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华头的博客

一个喜欢读书的上海土著

 
 
 

日志

 
 
关于我

上过山,下过乡,拿过枪,当过兵团战士,进过厂,开过机,拿过锤,当过工人阶级,做过报社电台兼职记者编辑,坐过写字楼编辑部,发表过大大小小的文章数百篇,担任过20多本图书的撰稿\编委\副主编之类,自己也出过几本书,但还没有出版过使自己满意的书,现在正为此而努力。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散文)快乐的文化老人  

2010-06-03 12:04:19|  分类: 散文随笔杂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散文)快乐的文化老人 - 阿华头 - 阿华头的博客
 
   快乐的文化老人
 

五月二十六日下午,阿华头应邀作为嘉宾到城市西北角的一个单位去参加一个书友会活动,天空不时下着蒙蒙细雨,但我依然前往。这单位的企业文化氛围很好,他们这里,不仅出了个大名鼎鼎的全国知识型职工“快乐司机”,而且还以职工书屋为依托,鼓励职工阅读好书,撰写心得格言,创建学习型班组。没有想到的是,在这里,我巧遇了也是来这里做嘉宾的文化老人沈恩泽。沈老是原上海市黄浦区图书馆长,现为上海市图书馆学会高级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沈老出身于书香门第,五岁悬臂习字,受父亲严教,经数十年的磨砺和厚积薄发,自成一格。初学颜体,兼临张迁、曹全碑,后研习赵孟、董其昌、文徵明楷书,其书法笔气秀逸、端庄老辣、法度充盈,小楷端严秀丽、一丝不苟。现年84岁的沈老腿脚健朗,腰板硬实,耳聪目明,亲切健谈,神情举止看上去顶多也就60岁出头的样子。在贵宾室门口,我还没有开口,沈老进门就高声呼唤我:阿华头,难道侬不认得阿拉了?阿华头不敢怠慢,马上起身移步上前紧紧地握住沈老的双手,恭恭敬敬地向沈老问候致意。

我认识沈恩泽老先生已经有20多年了,我清晰地记得,1991年夏天,沈老在黄浦区图书馆担任馆长,已经是上海颇有名气的书法家了。当时的新建的八层楼黄浦区图书馆,座落在延安东路重庆路口,里面有宽敞明亮的演讲厅。我前去为我们的读书演讲比赛租借场地,当沈老得知我们也是社会公益活动时,主动表示让我们免费使用三天演讲厅,还放下书法家的身段,为我们挥毫书写了演讲比赛的会标,外加送我两卷柯达彩色胶卷,呵呵,那时彩色胶卷流行不久,还是个稀罕物件呢。就这样,我与沈老成为忘年之交的好朋友。记得后来沈老还托菊庭兄送过我一本《绝句三百首钢笔字帖》,我珍藏至今。沈老60岁时被评为上海市劳动模范,62岁时荣获全国五一劳动奖章。他创办的“海上图书馆”,为长年漂泊海上的船员送去精神食粮,被海员们称誉为“海上绿洲”,在海运系统被广泛推广。

夫为志,穷当益坚,老当益壮。沈老自68岁从黄浦区图书馆退休至今,一直乐于公益活动。10多年前,沈老携墨香与爱心走进大墙,为青浦监狱的服刑犯开办书法班,一期又一期,用书法矫正那些扭曲的灵魂。沈老教监狱犯人学习书法的故事有许多,阿华头在这里这里就略说一、二。

话说监狱书法班开班第一课的内容,就是大写的“人”字“各位喜欢书法的朋友,大家好!我叫沈恩泽……”一声朋友,令人倍觉亲切。沈老教给大墙内学员的第一个字是“人”。他说:“别看‘人’字只有两笔,但它是很难写的一个汉字。”沈老在黑板上画了5个米字格,请5个学员上去写“人”字。有个学员撑着格子写了个“人”,沈老笑笑说:“你的‘人’字写出格了。”那学员懵了:“不都在格子里吗?”沈老说:“你写的这个‘人’字看上去没有一个笔画超越米字格,但是,这字左撑右顶很难看。懂书法的人都知道,米字格只是一个参照物,而真正的格子应该在我们心中。其实做人也是一样,做好人除了要遵守看得见的规范,更要严守心中的规范。”说完,沈老在黑板上画了5个米字格,随后写了5个遒劲有力的“人”字,5个字都稳稳居于米字格中央三分之二的空间,端庄秀丽而清朗。

