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华头的博客

一个喜欢读书的上海土著

 
 
 

日志

 
 
关于我

上过山,下过乡,拿过枪,当过兵团战士,进过厂,开过机,拿过锤,当过工人阶级,做过报社电台兼职记者编辑,坐过写字楼编辑部,发表过大大小小的文章数百篇,担任过20多本图书的撰稿\编委\副主编之类,自己也出过几本书,但还没有出版过使自己满意的书,现在正为此而努力。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大浪淘沙:围城里那些渐渐远去的故事(中)  

2010-09-04 20:44:42|  分类: 白领生涯实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大浪淘沙—围城里那些渐渐远去的故事(中) - 阿华头 - 阿华头的博客

大浪淘沙:围城里那些渐渐远去的故事(中)

---书痴自述白领生涯之二十四

 

最近一直在写参观世博会和听于丹讲演的观感,还写了观赏博物馆的古今中外的宝藏的游记,我的白领生涯回忆录就耽搁下来了。现在,我接着上篇《人啊人--围城里那些渐渐远去的故事》(上),继续写下去。

岁月如流,光阴荏苒,围城里的故事在不紧不慢地继续着。世界上有些事的变化,真让人眼花缭乱看不懂格。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谁也没有想到,犟头倔脑还有些傻乎乎阿华头,居然进入了机关工作了,说来这事情的起端也很是奇特。且说那柏祥副部长46岁就压郁成病撒手人寰以后,那些觊觎柏祥职位的家伙们,虽然没有得到什么好处,但总算是清除了他们的眼中钉肉中刺。白天,这些家伙甚至在自己的办公桌上摆开了服装、运动鞋、礼品等商品,公开在机关里做起生意来了。晚上,他们依然是通宵达旦地吃老酒搓麻将,也许是嫌在机关的那些赤膊工资不够花,这些家伙里面的头脑人物拿着单位巨额的开办费用下海开公司去了,他的一些徒子徒孙依然在部门里张牙舞爪。当时,我的书友与挚友chen君,虽然已经是分管宣传并且主持工作的副部长了,但也时常受到这些小人的骚扰,他们明明知道chen君是个白面书生,不会吃老酒搓麻将,却隔三差五成群结队地到chen君刚刚装修好的大连西路的新居里去吃老酒、搓麻将,吆五喝六地一直要闹到深夜,而且是非要吃了宵夜才走人。

一次,在文化宫的市读书办里,chen君愁容满面地给我叹苦经:这些人没完没了地天天在折腾,长此以往怎么办啊?我对chen君说:你这个部长当得也太窝囊了,再这样是下去不行的,否则,柏祥的今天就是你的明天。chen君是位非常宽厚的书生,但为不重蹈柏祥的覆辙,犹豫再三,还是先解除了一个闹得最欢畅的刺儿头的聘约,呵呵,这一招还真有效,马上就出现了树倒猢狲散的骨牌效应。这些家伙纷纷给吓跑了,有的自己下海经商去了,有的跳槽到他们原来的头脑人物开办的公司里去了。

按理说,这下部门里同事就应该相安无事了,因为在我看来,留下来的都是一些忠厚老实的人,但是,非常遗憾,和所有的机关里的情况一样,部门人际关系冷漠不说,一些同事还常常爆发“冷战”,看来我们这个部门也不能免俗哦。chen君有担当着重要工作的两个部下,居然已经有两年相互不讲话了,后来竟然发展到像冤家一般了。于是,我被作为相容性较好的和事佬,阴差阳错地被调进了部门,来替chen君平衡部门里错综复杂的人际关系。其实,外表的温和,不代表我会拿原则做交易,内心的宽厚,不代表我会容忍邪恶。这就是一些小人在与我过招的时候会大跌眼镜的缘故。遇到蛮横无理的我是不怕的,问题是现在部门里在闹不和的真的是一些老实人啊。后来,我了解到,部门里这些同事在闹不和的真正原因,是为了评先进。于是,我一方面建议chen君要适当平衡先进评选,另外,我也把chen君的话转告了他们,希望大家珍惜现在得来不易的好时光。

