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华头的博客

一个喜欢读书的上海土著

 
 
 

日志

 
 
关于我

上过山,下过乡,拿过枪,当过兵团战士,进过厂,开过机,拿过锤,当过工人阶级,做过报社电台兼职记者编辑,坐过写字楼编辑部,发表过大大小小的文章数百篇,担任过20多本图书的撰稿\编委\副主编之类,自己也出过几本书,但还没有出版过使自己满意的书,现在正为此而努力。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书友黄山行(上)---白领生涯之六  

2009-05-10 02:03:10|  分类: 白领生涯实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书友黄山行(上)---白领生涯之六 - 阿华头 - 阿华头的博客

 

书友黄山行(上)---白领生涯之六

 

    上一集,我写到,轻工业局工会邀请我们读书办派员参加他们的读书积极分子黄山休养的邀请函也来了,而夫人却同时知道了我要在文化宫里待上五年才能够分配房子的事情。夫人叫我黄山不用去了,集中时间去给领导反映自己住房的困难,我没有答应。我想,自己刚刚进总工会系统工作,还立足未稳,现在就让我去缠领导,要房子,我实在难以启齿。好在现在有去黄山与原来轻工业局的书友相聚的机会,我与夫人商量,房子的事情等我从黄山回来再说。夫人纵然有一万个不愿意,也知道我这阶段的确非常疲劳,能够去一个地方适当调剂一下,这也是求之不得的事情。于是,我就跟着轻工业局工会的老曹一起上了黄山。后来知道,轻工业局的书友同行的伙伴中,有我在手表厂的书友我技校一个宿舍上下铺的同学董杰、原来手表厂里名不见经传的成品检验工而现在上海名气很大的读书鬼才俞果,还有当时刚刚出名的上海铝材一厂的工人作家管新生等等。

    那时上黄山,比不得现在,轻松又自在。现在从上海出发,经过沪杭高速公路,转道崭新的徽杭高速公路到屯溪,一马平川到黄山景区,前后大概就只要5个小时就可以到达。但是,那时候还没有徽杭高速公路,我们是走沪青平公路——湖州——广德——宣城——宁国——汤口这条线路,沿途路况不是最好,坑坑洼洼的,有些还是弯弯曲曲的山道。我只记得早晨七点钟从上海出发,中午在广德附近的一个叫十字坡的地方用了简单的午餐,到黄山已经是傍晚五点多了,在路上整整用了十个小时,到达的时候我们许多人的小腿都已经肿了起来。我们下榻的地方,是总工会在黄山的疗养院,地处黄山的东侧的罗汉峰下,这个地方叫谭家桥,距离黄山南大门汤口五公里。在吃晚饭的时候,我们被疗养院方面告之:疗养院门口的小贩篮子里的山货,你们千万不要去询问山货的价钱,你一问,那些小贩并不会搭理你,她们会紧紧地盯住你们其中那位开口与她们说话的人,然后,莫名其妙地捂着脸哭着跑开了,一会她就会领着当地的派出所某警察来疗养所,一个房间接一个房间地找那位刚才向她询问山货价钱人,找到以后不由分说,立马把人带走,理由是硬说你刚才出言不逊,用语言侮辱了那个小贩,要拘留几天云云。如果疗养院方面出面要求协商处理,他们就狮子大开口,要罚款五百元,要知道,当时我们的月工资才一百元左右哦。当然,最后,也就是那个刚才向小贩询问山货价钱人晦气,拿出一百元钱给他们才了事。我听了以后,顿时觉得好生没趣,我们到这里来风景还没有看到,煞风景的事情倒是先听到了。疗养院的朋友解释道,也不是说这里的小贩都是这样的,那前来疗养院敲诈游客的小贩,是当地的派出所某警察的亲戚,这样的事情已经发生不止一次了,你们又不认识这个小贩,所以先告诉你们,你们都是读书人,犯不上去招惹是非的,疗养院门口的小贩你们不要去搭讪就是了。

    第二天,我们没有直接上黄山,先是由疗养院方面给我们做心脏与血压方面的体检,然后,带我们到附近的一个水库去爬台阶,那水库的台阶也就七、八十节,但是,那台阶很窄,而且整个台阶非常陡,有七十多度的坡度。测试结果,还真的有几位没有能够爬上水库顶端的平台去。他们与心脏、血压方面体检出毛病的朋友一起,被安排在山下活动,主要是去黄山脚下的翡翠谷,当时是不要门票的,随便进出,现在就改了个“情人谷”的名称,就要收八十元的门票。另外他们就在第四天中午,我们下山的时候,在黄山正门汤口等我们大部队,一起去洗温泉。我们这些通过了体检与爬台阶测试的书友,就在第三天,乘车经过黄山大门汤口,看到那里山泉潺潺,古木参天,群山巍峨,幽谷深邃,纷纷吵嚷着要下车游览。导游先生笑了,他让我们别着急,因为明天中午十二点,我们就要在汤口会合,一起去洗温泉的,于是,我们就直接从云谷寺坐缆车上了黄山。那宽敞的缆车据说是进口的,有多重保险索保护,非常安全的。我们从缆车里向下望去,不时看到许多登山者的身影。在缆车里向左右两边看,只见两边的褐色的山峰与绿色的森林飞快地向我们身后飞去,人就好像腾云驾雾一般,直上云霄,这种飘飘欲仙的感觉,唯有亲历者才能有真切的体会,真是妙不可言。

