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华头的博客

一个喜欢读书的上海土著

 
 
 

日志

 
 
关于我

上过山,下过乡,拿过枪,当过兵团战士,进过厂,开过机,拿过锤,当过工人阶级,做过报社电台兼职记者编辑,坐过写字楼编辑部,发表过大大小小的文章数百篇,担任过20多本图书的撰稿\编委\副主编之类,自己也出过几本书,但还没有出版过使自己满意的书,现在正为此而努力。

网易考拉推荐

四川成都行之五 --- 峨眉秀色  

2009-08-17 08:34:19|  分类: 白领生涯实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四川成都行之五 --- 峨眉秀色 - 阿华头 - 阿华头的博客

 

四川成都行之五 --- 峨眉秀色

 

--- 书痴自述白领生涯之十三

 

话说我们一行,在傍晚时分马不停蹄,从乐山赶到海拔1000米的峨眉山半山腰的万年寺时,已经是晚上了。说是万年寺,其实是离万年寺还有好长一段路的万年寺停车场。我们简单地吃完晚饭,就老老实实在旅馆里就寝了,因为明天一大早还得上峨眉山金顶呢。其实,万年寺停车场周围也没有地方可去,四面漆黑一片,只听到不远处山溪里,不时传来阵阵蛙鸣悠扬。这时候,冶金局工会的王君任前来找我,说能不能给他换个房间,因为同屋的解放日报记者汪伟群睡觉的时候鼾声如雷,隔壁房间都可以听见云云。我心想,呵呵,太夸张了吧。于是,立马与老王对换了房间。嗨,没想到,那汪记者的鼾声果然名不虚传。无奈之际,我只得将原来准备擦伤口用的药棉花,塞住了自己的双耳,这才朦朦胧胧勉强入睡。

第二天一早4点种光景,天还漆黑一片的时候,我们起床了,简单地吃了早饭,就坐上一辆面包车出发了。导游说,去峨眉山金顶要赶早,金顶3000多米,非常冷,现在还有积雪呢,如果我们去晚了,索道口的棉大衣就借不到了。我们是从东面的环山路上山的,路上黑乎乎的,什么也看不见,一开车窗冷风直往里灌。导游就在黑暗中给我们介绍峨眉山与金顶风光。导游说,峨眉山是“普贤道场”,是佛教四大名山之一,那里四季晨钟暮鼓,香烟弥漫,佛音缭绕,从山麓至山顶一日有四季,十里不同天。主峰万佛顶海拔3099米。从山下到山顶气温相差约15°C。万佛顶有一座铜殿,也叫金顶。在这里可以看到峨眉山的四大奇观——日出、云海、佛光、神灯。日出与云海我们在黄山、庐山都见过,可佛光与神灯可真的还是头一回听说。在我们急促的催问下,导游不紧不慢地讲开了。导游说,在没有月光的晴天夜晚,从峨眉山顶往下看,还可见星星点点的荧荧火光,忽明忽暗,闪闪烁烁,这就是峨嵋奇观——神灯。最为神奇的是“佛光”,峨眉佛光出现在金顶处,当阳光照射在浩荡无垠的云海上时,云层就把阳光反射回来,经云雾的衍射分化,形成了巨大的彩色光环,在金顶舍身岩上俯身下望,会看到五彩光环浮于云际,自己的身影置于光环之中,影随人移,决不分离,这便是令人惊奇的峨眉佛光。

那么,我们这次上金顶能不能看到佛光呢?我们连忙问。导游笑着摇了摇头说,佛光的出现要具备三个条件。一是山顶晴朗无风,二是云海顶面平荡,三是太阳光斜射。观赏佛光的最佳地点在舍身崖前。舍身崖三面陡峭,下临深渊。旧时常有人为祛父母病灾,祈求神灵,跳崖献身。舍身崖下一直都是峨眉山最神秘的地方,千百年来都流传着各种各样的传说,又以其雄伟险峻和崖下那片人迹罕至、岩壑交错的原始森林,吸引着一批批探险者。据说从舍身崖跳下可以得道成仙,所以舍身崖又成了一些僧人信众跳崖皈依之处。听到这里,我更加觉得舍身崖的神秘莫测,同时也很是感慨,虽说是人生苦短,但我等凡夫俗子,不羡神来不慕仙,能开开心心每一天便足够了。