后来,chen君升职为正部长分管宣教与主持全面工作,张树林君来担任了副部长,分管文体。张树林君chen君同年,长得高大英俊,一脸腮络胡子,呵呵,可他说起话来细声细语。张树林君为人热情宽厚,而且与人为善、乐于助人。好几次,单位里不知道为什么,当时喜欢发放实物,比如一箱苹果、一大袋足足有五十斤的大米之类的。我当时住在浦东潍坊路,乘轮渡过江还得坐五六站公交车呢。因此,一看到单位里发这些东西就有些头大:打的吧,似乎太奢侈,扛着回家吧,那些东西还挺重。后来,就打算老鼠搬家了,每天往家里带一些。一天晚上,我刚刚回到家里在吃晚饭,张树林君居然开着一辆摩托车,替我把那一大袋大米送到家了,而且还替我搬进楼上的房间里。我非常不好意思,人家毕竟是副部长呀。此后,在chen君与张树林君的带领下,我们同心协力,一起编写学习读本,一起下基层调查研究,一起举办文体活动。业余时间,一起到厦门鼓浪屿观海,一起到苏州香雪海赏梅,一起去淀山湖里游泳,一起在大观园里吟诗。在我的记忆之中,这段时光是我们部门最愉快最值得珍藏的美好回忆。

我所在的单位,是个属于群众团体的组织,后来是比照公务员待遇变成了所谓的机关。既然是群众团体,理所当然应该替群众说话办事。现在人们对我们这样的团体,似乎颇有些不以为然。其实平心而论,我们这个群众团体里的一些领导也是不错的,也有替群众说话办事的愿望与行动,只是受到客观环境的制约,不能有更大的作为而已。一次,上面要了解基层群众对于当下一些干部情况的反映。我们的一位副主席,认真地把部门通过问卷调查与开座谈会得来的许多基层群众的意见,做了归纳与整理,面对面地向上面反映了,其中不乏反映少数干部面貌与精神状态的顺口溜:打麻将三天五天不累,喝茅台三瓶五瓶不醉。下舞池三夜五夜不睡,干正事三年五年不会”......谁知道,我们的这位副主席还没有汇报完,马上被上面不客气地打断了:“怎么我们就听不到这些东西?!你每次来汇报就是这些东西!”呵呵,迭格闲话交关难听,言下之意,这些老百姓的顺口溜是我们的副主席自己编出来的。实在吞咽不下这口气,我们的副主席话赶话地顶了一句:“您在上面,自然是听不到这些的。”谁知道,就是这句话惹了祸,没过几天,这位副主席就被调离了岗位,发配到基层去了。没有任何理由,你也无从去探听理由。

后来,有一件事情,我印象深刻,我们还有位副主席,浙江宁波人,在单位里上下口碑非常好,是当年攻克无缝钢管难关的五十年代的全国劳动模范,新闻记录电影制片厂曾经为他拍摄过专题记录片《草窝里飞出了金凤凰》,后来居然吃了十年官司,上面还把他作为反面典型来宣传的。实际上,他本人不是没有过错,但绝对没有到吃官司的程度,然而,北方传来消息,说是你上海几千个工地在施工,居然没有抓到市级的大老鼠?!于是,为了某种需要,硬是把他再婚时,一些朋友送的礼物与礼金统统算进去,凑成贪污十万的金额判了十年,成为南北两地拗手劲的牺牲品。后来,服刑五年才保外就医。当然,如果我们的那位副主席,如果他真的能够恪守钱钟书先生所言的“三不”原则:“不花不明不白的钱,不见不三不四的人,不说不痛不痒的话。”也许,这个反面典型就不是由他来做了。

在机关里,千奇百怪的事情多了去了,欲知后面的故事,请看:沧海桑田:说说围城里的那些事》(下)。

(题图的照片是阿华头最近在黄浦江上拍摄的,后面的照片是我刚刚进入围城时在海南岛三亚,那花草是在世博会里拍摄的。)

---阿华头201094晚写于上海杨树浦

 

[原创]大浪淘沙—围城里那些渐渐远去的故事(中) - 阿华头 - 阿华头的博客

 

[原创]大浪淘沙—围城里那些渐渐远去的故事(中) - 阿华头 - 阿华头的博客

 

[原创]大浪淘沙—围城里那些渐渐远去的故事(中) - 阿华头 - 阿华头的博客

 

[原创]大浪淘沙—围城里那些渐渐远去的故事(中) - 阿华头 - 阿华头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442)| 评论(15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