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华头的博客

一个喜欢读书的上海土著

 
 
 

日志

 
 
关于我

上过山,下过乡,拿过枪,当过兵团战士,进过厂,开过机,拿过锤,当过工人阶级,做过报社电台兼职记者编辑,坐过写字楼编辑部,发表过大大小小的文章数百篇,担任过20多本图书的撰稿\编委\副主编之类,自己也出过几本书,但还没有出版过使自己满意的书,现在正为此而努力。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得益非浅忘年交  

2010-01-06 10:45:59|  分类: 白领生涯实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得益非浅忘年交 - 阿华头 - 阿华头的博客

 

得益非浅忘年交

--- 书痴自述白领生涯之十

 

列位看官,上一集我预告,这集是想写《名人过眼录》的。说实话,这样的文章并不难写,因为我的工作关系,少不了与一些名人打交道。后来想,还是细分一下,把与陈醇、倪志福、张海迪、张佐良(周总理的保健医生)、马桂宁、李斌等名人的交往放到以后的《读书节趣事》里去写;把与上海的一些老报人、学术出版界的老前辈、中青年作家诗人的交往放在下一集《名人过眼录》里写。而在这一集里,就集中写写我的白领生涯中的一位忘年之交。

阿华头迭格人非常奇怪,以前非常喜欢与年纪大的人交朋友。因为伊觉得,与比自己年纪大的人交朋友,可以受到很多教益,当然,现在上了网,结识了许多年青朋友也非常优秀,使人感受到生命的活力和朝气。一个人就是一部大书,正直善良而阅历丰富的人,更是一部难得的好书。在我20多年的白领生涯中,有位长者与我交往很深,与他交往不仅非常愉快,而且得益非浅。他就是《人民日报》驻上海首席记者章世鸿先生。章先生是浙江宁波人,27年生,45年入党,在上海参加学生运动,48年在皖西解放区任《皖西日报》编辑。49年随部队进南京,参加接管国民党中央通讯社的工作,随后任《新华日报》编辑,53年调《人民日报》。从20世纪80年代到90年代,长期担任《人民日报》驻上海首席记者。86年被评为高级记者。94年国务院表彰为有突出贡献的专家,享受政府特殊津贴。出版过《九十年代中国纪事》、《二十世纪反思》、《视野与思考——一个记者眼里的中国》等著作。我与章先生的交往也是文字之交起步的。起先,章先生作为联系我们的记者,最初的交往也仅仅是我写新闻稿,他修改以后发表,有多次,我的稿件经过章先生的润色发表在人民日报的头版。章先生与别的记者不一样的地方,就是每次在人民日报上发表新闻稿,他总是不忘记把我这个作者的名字加上去。

后来的一件事情,章先生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那是我的恩师---三八年参加革命的张伟强老太,刚刚从市总工会副主席位置上退下来的时候,上海抗大同学会在华山路丁香花园开会,张老太是上海抗大同学会的秘书长,请记者的事情自然由她操办,老人家托付我请一些记者去报道抗大同学会的会议,我照办了。我请来了人民日报的章世鸿先生,解放日报的汪伟群、文汇报的范嘉静、上海人民广播电台的赵文龙、东方电台的费闻丽、劳动报的孙明敏诸位记者。没料想,那天天公不作美,瓢泼大雨把诸位记者浇得像落汤鸡一般,再加上这个抗大同学会也是个经费短缺的团体,那茶水都是用陈年茶叶泡的,唯一招待记者的水果,竟然是几只可以酸掉牙的硬毛桃。对此,我非常难为情,而章先生和记者朋友们很是理解,没有计较,依然乐呵呵地为抗大同学会召开的会议发出了新闻报道。