    黄山素有“中国第一奇山”之誉,我国明代著名的旅行家徐霞客曾这样评价黄山:“五岳归来不看山,黄山归来不看岳”。黄山集泰山之雄伟、华山之险峻、恒山之烟云、庐山之飞瀑、雁荡之巧石、峨嵋之秀丽于一体,尤以“奇松、怪石、云海、温泉”四绝闻名天下。其山势峻极而险幻,千峰竞秀,万壑峥嵘,有千米以上高峰77座。三十六大峰,巍峨峻峭;三十六小峰,峥嵘秀丽。山中林木茂密,古树繁多,据说森林覆盖率达86.6%,有植物近1500种,动物500多种,亭阁、寺庙、摩崖石刻多达200余处。黄山72峰,或崔嵬雄浑,或峻峭秀丽,布局错落有致,天然巧成,我们的缆车是山腰的从云谷寺坐到山上的皮蓬附近的,一路上天都峰、莲花峰、光明顶黄山的三大主峰尽收眼底,我看到连绵的山峰,以三大主峰为中心向四周铺展,跌落为深壑幽谷,隆起成峰峦峭壁。从皮蓬出发,我与手表厂的书友,我技校一个宿舍上下铺的同学董杰,还有手表厂的小“鬼才”俞果结伴,开始了真正的黄山巡游。最先到达的地方叫石笋缸,风景十分奇特,也是黄山风景给我最初的震撼,只见在一个被高耸的山峰围住的巨大深谷中,耸立着大大小小无数的石笋,在清晨阳光的辉映下,群峰伫立,熠熠生辉,松涛阵阵,暗香浮动,真是一派人间仙境。

    正当我在石笋缸留恋忘返之际,有朋友在前面惊呼,好风景还在前面哦。原来,不远处,就是大名鼎鼎的始信峰。我急忙前去一看,果然名不虚传。旧传古人游黄山,至此如入画境,似幻而真,始信黄山神奇绝妙,故名始信峰。这始信峰凸起于绝壑之上,四面临空,悬崖千丈,仅东南一峰相近,中隔丈许。古时倒木为桥,峰壁有古松伸枝对岸,游人扶接引松枝而渡。如今已建石桥,名渡仙桥,接引松依然伸枝挺立桥畔引渡。这始信峰小巧玲珑,历史上文人雅士,曾在峰巅饮洒抚琴,故有琴台之称。明代一乘大师曾在峰顶建"定空室",仅一席之地。明末民族英雄江天一,隐居黄山,亦在引抚琴抒怀,留有"寒江子独坐"石刻。我也想附庸风雅,到那始信峰巅只有方寸之地的琴台上去一走。但是,这峰巅实在是小,就一张八仙桌大小,而且三面是峭壁,唯一可以上去的是一块光溜溜坡度非常陡的花岗岩石板,而且周围没有任何防护设施,唯有那花岗岩石板的几个浅浅凹坑,算是通向峰巅的通道。我犹豫了好一会儿,究竟上去还是不上去?后来,在已经在始信峰巅的手表厂书友俞果、董杰的援助下,一个在前拉,一个在后推,硬是把我拉上了始信峰巅。上来一看,哦,要是不上来可要后悔一辈子的。但见,云雾袅绕,巧石争妍,奇松林立,风姿独秀。