面包车在导游的讲解与我们的唏嘘感叹中,缓缓地在山道上行进,司机很是小心,车速很慢。记得面包车开了近一个多小时,才到达2400多米的雷洞坪。当时,还是黑黑的黎明时分,天上下起了瓢泼大雨。大家在导游的引导下纷纷去一个小店铺租借棉大衣。可轮到我去借的时候,却被告之棉大衣没有了,只有直领口的棉毛衫。我只好借了件棉毛衫裹在外面当外套。雷洞坪才海拔2430米,而当时的上行索道口在上面海拔2540米的接引殿,这就是说,我们必须在风雨交加的黑夜走山路了。导游说这段路不长,十五分钟就可以到了,其实,这段路程是不轻松的。唉,黑灯瞎火的,我们在暴雨中,手脚并用地在陡峭的山路上向前爬行,我们已经分不清浇在头顶上的,是天上的雨水还是山上冲下来的泥水,四十五分钟以后,我们个个如泥猴一般,终于到达了上行到金顶的索道口接引殿。缆车在索道上缓缓上行,因为天黑,索道下面的七里坡、梳妆台、太子坪等景点全部没有看见。一刻钟以后,海拔3000多米的金顶到了。我抬眼望去,居然是白茫茫一片雪地,雾气与水气很重,温度在零下几度不知道,反正冷得直打哆嗦,而且也没见到象样的可以称为建筑的东西。导游说,金顶的华藏殿在大修,已经围起来了,不让进去的。但是,金顶周围的人却不少,原来还有比我们来得还要早的。我让大家不要走远了,这个地方太冷了,不宜久留,三十分钟以后一起下山。

我因为心里牵挂着舍身崖,与同伴一分手,就开始在金顶的雪地上寻觅,我想既然叫做舍身崖,那应该是在悬崖边上才是。终于,我在悬崖边上找到了一块黑底黄字写着“舍身崖”三个大字的牌子,探头朝悬崖下面张望,黑咕隆咚地什么也看不清。我见大连代表队的一位朋友在旁边,就把照相机的闪光灯设置为打开以后交给了他,请他拍一张我与舍身崖的合影,大连朋友答应了。我刚刚把手搭在“舍身崖”的牌子上,只觉得牌子忽然间摇晃了一下,我吓了一跳,原来这块牌子是刷了黑漆的木头做的,而且没生根,好险啊,如果当时我用力靠在那牌子上,肯定就掉下万丈悬崖“舍身”去了。同时,随着照相机的闪光灯一闪,我与舍身崖的合影虽然模糊,但总算完成了。这时候,窜出一个黑瘦的中年人来,伸手问我要五毛钱,理由是:你与那块牌子合影了,而那牌子是我的。我见状就忍不住说了他几句,我说,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你把一个移动的木牌放在悬崖边,不明情况的游客靠上去拍照非常危险。钱我可以给你,但是,你必须把牌子往里移动一下。那人拿了我给的一元钱,很不情愿地把牌子往里移动了一些。他还说,舍身崖的石头碑刻原来就是在悬崖边的,但已经毁于文革,他是在原来的地方竖立了这块木牌。我说,不管你出于什么动机,移动的木牌放在悬崖边总是不安全的。现在没有出事故,出了事故你的责任是逃不了的。你还嘴硬,我马上去找这里的管理人员。那人见状,马上收起木牌逃之夭夭了。我四处寻找,哪里有什么管理人员的影子哦。我一看手表,时间已经过去了45分钟,我开始寻找我的同伴们,我在山顶的简易棚里找到了正在喝粥的解放日报记者汪伟群、冶金局工会的王君任、港务局的秦汾、高桥石化的老陈与演讲员杨正平、周道安。我问他们,看到其他人了吗?他们说,山顶上就他们几个人了,或许劳动报记者陈丹路与另外三个演讲员已经下山去了。于是,我关照他们喝完粥以后马上下山,我先下山去追赶他们了。当时天色才露一丝微明,时间是早晨七点半。