丁香花园是当年的两江总督李鸿章在上海建造的私人花园,因为那天雨下得很大,持续的时间很长,会议结束以后,我与章先生就在雨中的丁香花园里避雨聊天。章先生说到了他对当下许多社会现象的看法,也说到了他对胡适、陈独秀、布哈林、高尔基等历史人物与当时主流截然不同的看法。章先生还认为:中国的腐败分子并不孤立,他们可以在一个非常宽松的环境中作案,如被揭发,他们又可以在一个非常宽松的环境中逃往国外,这是十分可怕的。贪污的官员都拥有一定的权力,可以充分利用现今“官本位”体制的弊端,把手中的权力发挥到最大的限度。要解决这个问题,需要从体制上进行整顿和改革,只靠“思想教育”是不能解决问题的。章先生希望中国有位作家,能写出一部二十世纪的《悲惨世界》,揭示一些身份可怜的小人物的美丽的内心世界和善良的天性,用来和戴假面具的邪恶的人群相对照。美和丑的斗争是永恒的。人道主义思想在中国永远不会过时。如果连起码的人道主义思想都被抛弃,人性为兽性所代替,那就太可怕了。

或许是志气相投,观点相近的缘故吧,对于章先生,我真的有相见恨晚的感觉。因为在对话之间提到了陈独秀先生,我给章先生说起那年去安庆出席全总全国职工读书活动交流会期间,到独秀先生墓地去拜竭的事情:主办方在会议间隙,安排我们去天柱山游览,在回宾馆的途中,独秀先生的墓地是必经之地,我们各地工会的代表提出想去看看,可是主办方无论如何不答应,还放出话来说,谁去谁负责!我们上海、天津、广州、大连、西安等省市工会的代表一齐站了起来,愿意为去瞻仰独秀先生所产生的一切后果负责。主办方这才非常勉强地把大客车停了下来,我们各地工会一行的十多位朋友,下车穿过弯弯曲曲的田埂小道,来到了独秀先生的墓地,独秀先生的陵寝孤零零的荒草凄凄,墓碑前面只有姓名,碑后仅见一行“安庆市政协某年某月立”的字样,除外便是空空荡荡地一片孤寂。我们没有想到,鼎鼎大名的五四运动、中国新文化运动和中共的创始人,晚年和身后竟然如此悲凉。

正在疑惑之际,忽然见独秀先生陵寝后面不远处有一栋两上两下的农居,便上去察看。原来这是独秀的孙女自掏腰包在这里租借了农居,建立了一个不挂牌的民间纪念馆。里面有独秀先生的用过的物品、照片和生平介绍,以及三中全会以后上海出版的一些独秀先生的著述。看到了耀邦同志对独秀先生的评价:他认为对陈独秀复杂的一生应当根据详尽确实的材料进行深人细致的分析,得出正确的结论。过去很长时期对陈予以全盘否定是不公正的。耀邦同志主张写陈独秀这种对革命有过很大贡献的历史人物,要像鲁迅写章太炎那样,有一种深远的历史眼光,采取厚道公正的写法,这样才能正确评价前贤,深刻吸取历史教训。我们在这个民间纪念馆里看到,就是在独秀先生的晚年,他还积极为抗日奔走呼号,他不肯答应延安写了检查才可以回去的要求,也拒绝了国民党当局高官厚禄的诱惑,最后流落到安庆,在饥饿与疾病的折磨中离开了人间。后来,我们和独秀先生的孙女合影留念,独秀先生的孙女悄悄地把镌刻着“DS”字母的铜质纪念章(寓意德先生和赛先生)送给我们。章先生听了我的叙述,非常感慨,送了我几本他已经公开出版的著作,说里面就有他为独秀先生正名的文章。以后,章先生的著作上了我们读书活动的推荐书目,受到广大读者的好评;我也常常把自己写的一些文章让章先生过目,就这样一来二往,我们成了以文会友的忘年交。

先生的人民日报办事处在汉口路,常常到外滩我所在办公的地方来坐坐聊聊,社会、时政、民生、文坛、生活,我们几乎无话不谈。君子之交淡入水,我也只是龙井茶叶招待,午饭也就是我们机关餐厅的客饭了,呵呵。后来,人民日报记者站搬到浦东世纪大道去了,章先生依然是我办公室的常客。再后来,在章先生的新著《二十世纪反思》(中国文联出版社)出版前,他送来了书的样稿给我看,而且一定要我为他的新著《二十世纪反思》写序言,我很是惶恐,心想我一介平民书生,怎么够资格为章先生的新书写序言?章先生笑着说,达官贵人就是答应写我也不同意,我就要你写。恭敬不如从命,于是,我通宵达旦地把章先生的书稿认真地阅读了好几遍,我平生唯一的一篇序言诞生了。

