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华头的博客

一个喜欢读书的上海土著

 
 
 

日志

 
 
关于我

上过山,下过乡,拿过枪,当过兵团战士,进过厂,开过机,拿过锤,当过工人阶级,做过报社电台兼职记者编辑,坐过写字楼编辑部,发表过大大小小的文章数百篇,担任过20多本图书的撰稿\编委\副主编之类,自己也出过几本书,但还没有出版过使自己满意的书,现在正为此而努力。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书友黄山行(下)---白领生涯之七  

2009-05-16 20:53:31|  分类: 白领生涯实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书友黄山行(下)---白领生涯之七 - 阿华头 - 阿华头的博客

 

书友黄山行(下)---白领生涯之七

 

上一集我写到,我们在黄山西海排云亭悬崖峭壁旁边,花岗岩柱子之间的铁索链上,锁着密密麻麻的同心锁,阿华头见状非常感慨,还发了一通感言。其实,世上哪有什么锁可以锁住婚姻与爱情,如果有,那一定是这个世界上最热销的产品。我们一行依依不舍地离开排云亭,朝上行进,就经过了清凉台、飞来石等景观。那清凉台是看黄山日出云海的好去处,此台方正平削,纵横丈许,突出在三面临空的危岩上,宽3米,长5米,绕以水泥栏杆,游人可凭栏远眺。台前为峰云变幻的后海,台下是十八道弯的石级盘旋而上,右侧上方排列着犬牙般的石笋矼,展现着惟妙惟肖的“十八罗汉朝南海”,清凉台亦称北海的风景窗。清人胡俊有诗曰:“纤尘飞不到蓬壶,至此方知热恼除。胜地借将居士号,灵山藏遍上清书。风生天籁开琼宇,月出林梢走玉蜍。恍在琉璃仙世界,较他歌舞复何如。”而那飞来石12米,重365吨。正好应和了一年12个月365天,所以又传“飞来石”是女娲补天剩下的两块石头之一。这块石头奇特之处就在,“飞来石”的底部和山峰接触面积很小,有明显的缝隙,宛若天外飞来,故名“飞来石”。电视连续剧《红楼梦》的片头就是取景于“飞来石”。我们一路走来,因为风景迷人,也不觉得累,到达黄山三大主峰之一的光明顶时,已经是近下午二时的光景了。

导游先生说,今天就在光明顶吃午饭与晚餐了,下午据说黄山地区有暴雨大风,就让我们在午餐以后提前进入房间休息,明天早餐以后从前山走,经过莲花峰、玉屏楼等景区步行下山,中午到黄山大门汤口。我环顾光明顶四面,当时,除了那气象站以外,可以称为房子的,就是我们要进去吃饭的那间屋子了,旁边那一排排用竹子搭起来的帐篷,就是我们下榻的旅馆了。于是,我们在导游先生的催促下,就进了一家非常简陋的饭店用午餐了。饭食端上桌面,大家面面相觑。我们一行四桌台子上,各自放着一大脸盆黄糙米饭,一大盆水煮的白萝卜与一大盆水煮的大白菜,之所以说这两份菜都是水煮的,是因为菜肴里根本没有放油,盐也放得极少,幸好还有一大脸盆酱油汤,大家基本上是酱油汤伴饭,匆匆吃完就走人,那两份水煮的白萝卜与大白菜原封不动给端了回去。大家嘴里没有说,心里直嘀咕,出来疗休养就吃这个?呵呵,好戏在后面哦。当我们吃完午饭,朝下榻的“旅馆”走去时候,大家的脸色不光是“多云”了,而是明显地“多云转阴”了。黄山顶上过夜艰苦,这个大家是有思想准备的,但是,万万没有料到的是,在黄山顶上过夜,不仅要睡竹帐篷,而且那简易床上的被褥全部是湿碌碌的。导游先生见状连忙解释,因为黄山地区经常下雨,光明顶这里是黄山的第二高峰,位于黄山中部,海拔1860米,不仅常常被云雾袅绕,而且是风雨较多的地方,竹帐篷不密封,因此被褥潮湿也就在所难免的了。为了能够好好地在潮湿的被褥上休息,导游先生建议我们,把上山前疗养院方面发给我们的塑料雨披铺在床上。我们马上照他说的去做了,反正也就是“艰苦奋斗”将就一夜了。当然,当下的光明顶已经是宾馆林立了,但在八十年代的黄山光明顶,就是这样的条件。有钱阶层一般是不会住到光明顶的,他们宁可住在涉外的北海宾馆,在天还没有亮之前起床,再爬山路一小时到光明顶去看日出的。

