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华头的博客

一个喜欢读书的上海土著

 
 
 

日志

 
 
关于我

上过山,下过乡,拿过枪,当过兵团战士,进过厂,开过机,拿过锤,当过工人阶级,做过报社电台兼职记者编辑,坐过写字楼编辑部,发表过大大小小的文章数百篇,担任过20多本图书的撰稿\编委\副主编之类,自己也出过几本书,但还没有出版过使自己满意的书,现在正为此而努力。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广播电台风云录(下)  

2010-04-17 23:15:09|  分类: 白领生涯实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广播电台风云录(下) - 阿华头 - 阿华头的博客

 广播电台风云录(下)

--- 书痴自述白领生涯之二十

 

原来我以为,与电台的xiao断绝了往来以后,除了与电台新闻部记者有读书活动新闻报道的联系以外,今后我或许不会再走进电台了。但是,没有想到,没过一、二年,在九四年国庆节前,我居然在电台做了整整半年的编辑,而且,我的工作编制,也从文化宫的事业单位编制,阴差阳错地变成了外滩那里的机关编制。

事情的起因是这样的:一是外滩机关那里,人际关系非常冷漠,有些时候还常常爆发“冷战”,陈振民君除了兼任我们读书办的主任以外,这个时候他已经是机关里主持工作的副部长了。但是,他有担当着重要工作的两个部下,居然已经有两年相互不讲话了,后来发展到像冤家一般了。陈君对我说,“一则是因为你相容性非常好,几乎可以与任何人和睦相处,希望你能够调到机关里我主管的部门去,和和稀泥,把部门紧张的人际关系缓和下来;二则工会在上海电台要开辟每周一个小时的专题栏目,需要有一个熟悉业务的编辑,你是最合适的人选;三则这样也可以解决你的机关编制了。”,嘿嘿,我居然婉言谢绝了陈君的好意,因为我觉得,因为自己个性使然,是并不适合在机关工作;再说,机关里的空气有时候真的可以使人窒息,列位朋友,你们想象一下,一个七、八个人的部门,在一个诺大的办公室里,居然可以整整一天相互之间不说一句话,谁受得了!其实,当时,我已经在市读书办工作服务了10年了,一直想挪个地方。我把自己的简历送到了上海一家报纸总编辑的办公桌上了,对方也非常愿意我去,还说先委屈一下,做个部门的主管云云。

后来,在机关开一个上海解放纪念会以后,陈君笑嘻嘻地对我讲,马上到组织部去一下,有事情找你。来到组织部,总觉得不自在,因为在人们的潜意识里,组织部找你,总不是什么好事情。组织部的王副部长对我说了一大堆领导对我的好评,说是现在因为工作需要,准备把你调进机关来。我说,我要好好考虑考虑。王副部长惊讶地说,这在别人看来是求之不得的事情,你还考虑什么?!像你这样的年龄与学历,能进机关来工作的先例是没有的,希望你珍惜机会,不辜负领导的好意。说着王副部长就把一张调令无庸质疑地交到了我手里。怎么办?只有恭敬不如从命了。就这样,我是稀里糊涂地进了机关,阴差阳错地成了机关干部,还在电台做了半年编辑。我在外滩机关所处的部门位置非常好,在大楼的五楼,东面的窗户,可以看到外滩公园与外白渡桥,南面的窗户,可以看到波光鳞鳞的黄浦江水,隔江相望,以东方明珠为代表的浦东陆家嘴金融贸易区崭新的建筑群历历在目。

根据与电台的协议,我方出资四万,先试运作半年,承办每星期一中午113012:30的《工会纵横》节目,双方各出一位编辑与播音员,稿件全部由我来组织与编辑。电台方面的播音员是沪上很有名气的沪语播音员肖美玲,就是以前在对农村广播节目里“阿富根谈家常”的“小妹”。“小妹”是自学成才的,是靠自己的实力考进电台的,工作非常敬业,音色也非常好,而且为人谦和低调。而电台的那位编辑小陈,却实在是不敢恭维,据说是电台里拉赞助与广告大户,所以做事处世目空一切,常常让人大跌眼镜。在播音开始的时候,我与小陈坐在编辑室里,播音员“小妹”与我请来的演讲员彭浦机器厂的尹俭坐在播音室里。编辑室与播音室隔着一道玻璃,双方看得见对方,可以用耳机通话。编辑室有五条直播线路,是用来联络接受外界电话采访的。小陈胆子贼大,常常在播音的时候,用编辑室的五条电话线路与各个证券公司的老总通电话做股票。赫赫,要知道,一旦电钮开关按错,那么,小陈与各个证券公司的老总通电话做股票的内容就向全上海播出了。见此情景,播音员“小妹”吓得胆战心惊,直向小陈呼喊:“小鬼,当心吃官司!”而小陈不以为然我行我素依然如故。我们这当节目里,有15分钟是直播的嘉宾访谈,一般我们都是请劳动模范与先进人物来做嘉宾的。后来,小陈提出,要请有钱的私企大户老总老来做嘉宾,这样就可以让他们给我们一笔可观的劳务费。对此,我无论如何不答应,小陈生气了,说我是端着金饭碗讨饭,还说地球上怎么会有我这样的人云云。