就这样开始,每个星期,沈老都风雨无阻地辗转3个小时,乘公交车来往于市区和青浦监狱之间。他精湛的书法、积极的生活态度、高尚的师德以及博大的爱心打动了学员们的心。在他以“练字炼魂”为原则的悉心指导下,不少学员一改往日暴躁、野蛮的性情,不仅能写出一手漂亮工整的毛笔字,而且心态平和。

到监狱去教书法,沈老对自己定了三不原则:不要专车接送,不要专门招待,不要任何报酬。沈老说:“如果要钱,我可以在外面教学生,到监狱来,就是纯粹的公益事业,理当有钱出钱,有力出力。我只图这个课题,用书法修身养性,借助书法艺术的潜移默化功能疏导心灵,可以配合犯人在监狱中的改造,帮助他们更好地完成人生的转变。”  沈老认为,书法,可以修身养性,可以让人静下来,让心静下来。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大墙内的学员们在沈老推心置腹的帮助下,练字更“炼魂”,日渐大有长进。有一学员写信回家,父亲一看,生气地“啪”一声扔在了桌上。母亲把那信拿起来看了又看,手也无力地垂下。两双眼睛对视,随之一声叹息。“这信不是他写的。下次去的时候,问问他,为啥懒得写信也要请人代笔?”接见日到了。儿子问:“信收到了吗?”父亲板着脸。母亲抽出那封信问:“侬给阿拉写的信,为什么请人代笔?”儿子笑了:“老眼光看人了吧。那信是我写的。这里办了书法班,请了位书法老师教的。”“写给我看看!”父亲仍然不依不饶。儿子拿笔欣然写下一行字,父亲的脸由阴转多云,多云转晴,从儿子端端正正的笔画里,父亲看到了希望的未来。

沈老目前一直在从事文化、教育等各种社会公益活动,生活内容充实而丰富。 沈老说:“有人来请我,我很开心,说明我这个老头子还能派用场。我不要名,不要利,什么报酬也不要。眼睛一闭,都不是我的,我还要干啥?”沈老这等乐观通达,分明是一种境界,一种超凡脱俗的崇高境界。当下沪上那些挂羊头买狗肉到处乱窜的“华威先生”们,那些挂者所谓专家讲师、学者教授头衔而不学无术四处狗苟蝇营骗取钱财的丑类,在沈老面前应该脸红。沈老的高尚品德与操守,更令我等晚辈高山仰止,景行行止。虽不能至,心向往之。

在二十六日那天的书友会上沈老送了我一本他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新出版的《硬笔书法:中国古今名人读书名言》,并且说,他将把此书预计可以得到的版税收入十多万元,全部捐献给一个缺乏经费的老年人团体。沈老告诉我,做人的道理从读书开始,快乐的源泉在于心甘情愿地为他人付出。(阿华头201063日于上海杨树浦)

 

(原创散文)快乐的文化老人 - 阿华头 - 阿华头的博客

 

(原创散文)快乐的文化老人 - 阿华头 - 阿华头的博客

 

(原创散文)快乐的文化老人 - 阿华头 - 阿华头的博客

 

(原创散文)快乐的文化老人 - 阿华头 - 阿华头的博客

 

(原创散文)快乐的文化老人 - 阿华头 - 阿华头的博客

 

(原创散文)快乐的文化老人 - 阿华头 - 阿华头的博客

 

(原创散文)快乐的文化老人 - 阿华头 - 阿华头的博客

 

(原创散文)快乐的文化老人 - 阿华头 - 阿华头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370)| 评论(9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