谁知道,我这一走不打紧,却变成了我独自一人从金顶下山走了十二个小时,才回到万年寺停车场的“孤身游峨眉”了。原来,劳动报记者陈丹路与另外三个演讲员并没有下山,而是翻围墙进入了正在修缮的金顶内部去玩耍了;而解放日报记者汪伟群等一批同伴,他们下山的时候,是先向北再向南,走经过华严顶、长老坪、万年寺的近路。而我却是先向西再向南再向东,走经过遇仙寺、九老洞、洪椿坪、九十九道拐、一线天、黑龙江栈道、清音阁、白龙洞、万年寺的远道。我起码比他们多走了半天几十公里的山路,而且我还是孤身一人。我先去归还了棉毛衫,然后就一个人下山了。起先还好,山道弯弯,重峦迭翠,走累了就停下来饱揽峨眉秀色,在这天然氧吧里呼吸呼吸新鲜空气。走得饿了,就在山道边的食摊上,化五毛钱吃一碗用山泉水煮的面条,店家都是老实本分的山民,在那山泉水煮的面条上面,撒上红的辣椒末与绿的葱花,煞是诱人,记得一路上下来,我居然吃了三碗。俗话说,走路不看景,看景不走路,可我为了追赶前面的同伴(尽管后来知道,同伴全部在我后面),我是一边赶路一边看景,我发觉峨眉山寺庙特别多,且与众不同,大多年代已久,外墙班驳,有的寺庙已经与普通的民居差不多了,木板房的外墙,被岁月风尘冲刷得只剩下木纹外露的底色了。在峨眉山的溪流中,我见到了一种叫“弹琴蛙”的动物,鼓鸣起来能发出一种悦耳的似琴声一样的声音,非常有趣,据说还是被保护的动物。一路上走下来,只觉得周围的植物颜色越来越绿,越来越明丽了,还有许多不知名的野花点缀其中,很是宜人。

然而,好景不长,约莫在山道上行进了四个小时左右,我遇到麻烦了,倒不是体力不支,而是来到了一个非常吃力的路段,这个地方人称九十九道拐,山道陡峭直上直下不说,而且还左拐右拐的,更糟糕的是,我在这样的路段遭遇了猴群,那猴群起码有二十多只,在山道一边的树林里呼啸而过,就蹲在离我两三米远的地方,那领头的猴子个头硕大,就像只小狗熊一般,冲着我龇牙咧嘴的,不由分说就上来把我手里的一包花生米夺了去。之后,它依然蹲守在山道中央,看那模样就是要我留下更多的东西。无奈,我只好双手一摊,做了个什么也没有了的手势,它不理会。怎么办?我不敢贸然前行,只好在路边等候后面的游客到来一齐通过。因为听导游说过,这里的猴子胆子忒大,扯坏游客的衣服是常有的事,据说还有位外国友人的高档相机被猴子抢了去,挂在高高的树枝上的事情发生呢。后来,有游客经过,我才得以脱身。

我经过九十九折三千二百余级台阶名为“蛇倒退”的长坡,苦尽甘来,终于来到了峨眉山中最佳的避暑胜地——洪椿坪。洪椿坪在一片丛林之中,海拔1120米。洪椿坪上建有洪椿寺,最初由宋代僧人所建,明崇祯四年继建,清乾隆五十五年重建。因寺前有三棵洪椿古树,重建后的寺庙也因此被叫做洪椿坪。这三棵洪椿,两棵已经不复存在了,最后一棵在寺门左侧的密林中,至今仍存。此洪椿树经专家鉴定,树龄至少在1500年以上,被视为长寿树,胸径可几人合抱,有三、四丈高,据说,洪椿树五百年开一次花,五百年结一次果。以前读书的时候,时常见书上写着“抗战八年,蒋介石躲在峨眉山”云云,其实确切地讲,蒋先生当时是住在峨眉山的洪椿坪。洪椿坪这里也有猴子,但是,这群猴子不扰人。洪椿坪这里是有吸烟区的,我在这里休息了好长时间。从洪椿坪上行六公里左右,经过一线天与黑龙江峡谷,可到达清雅秀美的清音阁。