《二十世纪反思》全书54篇,章先生以一个从事新闻工作60年资深记者独特的视角,集采访、散记、议论、思辩于一体,从社会、人生、哲学、历史、艺术各个视角,对二十世纪的一些“热点”问题进行深刻剖析和理性反思,为我们提供了正确评价历史、观察社会,臧否人物的范例。他以一个记者特有的敏锐和社会良知,觉察了历史错误的端倪,便果敢地站出来揭示历史的真相,在“哲学家的沧桑”一文中,我们看到了一个普通的哲学命题怎样将哲学家杨献珍打入了十八层地狱的;在“重新认识高尔基”一文中,从高尔基被封杀的《不合时宜的思想》中,看到了人道主义思想的光辉,并映照出后来苏联瓦解的历史原因;从“对历史人物负责”一文中,章先生不避尊者违,指出了鲁迅先生的错误判断,为抗日烈士陈其昌洗去了泼在他身上所谓“托派即汉奸”的污水。

关注民情,关注改革,关注社会热点,是章先生《二十世纪反思》一书中浓墨重彩的篇章,几近占了全书的一半份额。而章先生的这种关注是通过见微知著的观察,鞭辟入里的剖析,人生哲理的顿悟,自我思想的袒露来进行的,表现了一位老记者的远见和真知,读来给人耳目一新之感。在“为什么提拔腐败分子”、“舆论监督阻力何在”、“说假话的悲剧”、“透明度与反腐败”等篇章中,章先生触及到两个根源性的问题,即我们现行的干部体制和政务公开的透明度,章先生一针见血地指出,假话风行一时的“主要原因是某些当领导的爱听假话,解决这个问题的关键,在于要让各级领导听得进真话,并且鼓励讲真话。”又指出:“出路是彻底改变干部任命制度,所有干部上台都应得到多数群众的同意,群众有权罢免干部。”“因此,政务公开,让群众有了监督权,是遏制腐败的一剂良药。”章先生的这些文章大都写于90年代,表现了他一种敢为天下先的精神,当然,这不仅需要勇气和胆识,更需要对现行体制弊端的洞察力。

先生有着非常强的驾驭语言文字的功力,再深奥玄妙的问题,在他笔下全部变得那么简洁明了,使你能够轻快地把文章读下去,并且由此对理论问题感兴趣。拿章先生的话来讲,真理都应该是简明的。当然,把复杂的问题简明化,并且用简明的语言来表达,是很不容易的,这本身就是一种学问和本领,是一种建筑在丰富阅历和独立人格基础上的洞察能力、概括能力和对问题本质的顿悟。与时下充斥报刊的大块文章相比,章先生的文章可以作他们的范文。

现在,章先生虽然已经离休了,依然常常来电话问候,他依旧把自己的新作寄给我读,每年还要在饭店里请我小酌一次,朋友们笑道:当下只见我们请记者吃饭,而阿华头却是大记者请他吃饭。我说,交上了好朋友,就如同拥有一坛陈年佳酿,无时不在滋润着你。在章先生这里,我得到了许多做人为文的道理,这是我此生享用不尽的精神财富,得益非浅的忘年交,我将永远珍惜。岁末,我恭恭敬敬地用笔给章先生书写了一张贺卡寄去,表达我发自内心由衷的祝福。不知不觉文章的字数已经3900了,就此打住了,下集请看:书痴自述白领生涯之十七--《名人过眼录》。

 

(原创)得益非浅忘年交 - 阿华头 - 阿华头的博客(原创)得益非浅忘年交 - 阿华头 - 阿华头的博客(原创)得益非浅忘年交 - 阿华头 - 阿华头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336)| 评论(17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