午饭以后,见时间还充裕,我们就纷纷走出帐篷在光明顶上看风景,只见顶上平坦而高旷,而且这地方还是不小的平地,四周全部是风景,站在这里,可观东海奇景、西海群峰,炼丹、天都、莲花、玉屏、鳌鱼诸峰尽收眼底。不远处的山峰之间,有一大片水面泛着银光,那原来就是著名的天海。明代普门和尚曾在光明顶上创建大悲院,现在的黄山气象站就是在其遗址上建起来的。因为这里高旷开阔,日光照射久长,故名光明顶。由于地势平坦,所以是黄山看日出晚霞、观云海松涛的最佳地点之一。正当大家看风景看得入神的时候,忽然狂风大作,乱云翻滚,天公不作美,居然顷刻下起大雨来了,而且还淅沥淅沥下个不停。此刻,无论远近的景色,都变成了白茫茫的一片。无奈,众人只能龟缩到竹帐篷里,避雨兼等着用晚餐。后来,我们被告之,晚餐就用饭店送来的淡馒头与酱菜,还有一大桶酱油汤,因为雨太大,实在不方便去饭店。用完晚餐,导游先生建议我们派人到附近的小卖部去买些洋蜡烛,因为一到晚上,光明顶上不光明顶,没有电。于是,盼望已久的黄山之夜,我们就在昏暗飘忽的烛光里,听我们队伍里当时唯一的工人作家管新生神侃。

管兄原来是莱芜铁矿的普通工人,初中文化程度,上海本地人,高高的个子,那憨厚的脸上,总是洋溢着微笑,那两道腮络胡子,更使他有种特别的男子气,一副宽边眼镜后面,闪烁着深邃的目光。管兄他酷爱读书写作,前几年费尽周折调回了上海,生活的艰辛,没有消磨掉他创作的热情,在只有几个平米的小屋里,管兄已经写作出版了几部新派武侠小说,后来,他的反映公安战线的长篇小说《龟蛇盗》,被改编成电视连续剧正在各地热播呢。当时,他被轻工业局工会推荐到市总工会参加读书活动评选先进的时候,颇有争议。有人说,写武侠侦探小说的人不入流,品位不高云云。陈振民和我不同意这样的看法,我以为,武侠小说虽然有局限性,但是,其惩恶扬善的基本倾向,还是劝人向善的。至于侦探小说,也是一种文学样式,英国人柯南道尔写的《福尔摩斯探案》,就把人类观察力、逻辑推理力的巨大能量发挥到极点,作品极具魅力,引人入胜。后来,陈振民和我力排议,众说服了他们,管兄不仅被评上了上海市的读书先进人物,还被全国总工会评选为“全国自学成才奖”获得者。管兄说起武侠侦探小说来真的头头是道。管兄说,这光明顶,在金庸的小说《倚天屠龙记》中,为明教总坛所在地。什么是明教?明教就是所谓的“魔教”。原来在元朝时江湖上有六个声名赫赫的名门正派,即少林、武当、峨眉、昆仑、崆峒、华山。当此之时,行事诡异神秘,善用暗器机关的明教则为名门各正派所不齿,被贬称为魔教”。正派人士视明教中人如妖魔鬼怪,势不两立。。。。。。正当我们被管兄的讲述所深深吸引的时候,忽然听见哐啷一声巨响,在黑咕隆咚地竹帐篷里,大家以为不知从哪里飞来了什么暗器之类的。但是不久,一股浓烈的酒香已经弥漫了整个竹帐篷。只听见管兄一声惊呼:“不好,我的西凤酒!”原来,一位上海照相机厂的书友悄悄地在摆弄管兄在黄山北海宾馆里买来的一瓶西凤酒,一不小心掉在地上摔碎了酒瓶。管兄见状,好不心疼,这在当时,西凤酒可算是名贵高档酒了。当即,就有书友允诺,下山到黄山大门汤口用餐时,一定再买一瓶西凤酒来犒劳管兄。于是,在满帐篷弥漫的西凤酒香气中,管兄的武侠故事在继续。。。。。。我们的黄山之夜虽然有些艰苦,但是充满乐趣,永生难忘。