在从洪椿坪到清音阁的山路上,我发觉几乎又是我独自在行走,后来,看到两个矮小的滑竿挑夫一直在尾随我,我干脆就停了下来。他们见状,就上来让我坐他们的滑竿,我没有答应,心想,在这样的深山老林里,有些地方还很是险峻,他们虽然矮小,但是两个对我一个,我无论如何不是他们的对手。不一会,他们居然跟随我走到了清音阁,这里的游客开始多了起来,我也没有多理会他们,依然停下休息。清音阁又称卧云寺,位于峨眉山牛心岭下黑龙江与白水河汇流处,阁下有双飞亭,双飞亭柱悬清末“戊戌六君子”之一的刘光弟撰书的楹联:“双飞两虹影,万古一牛心”。左右各有桥,如鸟翼飞凌,故名双飞桥,亭下黑、白两水汇流处有一巨石,高丈许,形如牛心,故名“牛心石”。水穿桥而出,撞击牛心石后,浪花飞溅,恰如飞花碎玉,水声如雷。这就是著名的“双桥清音”。两个滑竿挑夫又上来兜揽生意,而且向我出示了身份证,原来他们是贵州来的农民。我说,我知道你们不是歹人,但是我不累,再说你们小个子,抬我这个大个子,看上去就不象话,你们愿意跟就跟,反正我不坐滑竿。

离开清音阁,又开始上坡路了,沿途看到了与白娘子与小青的传说有关的白龙洞与白龙江。一个小时以后,到了著名的万年寺。万年寺是峨眉山历时最久的古刹之一,相传为汉代采药老人蒲公礼佛处。殿内顶壁四周佛像密布,原供铁佛三千尊、金人十二、罗汉五百,造型古朴,称为“千佛朝普贤”。寺内以宋代普贤菩萨骑在白象上铜像最为著名,殿内其他小佛像共 331,皆玲珑精丽。我听这次一起来的铁哥们劳动报记者陈丹路讲,文革时期,他为了躲避迫害,曾经在这一带流浪乞讨,还在普贤菩萨骑在白象上铜像下睡了一晚上哦。寺内右侧有一长方形水池,相传唐代僧人广浚曾在池边为李白弹琴,遂有李白千古传颂的《听蜀僧浚弹琴》诗,诗云:“蜀僧抱绿绮,西下峨眉峰。为我一挥手,如听万壑松。客心洗流水,余响入霜钟。不觉碧山暮,秋云暗几重。”在万年寺向我们下榻的旅店进发以前,我与那两个滑竿挑夫道别,我看他们白白地跟了我好长时间,心中好大不忍,就给他们每人五元钱。晚上七点半,整整走了十二小时,我回到了万年寺停车场旅店,解放日报记者汪伟群等一批朋友中午已经到旅店了,而劳动报记者陈丹路带着三位演讲员,是晚上九点以后才回来的。谢天谢地,总算大家平安无事。

第三天早晨,我们去游览了报国寺。报国寺是峨眉山进山的门户,始建于明万历年间,为峨眉第一景。冯玉祥将军曾题写了“名山起点”四个大字,寺院山门“报国寺”匾额为清康熙皇帝御书。七佛殿内,两侧墙壁上存有宋代著名文学家、书法家黄庭坚的四幅《七佛偈》木刻条屏真迹。藏经楼里存有元代书法家赵孟书写的《王右军兰亭序》大条幅及郑板桥、康有为、张大千、徐悲鸿等名家墨迹。我在报国寺门口,与峨眉山的猴子合影了,开始是要那猴子爬上我头顶的,后来想想算了吧,猴子要是撒尿了怎么办?就让它抱在我的拐杖上了。

回到成都已经是傍晚了,我们的总领队,老八路张伟强老太太已经把返回上海的火车票买到了,除了有一张硬座票,全部卧铺。呵呵,当然了,那张硬座票就归我了。欲知阿华头回到上海以后的故事,请看下集。不过,为了尽快完成我的知青回忆录里还没有完成的两篇文章,先请看《觅食记----荒原纪事十八记之十一》。

四川成都行之五 --- 峨眉秀色 - 阿华头 - 阿华头的博客

 

四川成都行之五 --- 峨眉秀色 - 阿华头 - 阿华头的博客

 

四川成都行之五 --- 峨眉秀色 - 阿华头 - 阿华头的博客

 

四川成都行之五 --- 峨眉秀色 - 阿华头 - 阿华头的博客

 

四川成都行之五 --- 峨眉秀色 - 阿华头 - 阿华头的博客

 

四川成都行之五 --- 峨眉秀色 - 阿华头 - 阿华头的博客

 

四川成都行之五 --- 峨眉秀色 - 阿华头 - 阿华头的博客

 

四川成都行之五 --- 峨眉秀色 - 阿华头 - 阿华头的博客

 

四川成都行之五 --- 峨眉秀色 - 阿华头 - 阿华头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97)| 评论(5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