后来,双方的合作开始出现裂痕,小陈常常给我的工作设置障碍。我与单位的一把手提出,我们60分钟的专题节目数以万计的上海工厂基层广播台是转播的,而节目的时段中间有10分钟是转播股票行情的,基层广播台的转播也就不得不中断。我希望能够改变这样的时段,如果电台方面觉得没办法改时段,我建议领导半年期满,就终止合作。后来,半年时间到了,电台方面一直没有改变我们节目的时段,领导采纳了我的建议,终止了与电台专题节目的合作。事实证明,电台方面如此疏于管理,是迟早要出问题的。在我们与电台终止合作以后不久,上海电台与台湾方面一家单位合作的所谓“悦欣专线”谈话类节目,协议规定,台湾方面出资40万,包一年的节目时段。原来协议中规定是录播的节目,最后竟然变成了直播。后来,一位台湾的主持人“无轨电车”乱开了,好几次在上海电台上大放厥词,常常是荤的黄的灰的黑的擦边球不断,终于“悦欣专线”节目被撤消,负责这节目的副台长就地免职。我想,像电台、电视台这样的媒体,既是国家机器的组成部分,也是公众资源,现在却常常被一些宵小用来变成为个人敛财的工具,这实在是一种莫大的讽刺与悲哀。

叶辛在他的长篇小说《华都》里,美丽而有深度地描绘了命运陡变中的女性对爱的瞻仰、巴望和无奈。在叶辛的笔下,小说里那年青貌美的广播电台播音员林月,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林月是在华都走上了一条人生的不归路,尽管林月是一位社会公认的成功人士,甚至于可以说是倍受公众喜爱的人物,但她的内心却有解不开的抑郁,林月的苦恼更为深广,无人可以解脱。其实,许多朋友都知道,叶辛《华都》里的电台播音员林月,在现实生活中是实有其人的。说来我与她还是有过交往的。她原来的名字叫滕佳辛,原来是我们钟表公司中国钟厂的广播员,也是我们钟表公司的宣讲队里有名的讲串联词的,我很是佩服她的速记能力,一篇串联词给她,不消三十分钟,她就能够声情并茂地背出来。后来,滕佳辛参加了青年宫话剧团。再后来,她到电台工作了,名字改成了滕佳,我也从郊区的钟厂调到了文化宫工作了。我最后一次见到滕佳辛,是在上海宾馆举行的钟表企业集团的成立的午餐会上。我们这些已经离开钟表公司的朋友,都给请来做嘉宾了,只是她还要兼任午餐会的司仪。这时候的滕佳辛,已经是瘦得不成样子了。由我们文化宫出去的作家王唯铭,在他的《上海的七情六欲》一书里,有这样的段落:由中老年人控制的媒体,它们中绝大多数面对19911992年的歌迷疯狂或是报以不屑,或是完全丧失情感,只有极少数成年人觉悟到在这次时尚狂飙背后的人性深意,一个叫作滕佳的女子是极少数的成年觉悟者之一,她的“点歌台”在1989年的上海人民广播电台成了最受欢迎的栏目,她本人也在“发烧友”这个亚文化群体中获得最高知名度。滕佳因为“点歌台”而成了上海偶像,成了1991年上海情感完美的表达者,成了集齐秦的激越、王杰的沧桑、赵传的质朴、童安格的华丽于一身的诗意天使。在歌迷和歌王之间,她是一座桥梁,尽管,19911030日,她越不过她自己,自杀在她家中的煤气管前。当她僵直在家中地板后的那些时间里,上海,我们的城市,它的上空或许正飘散着王杰的《安妮》:事到如今不能埋怨你,只恨我不能抗拒命运,时时刻刻沉醉爱河里,谁知悲剧早已注定……作家陈村在一篇《回忆滕佳》文章里这样说:滕佳在人们面前,在她的“点歌台”,不也是这么镇定自若,亲切感人,甚至是快快乐乐的吗?她总是装束得整洁新颖,定时上美发厅,死前不久还为自己买了近三百元钱的一件砂洗真丝的风衣。我不清楚为什么她的爱如此刻骨铭心,欲罢不能。她为此付出健康,幸福,自尊,还有生命。在那些心力交瘁的日子,她依然工作,以此获得暂时的解脱。她爱惜自己的名誉,为此不惜屈辱地退走。她曾准备以死相拼,却寻不到对手。在滕佳那里,我第一次被一种事实震动。我们的行为尽管有太多太强的理由,却依然是残忍的。爱情的单方面死亡如同它的单方面的萌生,是一方的地狱。

后来,上海电台搬出了北京东路2号,这里也就成为现在的上海文化广播电视局的所在地了。在上海电台般迁到虹桥路以后,我还应文仪老师的邀请到电台做了一次嘉宾,那是在上海书展期间,我在电台《科普365》专栏开讲了60分钟的节目,题目是《读书与人生》。这是后话,就此打住了。下集请看:《读书节趣事》。

2010417于上海大杨浦

 

 

(原创)广播电台风云录(下) - 阿华头 - 阿华头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362)| 评论(10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