚子的不乐意,常常在他那多云转阴的脸上写着呢。有时候,他可以一整天坐在办公室里,不说一句话。因为我是跟着陈振民工作的,所以,有时候也是城门失火,殃及池鱼,老胡也开始对我不阴不阳了。开始我还木讷得很,一点也不察觉,后来,从金山石化书评讲习班的结业典礼回来,我把拍摄的工作场景照片冲印出来,连同胶卷的发票一起,到老胡这里报销,他拿着照片反复看了好几遍,我好纳闷,有什么可以反复看的,这70多张照片里,老胡自己摆功架的照片也是不少的。后来,我发觉原来他是在反复点照片的数量,看有没有阿拉把自己的照片混进去报销了。顿时,我就觉得自己的人格受到了侮辱。这种男人真可怕,心思全用在这样的地方了。老胡的字写得歪歪扭扭的,像蝌蚪;他看书只看一种----武侠小说;他文章不会写的,连拟个会议通知,还常常用错标点符号;我也从来没有听到过他作过一次像像样样的报告。但是,使离间计,背后整人,打小报告这些下作的事情,他却是轻车熟路,老到得很。

一次,老胡他鬼头鬼脑地对我说:“侬迭只憨徒,晓得伐?陈振民已经在总工会里带大红花,彩色照片放得很大,摆在机关食堂里,伊评上先进了。工作全部是侬做格,成绩全部归了伊,阿拉替侬抱不平!”赫赫,这个老胡也真把我当三岁小孩了,我才不会让他当枪使呢。我心想,来说是非者,便是是非人。我没有去理会他。人家陈振民从来不在我面前说别人坏话的,陈振民有好几次,为了熬夜写公文,都得了心肌炎,你老胡却在背后阴损人家,真是缺德。后来,老胡他赤膊上阵了,跑又来对我与小王(女复员军人)说:“陈振民的问题,我已经向总工会反映了,他利用职权,把自己老婆从基层企业,开后门调到了上级公司里,上面马上要有人来调查了,到时候你、我、还有小王我们一齐反映他的其他问题。”我与小王没有答应。过了两天,总工会宣教部的处长刘文惠来了,他让老胡回避,先找了我与小王谈话,内容主要是对陈振民有什么意见,评价如何。我们当然不会昧着良心说话,就如实讲了许多陈振民的先进事迹,缺点意见我们一条也没有提,我想,就是要对陈振民提意见,我也会当面给他说,不会在现在这样的情况下提的。刘文惠处长又问我们,最近,读书办要明确一位同志担任主持日常工作的副主任(主任是由总工会宣教部长兼任),在老胡与陈振民两人中间让你们选一位,那么你们究竟选哪一位?陈振民!我与小王两个异口同声。

接下来的事情,就非常具有戏剧效果,刘文惠处长把老胡叫来,当着我们的面问他:“你反映的陈振民利用职权,把自己老婆从基层企业,开后门调到了上级公司里,这件事情你有证据吗?”老胡一楞,他没想到刘文惠处长会提这样的问题,他有点口吃了哦,他回答说,我,我,我是听来的。。。。。。老胡的回答显然令对方更疑惑,刘文惠处长语重心长地对老胡说:“你怎么可以把道听途说的事情,作为问题来揭发呢,现在可不是文化大革命啊。今天,我代表组织把我们调查的结果告诉你:陈振民的夫人,是经过正常的招聘考试,进入公司工作的。这是她的应聘试卷的复印件。”至此,老胡瞪着眼睛看着刘文惠处长,一时语塞了。平心而论,老胡在上海读书活动的初创阶段,也是做了不少组织工作的,有一阶段,领导上也有意把老胡提拔为读书办副主任,但是,没有想到的是,老胡的屁股不干净,他在崇明农场的时候,就是组织人事干部,在文革中曾经参加的一个专案组有三条人命哦。但是,老胡却见不得别人上去,于是,就有了贸然去揭发别人的卤莽举动。

话分两头,我在读书办借用的时间,转眼就过了八个半月了,而调动的事情,却一直被钟表公司组织部卡着。一天,厂组织科长傅乐安在厂工会的副主席陪同下,到读书办来笑嘻嘻地下最后通牒了。傅乐安对陈振民说:“我们四钟厂对于他(指我)的调动一直是支持的。主要是钟表公司舍不得他这个人才,不肯放他。我们安书记与你们签的借用协议只有四个月,而实际上现在已经借用了八个月还多。这样吧,我们厂里现在决定,再借半个月给你们,如果在半个月里,他能够调动那最好,如果还不能够调动成功,那么,要么他回厂里来上班,要么我们就停发他的工资。”陈振民也是见过世面的人,微笑着回答傅乐安:“谢谢四钟厂对我们工作的支持,就这样办。可以告诉你的是,他的调动只是时间问题,至于他半个月以后的工资,这不是问题。”出于礼貌,陈振民让我把知识竞赛多余下来的奖品,两套彩色玻璃果盘送给了傅乐安和厂工会副主席。我的调动会成功吗?老胡他以后会为难我吗?欲知后面的事情,请看下集:“书痴自述之白领生涯”(4)。文章字数已经4400字了,就此打住。

 

69年赴黑龙江兵团前在外滩公园我与哥哥

书痴自述之白领生涯(3)(原创自传体散文) - 阿华头 - 阿华头的博客

 

86年我与宝贝女儿在上海外滩天桥上

书痴自述之白领生涯(3)(原创自传体散文) - 阿华头 - 阿华头的博客

 

86年春我与机电工会的朋友们在浙江富春江畔

书痴自述之白领生涯(3)(原创自传体散文) - 阿华头 - 阿华头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62)| 评论(6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