   手表厂的书友俞果,实在堪称是奇才,在我眼里,他就像始信峰上的奇松,独特而俊秀,他在当时已经借调到劳动报了。俞果的故事,非常具有传奇色彩。他生在四川成都,却是在上海长大,身材高大,浓眉大眼,初中文化,原先在手表厂成品车间当一名检验工。你不要看他学历虽然不高,说起话来还有些磕巴,但是,20多岁年纪却已经公开发表小说、诗歌、散文100多篇。俞果喜欢看古今中外的人物传记,看了以后还在思考一个问题:为什么古往今来有那么多学历不高的人,成就却很大?像爱迪生只是个学徒工,莎士比亚只是个剧院里看马匹的人,还有富兰克林、关汉卿、华罗庚等等,他们成功成才的原因是什么?有没有规律性可以探讨?俞果把自己的研究多年的成果写成一篇三千字的论文《试论特殊的人才鬼才》,投寄到《江海月刊》、《社会科学》等八个杂志,六个杂志毫无声息,两个杂志要俞果寄简历去,待俞果把自己是一个普通工人的简历,寄到这两个杂志以后,从此也就如泥牛入海无消息了。后来,我们市读书指导委员会年会在全市范围内征集论文,我们在报刊上刊出的征稿启事中特别说明,只要是本市读书爱好者没有公开发表过的论文,都可以应征。因为我的名字出现在征稿启事的联系人一栏里了,给手表厂的工会干事董杰看到了,就带着俞果与他的论文一起,到读书办来找我这个曾经在技校宿舍里同寝室上下铺的老同学了。我仔细阅读了论文,尽管有可以商榷与修改之处,但还是赞不绝口。可董杰告诉我,此论文他来电话询问过,已经在我们这里初选时被淘汰了。我连忙安慰老同学和俞果,此论文进入复选,我定了。但是,论文要修改,改写原来文章中那些晦涩难懂的专业术语,图表要加通俗文字的说明,主要观点要进一步突出。后来,俞果这篇文章一炮打响,得到十位上海学术界泰斗级评委的一致好评,获得上海首届读书活动年会论文一等奖。《社会科学》杂志让俞果把论文扩容为七千字发表,《中国青年》杂志向俞果约稿,俞果连续十九篇在《中国青年》杂志上发表有关特殊人才--“鬼才”的论文。在读书办的帮助下,俞果出版了他的十万字学术专著《特殊人才学论》。《人民中国》海外版的文章,说俞果创立了人才学的一个分支--特殊人才学。市委书记芮杏文在总工会大礼堂接见上海读书活动的先进人物,俞果排在第一位,第一个向领导汇报自己的读书体会。芮杏文书记握着俞果的手勉励他说:“你这个小俞果要成为大雨果哦。”这个时候,我们觉得俞果可以调到总工会的机关报劳动报社来工作了,这样能够发挥他更大的作用,报社也非常欢迎他。陈振民和我兴冲冲地到手表厂去,找到手表厂的书记,希望厂里能够把俞果聘用为干部,这样,他到劳动报就可以作为干部使用了,无奈那书记死活不肯,还说什么,你俞果市委书记接见过算什么,在我们手表厂就是毛主席接见过的,照样做工人。后来,总工会爱才心切,破例把工人身份的俞果调到劳动报,当了两个部门的主任,俞果也被全国总工会评选为“全国自学成才奖”获得者,这是后话了,暂且按下不表。

    从始信峰下来,我们一行经过黄山北海,见到了猴子观海、梦笔生花,那是人们根据山峰的外型给取的名称,细看倒也逼真。俞果告诉我,那梦笔生花上的那棵松树已经枯萎,景区管理者用一棵塑料松树替代了,只是我们远看的时候以为是真的罢了。从黄山北海到西海的排云亭,虽然也有十里不到的山路,但路途平缓,沿途杜鹃成片,古松巍峨,就像走在森林公园里一般。排云亭景区气势非凡,据说这里也是雨后看云海的好所在,从排云亭朝南放眼远眺,只见群山叠嶂,眼前却是万丈峭壁。在峭壁的边缘,有花岗岩柱子与铁索链围护。我看到长长的铁索链上,锁着密密麻麻的同心锁,有的同心锁上面还系着红丝带。导游先生告诉我们,最近,黄山上的游客小卖部里,特别供应一样商品,就是那铜制的同心锁,这些同心锁常常被年青的情侣或新婚夫妻买去,锁在黄山顶上的铁索链上,然后把钥匙抛下山谷。此举乃用同心锁来表达生死同心,永不分离之意。以前这些同心锁只是出现在天都峰、莲花峰这样险峻的山巅的,最近,在黄山西海的排云亭也出现了。也许,是天都峰这几年已经封山保养植被的原因吧。听罢导游的话语,我沉思良久。世界上的爱情婚姻,最初的时候常常是山盟海誓,如胶似漆,真要是有把长命的同心锁,从一开始就把伊拉牢牢锁在一起,那可以免去将来多少劳燕分飞与凄风苦雨啊。。。。。。

    文章字数已经4500了,欲知我们后面的黄山游程与书友的精彩故事,请看:“书友黄山行(下)---白领生涯之七”,赶紧打住了。

(原创)书友黄山行(上)---白领生涯之六 - 阿华头 - 阿华头的博客

(原创)书友黄山行(上)---白领生涯之六 - 阿华头 - 阿华头的博客(原创)书友黄山行(上)---白领生涯之六 - 阿华头 - 阿华头的博客

(原创)书友黄山行(上)---白领生涯之六 - 阿华头 - 阿华头的博客

(原创)书友黄山行(上)---白领生涯之六 - 阿华头 - 阿华头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00)| 评论(6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