第二天清晨,天还没有亮,我们就爬起来到外面看日出,可是天色微明之际,云层很厚,看不见太阳,等到太阳钻出云层的时候,已经是万丈光芒了。早晨七点,我们一行匆匆吃了粥、咸菜、酱萝卜与馒头,就从光明顶从前山下山走去。现在从光明顶到前山腰慈光阁有索道直达,当时前山没有索道,只能靠步行。俗话说,上山容易下山难,这话千真万确。这一路,风景奇佳,要经过鳌鱼峰、天都峰、莲花峰、玉屏楼等等许多著名的风景。首先经过的是鳌鱼峰,远看非常逼真,走近了看,就是几块巨大的重叠在一起的花岗岩。由于天都峰封山育林,我们就只能够远眺鲫鱼背了。莲花峰远看如一朵盛开的莲花,走上去的山道,也许是浓雾弥漫的缘故,一点也不觉得险峻。那光溜溜的山脊上生长的松树,给人以奇妙的感觉。当然,当我们在云雾散开以后,再回首看那上莲花峰的百步云梯,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气。莲花峰顶也不大,四周的景色比光明顶好,但是,莲花峰顶上面风很大,我们没有久留便匆匆下顶去赶路程了。

从莲花峰到前山慈光阁,这段路之间要经过玉屏楼,路况并不险峻,但是非常累人。因为要经过一个叫“七上八下”的地方,朋友啊,你想想,七次爬上坡,八次走下坡,大家气喘吁吁,汗流浃背,人累得东倒西歪的。有位书友一时气恼,就哼了首打油:“想黄山,盼黄山,来到黄山怨黄山,下次再来猪头山。”正在这时候,迎面走上来三、四个挑着沉重的担子的挑夫,迈着坚实的步伐,缓缓地向我们走来,远远地看着他们,我惊呆了!他们有的挑着成捆的饮料、成包的大米蔬菜、大桶的饮用水;有的背着硕大的木料和沉重的水泥。想象中,挑夫们的身体该是魁梧结实的,没想到他们大都显得很瘦弱,真让人担心他们能否承受的起那样的重负?他们的步履虽慢,但很坚实,在他们的胳膊上、腿上暴起股股青筋,汗珠不停地从黝黑的脸上滚落下来。他们表情木然,似乎将身边一切都置之度外,看到他们这样年复一年、日复一日,以坚强的毅力,与生活不屈地抗争,一种敬佩之心油然而生。这时候,我才知道,我们对在山上吃的喝的,横竖不满意,可这些吃喝与日常生活用水,全部是这些挑夫一担一担、一步一步挑上山的。挑夫们看着我们这支疲惫不堪的队伍,他们似乎也累了,也在山道一开阔处,标明可以吸烟的地方停了下来,趁他们休息的当口,我与其中一位年长的挑夫,递上一支前门牌香烟,就搭起话来。从闲聊中得知,这些挑夫的活计重,收入却并不高,从前山慈光阁挑一担200斤左右的货物到光明顶,也就五元钱,再身强力壮的挑夫,一天最多就挑二、三次。我问他,为什么你这样大年纪,还要挑这样重的货物,走这样崎岖的山路,累不累?他露出一丝苦笑说:“谁要说长年累月挑这样重的东西上山不累,那是骗人的,但是,我已经习惯了。人总得活下去”。香烟抽罢,大家各自上路。望着挑夫们远去的身影,我内心无限感慨。一样的人生,却有如此大差异的活法,进而想到,我们这些常常在感叹生活不如意的人,在这些生活在社会底层黄山挑夫们面前,我们简直是在无病呻吟。

虽然说,上山容易下山难,但是,我仰仗着在疗养院小卖部里买的那条五元钱是龙头拐杖,下山的时候,人就多了一个支撑点,也就借了不少力。还有就是导游先生的提示,非常管用,他告诉我们,在下山的时候,不要贪快笔直地走直线,而应该成“之”字型的斜线走下山的台阶,因为一则这样走,对脚跟的冲击力小,脚不易受伤,二则相对省力。从光明顶下来,走了将近两个半小时,我们来到了王屏楼。玉屏峰是集黄山奇景之大成的佳绝处,前有巨石如平台,名曰文殊台,是观赏西海云海的绝佳初;左有青狮石、迎客松;迎客松倚狮石破石而生,高10米,胸径0.64米,树龄至少已有800年,一侧枝桠伸出,如人伸出臂膀欢迎远道而来的客人,雍容大度,姿态优美,是黄山的标志性景观。右有白象石、送客松、立雪台。登台四眺,景色奇绝。玉屏楼位于天都、莲花两峰之间,后方即是玉屏峰,楼距峰巅36米,明代普门和尚曾在峰上为文殊菩萨建有文殊院,今在其旧址建王屏楼宾馆。迎客松就在玉屏楼的左侧,而著名的玉屏卧佛就在峰顶,头左脚右,维妙维肖。峰石上刻有毛泽东草书江山如此多娇。我们都想与这名气非常大的迎客松合影,无奈迎客松人头攒动,不得空闲,我们也只能够退而求其次,远远的与迎客松合影了。

从玉屏楼往下,到黄山大门汤口,虽然也有二十多里山路,但已经不难行走了,沿途要经过试剑石、白龙桥、慈光阁、桃花溪等景点,但印象深刻的,还是黄山三大瀑布之一的人字瀑。人字瀑座落在桃花峰下;每当雨过,只见紫云、朱砂两峰之间,两股飞瀑左右注下,象字泻入两山谷之内,尤为壮观。我们一路行走,一路儿边听那瀑布的声音,不禁脚下变得轻快了许多。中午十二点整,我们整整用了五个小时,从黄山的光明顶走到了前山的汤口。导游先生见我们如数到达,就带领我们去洗温泉。据说黄山温泉喷流不绝,似琼浆玉液,清澈如镜,与黄山的奇松、怪石、云海并称为黄山四绝。黄山温泉位于黄山风景区黄山宾馆右侧逍遥溪边,风景秀丽的紫云峰下。源头石壁上有古人天下名泉飘然欲仙等题刻。黄山温泉古称汤泉、汤池。因冬夏常温,四时如汤而得名。其实,我们去洗温泉的地方,是一家温泉浴室,那池子不大,就四、五平方,水温大概有四五十度。还有写同伴去了温泉游泳池了。洗罢温泉,我们是在安徽工人疗养院里用的午餐,下午,作为额外的节目,导游带我们去了当时名不见经传的翡翠谷。

翡翠谷位于黄山仙都峰与罗汉峰之间,谷口紧挨着从汤口到太平的公路,从汤口乘汽车往北约8公里即可抵达。翡翠谷是黄山东海最长的一条峡谷,纵深约20公里,谷中之溪名为“碧玉溪”,源自炼丹、始信、天女诸峰。翡翠谷中怪岩耸立,流水潺潺,气势非凡。最引人注目的是翡翠谷中拿100多个大小不一的潭池,水色各异,五彩纷呈,趣味无穷,游客无不流连忘返。在我们去了的几年以后,翡翠谷改名为“情人谷”,事情是这样的,1988年,上海有36位青年男女到黄山游玩,邂逅于这条峡谷中。当时,此景区尚未开发,道路坎坷,甚至无路可走,他们只能相互鼓励,相互搀扶,克服了许多困难才能以脱险。他们回到上海后,有10对结成了终身伴侣,其中有不少人还是翡翠谷内初次相识的,因此,有人提议将此谷改称“情人谷”。翡翠谷彩池之美是深入到人类心灵的、莫可言状又刻骨铭心的美。著名导演李安指导的《卧虎藏龙》,就在翡翠谷取景拍摄。

五天的黄山之旅就要进入尾声了,我想,总得带些东西回去与亲戚朋友分享,于是,我选择了黄山的特产,毛峰茶与徽墨。黄山毛峰茶产于高山峻岭之间,细扁微曲,状如舌雀,香气优雅,其芽头壮实茸毛多,冲泡后,清香幽长,汤色清澈,滋味鲜美醇厚,不愧为中国极品名茶。徽墨因产于古徽州府得名,绩溪为其主要产地。徽墨享有"落纸加深,万载存真"之誉,而且具有色泽黑润,入纸不晕,历久不褪色、馨香浓郁、防腐防蛀、造型美观、装潢典雅等特色,为历代贡品。哦,我手里那龙头拐杖也真不错,再在小买部买上一根,回去以后,一根给老父亲,一根给老丈人,也可表我一番心意。不知不觉,字数已经超过5500了哦,欲知阿华头从黄山回来,单位里发生了什么事情?请看下篇:“白领生涯之八”,就此打住。

 

(原创)书友黄山行(下)---白领生涯之七 - 阿华头 - 阿华头的博客

(原创)书友黄山行(下)---白领生涯之七 - 阿华头 - 阿华头的博客

(原创)书友黄山行(下)---白领生涯之七 - 阿华头 - 阿华头的博客

(原创)书友黄山行(下)---白领生涯之七 - 阿华头 - 阿华头的博客

(原创)书友黄山行(下)---白领生涯之七 - 阿华头 - 阿华头的博客

(原创)书友黄山行(下)---白领生涯之七 - 阿华头 - 阿华头的博客

(原创)书友黄山行(下)---白领生涯之七 - 阿华头 - 阿华头的博客

(原创)书友黄山行(下)---白领生涯之七 - 阿华头 - 阿华头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14)| 评论(69)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